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88章

你來說多少合適?

“冇了!”

血見愁想都冇想,直接接了過去,道。

“血堂主,您這是在打發叫花子吧?”

蘇辰原本麵無表情的神色中,露出一抹鄙視。

“什麼?我這是在打發叫花子?”

血見愁聲音不由地提高了幾個分貝,惡狠狠瞪了蘇辰一眼。

“小子,有什麼話你直說,少一副陰陽怪氣的樣子!”

血見愁冷笑一聲,絲毫不打算給蘇辰抬價的機會。

“這些修煉資源,彆說是能培養出兩個空輪境,我看三個、四個都足夠了。”

聞言,蘇辰冇有急著反駁,而是抬手一抓,直接取出一條法則丹河。

轟隆隆聲傳出。

天地間,法則之丹,滾滾飛來,一片灼目。

“什麼?這是一整條的丹河?”

段驚月倒吸口冷氣。

一條丹河是多少法則之丹呢?

那是一百億!

整整一百億的法則之丹啊!

法則之丹不是沙子,也不是大米,而是需要以天地法則凝練而成。

百億的法則之丹。

至少需要上千萬尊者,花費上千個日夜進行凝練,實在太驚人了。

“或許,隻有像蘇辰這樣的丹王,才能積累出如此龐大的一筆財富吧!”

段驚月心底悠悠一歎。

可誰知,這接下來的一幕,更是驚得大家眼珠子都要掉下啦了。

砰!

隻見,蘇辰抬手又是一抓。

天地震盪,爆發出海量的法則之力。

緊接著,又有一條光澤亮麗的法則丹河飛了出來。

這下子,不隻是段驚月,連同楚香香、烈明鏡等人,全都驚呆了。

“什麼?又是一條法則丹河?”

“這……這怎麼可能?”

“蘇辰身上怎麼會有那麼多的法則之丹?”

眾人心神震動,無比驚訝的看著這一幕。

“大手筆,簡直是大手筆啊!”

孫元這個仙**能,久居高位,也很少看到,有人會隨身攜帶著兩條丹河。

如果要是讓大家知道,蘇辰身上,所擁有的,根本不是兩條丹河,而是整整一千條丹河。

那估計大家都會被嚇傻。

甚至,還有人會壓製不住內心的貪婪,直接動手搶奪。

蘇辰身上的法則之丹,多得嚇人,全都是從三尾巫狐那裡搜刮來的。

到了他這個境界。

法則之丹的作用已經不大。

而且,即便是是需要補充消耗,也可以直接吸收聖痕之葉的力量。

“小子,你……你這是幾個意思?”

血見愁看到蘇辰一聲不吭取出兩條丹河,心底除了震驚,還有納悶。

“這一條丹河的力量,足夠讓一個玄輪武者,突破到仙**能了,你現在找兩個玄輪過來,我倒要看看,能不能讓他們踏入仙輪。”

蘇辰看了一眼跟前浩瀚轟鳴的丹河,道。

“小子,你是不是傻了,想要從玄輪境,突破到仙輪境,又豈是需要法則之力這麼簡單?箇中還有很多路要走,比如修煉的功法要跟上,神通絕學要跟上,神魂之力要跟上,武道意誌要跟上……”

血見愁扒拉扒拉的說了一大堆。

到最後,他突然意識到事情不對勁,聲音立刻戛然而止。

“嘿,原來我們血堂主知道,要想突破,絕不是擁有足夠的修煉資源就行啊!”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嘲諷,冷笑一聲。

“你給的那些所謂的修煉資源,要想培養出兩個空**能,不知要到什麼猴年馬月!”

“而且,這些修煉資源,看似誘人,實際上就是一個巨大禍患,以他們家族的實力,能夠保護好這批資源嗎?”

蘇辰的話,如同戰鼓一般,狠狠敲擊在血見愁的心神之中。

其實,一開始血見愁就冇安什麼好心。

不過現在被蘇辰這般當眾戳穿,他的臉麵也有血掛不住。

“那你說,要怎麼辦?人死也不能複生!”

血見愁能夠說出這樣的話,已經是被蘇辰被逼得冇辦法了。

“這個簡單,他們家族培養空**能的事情,不用你操心,我來就行!至於你的賠償……”

蘇辰說到這裡,眼珠子快速一動,道。

“我的要求也不高,你就給弄來一千株‘一等仙藥’就行了!”

什麼?

一千株‘一等仙藥’?

四周武者,聽到這話,全都嚇得說不出話來了!

仙藥之中。

有三六九等之分。

其中,九等仙藥最遜。

一等仙藥級彆最高,人世間少有。

可現在,蘇辰卻一口氣提出要一千株‘一等仙藥’,這真的不是獅子大開口,而是鯨吞萬獸啊!

“一千株‘一等仙藥’,這怕不是空輪武者價值,而是一尊大帝的價值了吧!”

烈明鏡站在一旁,心底嘀咕道。

“什麼?蘇辰竟然開出千株‘一等仙藥’的天價賠償?”

人群中,有個年輕人驚呼一聲。

大家看向蘇辰的目光,變得有些古怪。

敢情這到了最後,不是在給死者某福利,而是為了給自己爭取利益啊!

‘兵’字護法五人,全都一個個神色複雜的看著蘇辰。

冇想到。

繞來繞去。

說到最後,蘇辰也隻是想要從血見愁那裡敲詐一批仙藥。

這雖然看起來十分現實,可又合情合理。

‘臨’字護法的死,說到底,跟蘇辰冇有半毛錢關係!

“哎……”

他們五人,全都是心灰意冷。

不論最後結果怎麼樣,他們的結局都不會好到哪裡去的。

“小子,你在搞笑吧,彆說是我殺生堂了,整個鼎天神教都拿不出一千株‘一等仙藥’!”

血見愁不怒反笑,譏諷道。

此刻,在他看來,蘇辰簡直就是得了失心瘋。

如果對方真的一口咬定要千株‘一等仙藥’的賠償,那自己乾脆直接撕破臉皮得了。

“好像也是哦!”

蘇辰也不生氣,而是笑眯眯的看向孫元。

“孫家主,你說,我要多少株仙藥合適!”

聞言。

孫元不由地打了個冷顫,很想將頭給撇到一邊去。

雖說他是答應要保護蘇辰一個月的時間,可實際上,自己是不想跟蘇辰有過多糾葛。

比如,眼前蘇辰與血見愁的恩怨,自己就不想摻和進去。

可現在蘇辰詢問自己。

不論怎麼回答,都會得罪其中一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