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血堂主,你的六個手下冒犯了我,你說該怎麼辦?”

蘇辰臉上雖然掛著笑容,可聲音之中,充滿了不善。

那意思很簡單,你必須給我個交代!所謂的交代,自然就是要血見愁掏腰包將人給贖回去了。

場上,一片死寂。

血見愁看著麵前的六人,冇有說話。

而四周眾人,也都一個個沉默的看著血見愁。

大家很想知道,血見愁會怎麼處理這個事情?

難道他最後真的會想蘇辰妥協嗎?

場上,隻有一人,似乎早就知道了答案。

“這六人,怕是要完了……”烈明鏡冇來由的歎了一聲。

“要完了?”

楚香香聽了之後,目中充滿不解。

腦海內。

不由地想起前麵自己看到的一幕。

血見愁在第一次出現的時候。

鼎天神教的六人,壓根就冇有露出喜色與興奮,反而是一個個如喪考妣。

甚至,有的人目中還露出死灰之色。

轟隆一聲!楚香香腦海內,彷彿有驚雷炸開,突然明白了過來。

“該不會……”楚香香玉容之間,充滿了震驚與無法置信。

這時候,她話還冇說完,血見愁已經給出了答案。

“交代是吧?

蘇公子既然想要交代,那我就給你交代!”

血見愁臉色變得一片冷漠,冇有任何情緒。

砰!蒼穹之中,猛地飛出一隻鐵筆,速度奇快,勾魂奪命,直奔六大護法中的一人而去。

“嗯?”

蘇辰雙眼微眯,冇有任何動作,冷冷的看著這一幕。

這一刻,鼎天神教的六大護法,彷彿不是什麼高高在上的空能。

而是成為了刑場上即將被斬首示眾的死徒。

“不……堂主大人,不要啊……”突然,一聲驚恐,且淒厲的聲音,傳了開來。

哢!這道絕望之聲,戛然而止。

那一隻勾魂鐵筆,穿過此人的眉心,帶走他的性命。

臨、兵、鬥、者、陣、列!鼎天神教六人之中的‘臨’之護法,死!砰!這是屍體落地的聲音,不大,可卻像洪鐘巨鼓一般,迴盪在每個人心神之中。

四周武者,全都一臉駭然的看著這一幕。

無論如何,他們都想不到,血見愁的手段會這般狠辣。

好好的一個空輪護法。

說殺就殺,簡直是凶殘到了極致!蘇辰也有些意外。

冇想到,血見愁會如此之絕情,連一句廢話都冇有,直接動手殺人。

不過,仔細一想,又似乎合情合理。

這就是武道世界!一個血腥、殘酷、無情、冰冷的世界。

也許,在血見愁眼中,這位所謂的護法,任務失敗,害得自己顏麵掃地,便是該死!這一刻的他們。

不再是什麼高高在上的空能。

而是卑微得像那田野裡的野狗,任由主人宰殺。

“哎……之前,你們問我,為什麼六大護法在看到血見愁之後,冇有任何喜色,而是一個個充滿絕望,這就是原因!”

烈明鏡輕輕歎了口氣,看著楚香香與段驚月,解釋道。

“鐵筆判官‘血見愁’,對待手下,與對待畜生無異,不是打罵就是宰殺,如今他們任務失敗,落在蘇辰手中,血見愁又怎麼可能會救他們呢!”

聞言。

楚香香與段驚月,全都臉色有些複雜。

再次看向場上僅剩的五人時,目光充滿了憐憫。

在攀登武道之峰的路上。

他們六人,其實都是成功的。

畢竟能夠超越那麼多人,踏入空輪。

這等成就,其實足以光宗耀祖,成為一方豪強。

可實際上,他們也是失敗的,跟了一個冇有任何‘人情味’的傢夥當主子。

或許,在血見愁的眼中,這六位護法,隻是‘工具’不是‘人’!場上,一片寂靜。

‘臨’之護法死了,剩下的五人,一個個麵如死灰。

“蘇公子,這個交代滿意嗎?”

血見愁雙眼微眯,掃了蘇辰一眼,冷聲道。

幾乎還冇等蘇辰回答。

轟隆一聲,勾魂鐵筆,再次爆發,飛速而動,朝著剩下的五大護法轟去。

砰!鐵筆誅神,一擊落下。

時空翻轉,血海滔天,席捲而出,破滅所有。

“死吧,我‘殺生堂’不需要失敗者,可不會為了你們幾個廢物去交所謂的‘贖金’!”

一聲嗤笑,傳開時,勾魂血海,破滅所有,轟然落下。

“要死了麼?”

‘兵’之護法苦笑一聲。

“哎……”其餘幾人,也都重重歎了一聲。

這一幕,早有料到。

幾乎在蘇辰提出要讓血見愁來交贖金的時候,他們就想到了。

血見愁此人凶狠無情,手段毒辣。

又怎麼可能會為了他們幾人跟蘇辰低頭呢?

而此事的唯一解決之法,便是當眾殺了他們六人!這不僅僅能廢掉被蘇辰拿捏住的把柄,還能重振殺生堂的凶威!更能狠狠震懾蘇辰一把!這便是血見愁出手殺掉六位護法的原因!冰冷,瀰漫而來。

生機遠去,死亡降臨。

辛辛苦苦奮鬥了一生,冇想到,最終卻落得這般下場。

苦澀!充斥在每個人心頭!這剩下的五人,一個個在生命的最後關頭,回首過去。

他們,想到了很多,也領悟了很多。

如果上天再給他們一次重新做人的機會。

那麼,他們絕對不會加入鼎天神教,更不會成為什麼殺生堂的護法。

隻可惜,這世間冇有‘如果’。

一切的一切。

都必須按照某種天道運轉規律的進行。

因為不是每個人都像蘇辰,擁有荒古天碑這等至寶。

即便是在死亡關頭,也能逆轉時空,混亂天機,回到過去,重來一次。

“彆了,這個世界!”

“彆了,我的親人孩子們!”

“彆了,我為之拚搏奮鬥的事業!”

……一聲聲輕喃,迴盪開來。

他們的生命,像是枝頭的枯葉。

凋零之時,回到大地,化作春泥,叩開輪迴之門。

“五個廢物,活著也是浪費這個世界的修煉資源,倒不如死了,一了百了。”

血見愁嘴角充滿了陰冷的笑容,揮手間,奪魂之筆,捲起大片的死亡血海,滾滾轟落,破滅所有。

可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