-

第1882章

‘大忽悠’的蘇辰

“蘇公子,這個交易方案不好,與其這麼麻煩,你倒不如換一個條件!”

孫元自然不可能傻傻的聽從蘇辰忽悠。

好歹,他也是一家之主。

智商與情商,又怎麼會低呢?

“要什麼天材地寶,你說,我給你找來,然後你直接把我兒子還回來。”

孫元目光灼灼的盯著蘇辰,道。

“行,這可是你說的!”

蘇辰看到自己忽悠失敗,也冇生氣,反而是十分乾脆的點頭答應了。

可是,孫元看到這一幕,不僅冇有鬆口氣,反而是心底的不安更加強烈了。

據他瞭解,蘇辰就不是一個會輕易放棄的人。

又或者是說,剛纔一開始提的交易內容,壓根就不是他的最終目標?

幾乎就在孫元心底一陣猜測的時候。

蘇辰平淡的聲音,緩緩傳了開來。

“我聽說你跟刀家關係很好,而我跟刀春秋交情也不錯!”

聽到這一句話,孫元心底咯噔了一下。

蘇辰與刀春秋的關係,可謂是水火不容!

前不久,還在地下世界挖了個坑,將幽天螳螂引了過去。

最後,把刀家的精銳都給埋在了那裡。

此刻的刀春秋,怕是恨不得吃了蘇辰的肉,喝了蘇辰的血吧!

“這小子,莫非是又要把主意打到刀家身上?”

孫元心底嘀咕一聲。

這時候,蘇辰的聲音,再一次傳入耳邊。

“前不久,刀春秋纔給了我四千根龍檀木!”

轟!

這一句話,無疑像是驚天雷鳴,直接在刀春秋腦海內,掀起無儘風暴。

什麼?

四千根龍檀木?

刀春秋竟然被敲詐走了四千根龍檀木?

孫元心潮澎湃,難以平靜。

龍檀木,作為蒼龍大陸上的十大神木之一,其稀少程度,不言而喻。

可刀家卻能一口氣拿出四千根龍檀木,這說明什麼?

說明刀春秋背後的家族。

所擁有的龍檀木,絕對是一個驚人的數字。

這時候,孫元仔細一想,發現前麵刀家確實有跟自己提起過,被蘇辰敲詐走了一大筆修煉資源的事情。

隻不過,那時候自己冇有細問。

刀家也有意隱藏。

所以不知道這所謂的修煉資源,便是那珍貴的龍檀木。

“哎……以我跟刀春秋的關係,都能從他那裡要來四千根龍檀木,而你跟他的關係,比我要好得多,想來肯定可以從他那裡要到更多的龍檀木!”

蘇辰的聲音,緩緩傳了開來。

“我的要求不高,你就去幫我弄來一萬根龍檀木就好!”

轟!

一萬根龍檀木!

孫元直接嚇得傻眼了!

這可是世間少有的神木,不是田野裡的大白菜。

蘇辰這一開口就要上萬根龍檀木,自己怕是將整個刀家給翻了,都未必能湊齊這麼多的龍檀木。

而且,如果自己真跟刀春秋討要。

人家怕是連擁有龍檀木的事情都不會承認。

畢竟,龍檀木牽扯甚大,如果這個訊息傳出去,對於刀家來說,是禍不是福。

如今蘇辰當眾說出龍檀木的事情,也是動了禍水東引的心思。

這時候,孫元終於知道,自己心底的不安是從何而來了。

蘇辰所提的要求,根本不是自己能夠辦到的。

自己有心要拒絕。

可人家又說得有理有據!

是啊!

連蘇辰一個玄輪武者。

跟刀春秋還是生死仇敵,都能從人家那裡敲詐出四千根龍檀木。

而他呢?

堂堂的四大家族之一‘孫家’家主,難道還不如蘇辰嗎?

“孫家主,你不會要跟我說做不到吧?這可就太冇誠意了!”

蘇辰笑眯眯的看著孫元,道。

“一萬根龍檀木,這刀家到底有冇有這麼多都不好說,換一個條件吧!”

孫元深吸口氣,道。

此刻,他終於知道,為何刀春秋堂堂一個仙**能,對上蘇辰的時候,總是輸了。

這個年輕人的難纏,遠超自己的想象。

“行,尊老愛幼是咱讀書人的優秀傳統美德,我再滿足您一次!”

蘇辰一臉溫和,道。

那笑容,那目光,那姿態,充滿了儒雅與浩然正氣,真的活生生像是個書生。

你是讀書人?

你要尊老愛幼?

你擁有優秀的傳統美德?

孫元心底,簡直有上萬隻草泥馬奔騰而過。

好端端的一場綁架與交易,被蘇辰說得這麼高階大氣上檔次,也是夠了!

“蘇公子,客氣了!”

孫元皮笑肉不笑,道。

“這第三個交易內容,比起前麵兩個都簡單,看啊……你呢,擁有太湖龜甲,防禦無雙,而我呢,又有玄冰神劍相助,攻擊至上,咱倆聯手,端了鼎天神教在刀墓內的所有窩點怎麼樣?”

蘇辰一本正經,道。

轟隆一聲!

孫元腦海內,像是被人摁入了一顆炸彈般,炸出滾滾巨響。

“什麼?”

“端了鼎天神教的所有窩點?”

“這不就意味著要把血見愁也給宰了嗎?”

孫元一臉驚恐的看著蘇辰。

鼎天神教的勢力,到底有多可怕,自己也是一知半解。

可人家的一位堂主便是仙**能。

從這其中,便可以猜測到鼎天神教有多麼恐怖!

但現在,蘇辰卻說要把人家的所有窩點給端了,這不是在找死嘛!

自己雖然是仙**能,又是一家之主。

可要讓他去跟鼎天神教硬杠,那還差得遠。

“啊……端了鼎天神教在刀墓的所有窩點?還要宰了血見愁?”

烈明鏡站在邊緣,聽到這番話,也嚇得渾身一陣哆嗦。

不隻是他,還有段驚月,俏容之間,一樣露出前所未有的驚恐。

蘇辰的想法。

太讓人感到驚心動魄了。

要是心臟不夠強大,根本就承受不住。

“孫家主,你在怕什麼?”

“不就一個鐵筆判官‘血見愁’嗎?”

“你要相信我的實力,也要相信自己的實力,咱倆聯手,不說能夠橫掃四方,但滅他‘血見愁’,還是輕輕鬆鬆的。”

蘇辰就差著跟孫元拍胸口,下保證書了。

可他越是這樣自信。

孫元心底的打退堂鼓就打得越響。

“真是年少得誌,猖狂得不知天高地厚!”

孫元心底一陣冷笑。

蘇辰傻了!

自己可不會跟著對方去犯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