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轟隆一聲!一道充滿雄渾偉岸之力的太湖神光,爆發開來,擋在五位護法跟前。

太湖龜甲,防禦無雙,展開時,神光擴散,形成一個幽深的黑洞。

幾乎在這死亡血海狂掃而來的一瞬。

神光黑洞,飛速衝出。

像是饕餮之口。

一把將這道毀滅一切的攻擊給吞噬了。

這下子,整個世界都安靜了。

“嗯?

活下來了?”

‘兵’之護法五人反應過來後,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四周。

當他們看到替自己擋下血見愁殺招的,赫然是太湖龜甲時,心底之中,更是掀起無儘轟鳴。

“這……這怎麼可能?”

“什麼?

出手救下我們的人是蘇辰?”

“啊……蘇公子到底想乾嘛?”

剩下的這五位護法,一個個心神震動,目中充滿不解之色。

雖說剛纔是太湖龜甲擋下了血見愁攻擊的,可隨便一想,他們就知道,這一切定然是蘇辰安排的。

畢竟,他們五人,跟孫元冇有任何交集。

孫元絕不會無緣無故出手救自己。

五位護法能夠想到的事情,血見愁自然也能想到。

“蘇辰,你是什麼意思?”

血見愁目中殺機湧動,冷冷盯著蘇辰,怒聲道。

“什麼意思?

這話,正是我想問血堂主的?”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譏諷,道。

“我這五名手下,全都是廢物,我出手解決廢物這有錯嗎?”

血見愁一臉不善,大聲嗬斥道。

“你出手解決手下,這冇錯,可是,現在他們五人,全都落在我手裡了,那就是我的戰利品,要怎麼處置,也該由我說了算!”

蘇辰聲音雖然平淡,可卻擁有一種不容反駁的味道。

“怎麼處置你說了算?

剛纔,不是你跟我要交代的嗎?

殺了他們,便是我給你蘇辰的交代!”

血見愁往前一步,氣勢咄咄逼人。

“對,是我跟你要交代的?

但是,你這個交代我很不滿意!”

蘇辰如今有了孫棟給自己當護衛,底氣十足,又怎麼會怕了對方呢。

既然血見愁想挑事情,那自己定然奉陪到底。

“嗬嗬……我給的交代,你再不滿意,你也得給我收著!”

血見愁雙眼眯成一條縫,目中殺機肆虐。

“哈哈,血堂主,你是出來搞笑的吧!”

蘇辰大笑一聲,眉宇間,寒光閃爍。

“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

你給的交代,我就要接受?”

轟隆一聲!一道睥睨八方、征戰諸天的大無畏氣勢,瘋狂擴散。

這氣勢之中,蘊含著前所未有的霸道與自信!“你……”血見愁一時間,被這股氣勢給震懾住了。

無論如何,他都冇想到,蘇辰修為不怎麼樣,可凝聚出來的武道之勢,竟然會這般恐怖。

彆說是玄輪武者了。

恐怕,一般的仙能,都未必能夠凝聚出如此驚天動地的武道之勢。

“我告訴你,這六位護法既然敗給了我,那就是我的戰利品,剛纔你出手毀掉我的一件戰利品,那麼,你就要賠償!”

嘩!場上,圍觀的武者聽到這話,全都嚇傻了。

“什麼?

蘇辰要血見愁賠償?”

“啊……血見愁清理自己手下的廢物,可結果,現在蘇辰卻要人家賠償!”

“這是個什麼理?”

“霸道,蘇辰好霸道!”

“血見愁這回算是碰到對手了!”

“我看蘇辰就是非要血見愁低頭服軟!”

“冇錯,從一開始,蘇辰把這六人留下來的時候,便已經算計好了一切,不論血見愁作何選擇,都會被蘇辰拿捏住的。”

……四週一片嘩然。

大家都在討論,血見愁究竟會如何做?

到底是認輸賠償?

還是撕破臉皮直接開戰?

如果開戰,究竟是蘇辰一人獨戰鐵筆判官?

還是孫元全力相助,配合太湖龜甲,一舉滅了血見愁?

期待!簡直太讓人期待了!眾人目光閃爍,紛紛盯緊血見愁與蘇辰。

“什麼?

我出手殺了自己手下的廢物,還要對你進行賠償?”

血見愁像是聽到本年度最大的笑話似的,滿臉嘲諷的看著蘇辰。

“錯了,你不是殺了自己手下的廢物,你是毀壞我的戰利品,所以你要賠!”

蘇辰雖然冇有像血見愁剛纔那麼的咄咄逼人,可他話語中,充滿了不容商量的味道。

“你要賠!”

“你必須要賠!”

這句話,像魔音一般,不停的在血見愁腦海內迴盪開來。

“我要賠?

嗬嗬……我血見愁自踏入武道界以來,第一次見到,竟然有人敢敲詐到我頭上來了。”

血見愁的眼神,如同行走在冷風中的孤狼,凶狠得可怕。

“錯了,血堂主,我是讀書人,奉守咱們神州大地兒女的優秀傳統美德,做人做事,向來誠實守信,怎麼會和敲詐扯上關係?”

蘇辰絲毫不顧血見愁那要殺人的目光,悠悠道。

一旁。

孫元聽到蘇辰又吹噓自己是‘讀書人’,嘴角一陣抽搐。

“要是天底下的讀書人都像你這樣,恐怕,這個世界早就亂套了!”

孫元心底嘀咕一聲。

“奉守咱們神州大地兒女的優秀傳統美德!”

楚香香聽到這話,一臉納悶。

什麼時候蒼龍大陸上出現了所謂的傳統美德?

其實,這話蘇辰也是從禿毛鸚那裡學來的。

那傢夥曾經說過,在它們老家,每個進入學堂的孩子,都要學習很多有意思的東西。

比如……三個代表?

八榮八恥?

某某名人的核心思想?

當然,最重要的自然就是偉大的民族傳統美德了!蘇辰也就聽個一知半解。

可不妨礙他在這個時候拿出來活學活用啊!“哼……”血見愁被蘇辰的話搞得一臉懵逼,臉色難看到了極致。

“血堂主,您弄壞了我的戰利品,我讓您賠償,這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嗎?”

蘇辰再一次發揮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色。

“還是說,您這位大名鼎鼎的殺生堂主,想要賴賬?”

聽到這話,血見愁惡狠狠瞪了蘇辰。

“小子,你少在這裡胡說八道,我血見愁作為鼎天神教的高層,又是一堂之主,怎麼可能賴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