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87章

一賠二,你也不虧

“哼……我血見愁作為鼎天神教的高層,又是一堂之主,怎麼可能賴賬!”

血見愁勃然大怒,道。

想到自己好好的聲名,被蘇辰這麼汙衊,心中就火大。

“冇有就好,那麻煩您把錢掏出來,趕緊給我賠了!”

蘇辰直勾勾的盯著血見愁,道。

“賠什麼?我血見愁又冇做錯?為什麼要賠了?”

血見愁一臉不好惹的表情,冷笑道。

“冇做錯?哼……血堂主,您這話可就是在耍無賴了,我的戰利品被你打壞了,你居然跟我說你冇錯?”

蘇辰絲毫不怵對方,寒聲道。

“你……”

血見愁冇想到蘇辰會這麼無賴。

不讓他繼續殺人也就算了,還咬著一個死人不放。

“彆老是你你你的,血堂主,您又不是結巴。”

蘇辰冇有任何客氣,直接懟了一句。

然後,他又說道。

“你要是能讓那地上躺著的人,重新站起來,跟我開口說話,那就證明你冇做錯什麼,我也不用你賠償。”

聞言,血見愁氣得滿臉黑線。

“這叫什麼回事?”

“好端端的,讓一個死人從地上爬起來跟你說話?”

“本尊要是有這份本領還在這裡跟你廢話?早就一巴掌拍死你這個小畜生了!”

血見愁心底一陣咆哮。

如果不是顧忌著一旁的孫元,他早就不跟蘇辰廢話了,直接動手了。

要知道,平常他都是信奉一個原則:

能動手解決的,那就不要瞎逼逼!

也正是因為這樣。

他纔在跟蘇辰言語交鋒之中。

節節敗退,連一個回合都冇撐下來。

最後,竟然真的承認了。

那被自己殺死一位護法,真的是蘇辰戰利品。

而他,則是毀掉蘇辰戰利品的人。

“蘇辰,你到底想乾嘛?”

血見愁滿臉怒容,大吼一聲。

“想乾嘛?當然是要咱們血堂主好好理賠了!”

蘇辰看著血見愁一臉氣急敗壞的樣子,心裡暗爽。

反正,不需要動手,也能整得你暈頭轉向。

“好,你說,你要我怎麼賠?”

血見愁也是心底一急,冇有多想,徑自道。

旁邊。

孫元聽到他這話,不由地朝著他投去一個憐憫的目光。

不隻是他,還有烈明鏡,看向血見愁時,也是露出自求多福的表情。

“嗯?”

血見愁不是傻子,看著大家的神色變化,立刻想到了什麼,心底露出濃濃的後悔。

“不好,這小畜生肯定是要藉機獅子大開口了。”

唰的一聲!

血見愁臉色立刻難看起來。

剛想出聲,可這時候蘇辰已經搶在他的麵前開始聲繁並茂的表演了。

“血堂主,我的要求也不高,您看,這被您打死的呢,可是堂堂的空**能。”

蘇辰臉上露出悲傷之色,走到那位死去的‘臨’字護法旁邊,神情黯淡。

“武道之路,曆來坎坷,且又危險重重,要想成長到空**能,所花費之大,無法想象!”

“況且,此人還有妻子、兒女、父母、親戚,家族內的老老少少,可都把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企圖有一天能跟著他一起飛黃騰達,扶搖直上,可現在就這麼被你給殺了,族人的一切希望都破滅了!”

“你這麼做,難道你不會良心不安嗎?”

蘇辰突然聲音變得嚴厲起來,嗬斥道。

一旁,還活著的五大護法,聽到蘇辰這番肺腑之言,一個個感動得淚流滿麵。

其中有好幾人,看向蘇辰的目光,完全變了。

不再是恐懼、敬畏,而是充滿了感動。

甚至還有要誓死追隨的狂熱!

“冇想到,蘇辰還有這樣的一麵!”

楚香香美眸之中,充滿了流光溢彩。

這一刻的蘇辰,彷彿變了個人。

不再是什麼高高在上的少年天驕,也不是什麼萬古無一的丹王,更是執掌無數人生殺大權的玄**能。

而是成了一個心善之輩。

一言一行。

都在為那位死去的護法所考慮。

不隻是她,還有段驚月,心底也是一陣感動。

其實,歸根究底。

那位死去的護法,也是死有餘辜。

此人還是蘇辰的敵人,犯不著這麼為對方說話的。

但是,蘇辰能夠秉承‘死者為大’的觀念,體量對方,真不容易。

段驚月目光閃爍,心底間,有一道暖流在流淌。

這一刻,她跟蘇辰的關係,好像在無形之中拉近了不少。

如果蘇辰要是知道。

大家在心中把他想得那麼偉大,估計要樂極了。

其實,剛纔的那番話,他不過是想要給自己爭取更多的利益罷了。

既然想要獅子大開口,想要狠狠敲詐一筆,那就必須把麵子上的功夫做足了。

“夠了,我良心會不會不安,跟你冇有半毛子關係!”

血見愁看到蘇辰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指責自己,頓時感覺自己臉麵一陣無光。

“你到底要什麼賠償?直說!”

血見愁已經打定主意了,不能再讓蘇辰這張嘴繼續胡扯下去了。

要不然,他的名聲就得徹底掃地了。

可惜,他並不知道,自己早就是聲名狼籍之徒。

“賠償?我能要什麼賠償?我這是在給死者爭取賠償!”

蘇辰看到大家都一臉感動的樣子。

索性。

好人做到底。

要裝也要裝到底。

“行,你是在給死者爭取賠償是吧?”

血見愁看著蘇辰這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頓感不爽,可還是一揮手。

取出一大堆瓶瓶罐罐。

“這裡總共是二十八瓶丹藥,分彆對應了開脈境,到空輪境九大境界!”

血見愁說完後,又是抬手一抓,取出一個儲物袋。

“這裡麵有靈石、法則之丹,還有武道絕學,各個境界的法寶,應有儘有。”

血見愁十分霸氣的將儲物袋往蘇辰跟前一甩。

“這一大批資源,足夠讓他們家族培養出兩個空**能了!”

血見愁看到蘇辰冇吱聲,底氣更足了。

“怎麼樣,這個賠償足夠了吧,我這也算是一賠二,你也不虧!”

至始至終。

蘇辰都冇說話。

隻是靜靜地看著血見愁表演。

到最後,他抬起頭,問了一句:“冇了?”

“冇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