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83章

見好就收

“蘇公子,剛纔你也說了,咱是讀書人,要以和為貴,像這樣打打殺殺的事情,還是不要乾了!”

孫元嘴角扯了一下。

最後隻能找到這麼一個不算藉口的藉口。

可惜,蘇辰仍舊不死心。

“孫家主,還有一句話,你肯定聽說過,犯我蘇辰者,雖遠必誅!”

蘇辰聲音雖然十分平淡,可傳出時,卻是讓無數人心神激盪。

“犯我蘇辰者,雖遠必誅!”

“霸氣!這簡直太霸氣了!”

“希望有一天,我也能發出這樣的鏗鏘之言!”

眾人神色興奮,議論道。

“犯我者,雖遠……必誅!”

段驚月雙眼深處,閃過陣陣亮芒,抬起頭時,看向蘇辰,目光變得更加尊敬了。

凡是能夠喊出這般鐵骨錚錚之言的,在她眼中,都是英雄!

都是頂天立地的男兒!

都是擁有衝擊武道之巔的少年至尊!

“這……”

孫元被蘇辰這句話噎得有些下不來台。

如果要是換作其他人,說不過,那還能動手乾一架。

可問題是,自己前麵不久才讓蘇辰給整了個下馬威,搞得他顏麵儘失。

即便是動手,也有可能會落敗啊!

而且,最關鍵的是,自己的寶貝兒子還在人間手中。

這就等於捏住了孫元的軟肋,讓他不敢輕舉妄動。

“蘇公子,您真不愧是讀書人,口才一等一的好啊!”

孫元不知是出於真情,還是假意,對蘇辰豎起了大拇指。

“多謝孫家主誇獎!”

蘇辰十分謙虛的迴應了一句,然後,又一臉期待的看著孫元。

“怎麼樣?孫家主,考慮好了嗎?咱倆聯手,今天,就讓他鐵筆判官,變成廢筆死人!”

蘇辰渾身露出一抹睥睨天下的鋒芒,道。

“這……”

孫元死死盯著蘇辰,似乎要從對方表情上看出一絲端倪出來。

可是,不論他怎麼觀察,都發現蘇辰的表情不似作假。

這下子就讓他犯難了!

蘇辰這次提出來的交易條件,一個比一個難!

早知道會這樣。

那自己一開始直接答應下來就得了!

“彆這啊那的,成大事者,應該不拘小節纔對!”

蘇辰目中深處閃過一抹狡猾之芒,道。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

自己忽悠人的本事越來越厲害了!

要知道,放在前世,自己是絕不會花費這麼多口舌去乾一件事。

冇想到。

重生歸來,修為冇見漲,忽悠人的本領卻越來越強了。

“不了不了,蘇公子,您年輕,身子骨好,老夫一把骨頭都生鏽了,實在經不起折騰。”

孫元也是個臉皮厚得跟樹皮一樣的傢夥。

為了拒絕蘇辰。

特意扶著腰,揉著胳膊,開始賣老。

“孫家主,聖人有言:老驥伏櫪,誌在千裡!”

蘇辰心底雖然一陣鄙視,可還是一臉笑容,勸道。

“您雖然老了,可身子骨還健碩,不應該這麼頹廢啊,必須逆流而上。”

聞言,孫元心底一陣嘀咕!

“聖人有言:老驥伏櫪,誌在千裡!到底是哪位聖人我怎麼不知道?”

孫元想了想,再這麼跟蘇辰耗下去也不是辦法,索性一咬牙。

“蘇公子,要不,咱們就按第一個方案來吧!”

孫元臉色有些陰沉,道。

“第一個方案啊……”

蘇辰聲音拖得有些老長,臉上雖然還是一副不為所動的樣子。

可實際上,心底已經樂開了花。

這次,他故意留下來跟孫元東拉西扯。

不就是為了讓對方答應自己的第一個方案嗎?

“這些仙**能,都是人老成精的傢夥,不能這麼快就同意,還得晾一晾對方。”

蘇辰心底冷笑一聲,抬起頭時,看向孫元,滿臉正色道。

“孫家主,我覺得吧,還是第三個方案好!”

蘇辰說著時,目光一閃,看了一眼前方某個方向。

似乎意有所值!

“一場大戰的功夫,端了鼎天神教的老窩,再滅了那位鐵筆判官,你就能開開心心把你兒子接回家了,多好的選擇啊!”

蘇辰一臉戰意盎然,道。

“這……”

孫元臉色有些難看。

冇想到,蘇辰居然會拒絕自己的提議。

“難道,這小子主要的目標,真是準備跟我聯手乾掉血見愁?”

孫元心底有些猶豫。

因為琢磨不透蘇辰的心思,讓自己十分被動。

“孫家主,人生難得有幾回搏?如果真能滅了血見愁,咱倆也算是一戰成名了!”

蘇辰雙眼發亮,興致勃勃道。

“一戰成名?冇錯,要真能殺了血見愁,你不僅成名了,還成功掛上鼎天神教的必殺名單了!”

孫元心底一陣譏諷。

不過,為了避免跟蘇辰撕破臉皮,這話當然不可能真的說出來。

“蘇公子,您再考慮考慮,老夫還是堅持第一個方案!”

孫元深吸口氣,意誌堅定道。

“什麼?你還是堅持第一個方案?”

蘇辰故意露出一臉不情願的神色,拉長聲音,道。

“冇錯,我選擇第一個方案!而且,我能做的,也就隻有這麼多了!”

孫元深深看了蘇辰一眼,目光之中,飽含深意。

這話裡話外的意思,也就是跟蘇辰表明:

彆想著讓自己去乾什麼抄家滅門的事情。

不可能!

這絕對不可能!

“這個樣子啊……第一個方案,也不是不可以……”

蘇辰故作沉思,好半晌之後,又道。

“哦對了,咱們第一個方案的內容是什麼啊?”

聞言,孫元的臉色徹底黑了下去。

他知道。

蘇辰是絕對故意在整自己。

但是,他又不能說不知道。

如果要真敢這麼說的話,那蘇辰後麵提出來的第一個交易方案內容,絕對能把自己給坑死。

可要讓他在大庭廣眾之下,複述第一個方案的內容,孫元又感到一陣憋屈。

甚至,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啊……我想起來了!”

蘇辰突然發出一聲感慨,道。

見好就收!

這是讀書人最基本的禮貌!

孫元好歹也是堂堂的四大家族之一‘孫家’的家主。

如果真給逼急了,最後弄個一拍兩散的話,肯定是自己吃虧。

所以,蘇辰敲打了一下之後,也就冇有再拽著這個不放。。

而是輕輕拍了拍孫元肩膀。

“孫家主,咱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