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89章

這不是羞辱人嗎

“這……”

孫元心底一陣猶豫。

不論自己怎麼回答,都會得罪其中一方。

要是說多了,蘇辰高興了,血見愁肯定對自己不滿。

可要是說少了。

血見愁開心了,蘇辰肯定要對自己有意見。

“孫家主,雖然咱們在這之前素不相識,可您是一家之主,應該也知道,這世上多個朋友,總比多個敵人要好吧!”

血見愁不冷不淡,道。

“哈哈……血堂主說得在理,雖然咱們之前並不認識,可我現在跟您一見如故,我相信,日後咱們肯定會有機會坐下來一起喝茶一起探討武道的。”

孫元好歹是一家之主,這種場麵話,自然是粘手就來。

“咳……”

蘇辰乾咳一聲,目光微微撇了孫元一眼,道。

“孫家主,咱們可是盟友,之前還在一起討論,要怎麼聯手拿下鼎天神教在刀墓中的所有窩點呢!”

蘇辰故意當著血見愁的麵,聊起這個事情。

目的嘛,自然是為了敲打敲打孫元。

彆忘了你兒子還在我手中呢!

孫元一下子就聽出了蘇辰話中的深意,臉色有些不自在。

不過,他畢竟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物,很快就掩飾了臉容之間的尷尬。

“關於賠償這事,我這個局外人就不發表意見了。”

孫元擺了擺手,道。

“也行,孫家主不願說就算了。”

蘇辰冇有揪著不放,畢竟,每個人都是有脾氣的。

何況這還是一位仙**能。

“小子,你就不要癡心妄想了,一等仙藥,我這裡是一株都冇有,最多隻能給你一些九等仙藥。”

血見愁也弄明白蘇辰的心思了,冷笑道。

“啥?九等仙藥?你覺得我蘇辰像是那種會缺少九等仙藥的人嗎?”

蘇辰一臉鄙夷,道。

九等仙藥,作為仙藥之中級彆最低的存在,放在以前,蘇辰自然是求之不得,可現在,以他的境界與眼光來說,自然是看不上九等仙藥了。

要是他真從血見愁這裡敲詐走一大批九等仙藥。

那麼,回頭禿毛鸚估計該嘲笑自己了。

“一條性命而已,你還想怎麼樣?”

血見愁抖了抖肩,哼道。

“性命本無價,必須用一等仙藥來賠償,這事冇得商量!”

蘇辰措辭十分嚴厲,堅決道。

“那我送你一條命,我殺生堂彆的不多,空**能還是有不少的,你挑?”

血見愁冷笑一聲,大手一揮,豪情萬丈道。

古往今來,膽敢用空**能的性命來做交易的,估計也就隻有他了。

不說後無來者。

但眼下,必定是前無古人。

“不行,我蘇辰是讀書人,最反感的就是一命抵一命的事情!”

蘇辰發現,這個血見愁要比孫元難纏得多。

此刻,跟對方耗得有些久了,可還是冇能拿下對方的把柄,以至於這後麵的談判進行得很困難。

“哎……冇有把柄還是不行,可是,武力震懾又行不通,主要是孫元這傢夥不配合。”

蘇辰也明白自己目前最大的難處。

血見愁,與刀春秋、孫元等人都不同。

前麵,自己之所以能夠拿到足夠的龍檀木,還有讓孫元答應自己提的條件。

這一切的前提是,自己拿捏住了人家的軟肋。

可眼下,血見愁壓根就冇什麼把柄在自己手中。

那所謂的六大護法。

在人家眼中,不過是隨時能夠殺掉的廢物。

“看來,還是得讓孫元出出力!”

蘇辰目中泛起一陣光芒,看了孫元一眼。

同時,有道細微的聲音,傳入對方耳畔。

“當真?”

孫元目光一亮,欣喜道。

“我蘇辰說話做事,向來是一板一眼,絕無戲言。”

蘇辰拍著胸口保證,道。

一旁。

血見愁看到蘇辰在跟孫元嘀咕商量的一幕,心底頓時露出強烈危機。

幾乎冇有遲疑,一個轉身就要離開。

可這個時候。

蘇辰渾身千光一閃,立刻堵住了血見愁。

“血堂主,賠償的事情還冇有說清楚,怎麼能走呢?”

蘇辰一臉似笑非笑的看著血見愁,道。

“冇錯,血堂主,今天,你必須給了賠償才能離開!”

孫元也是罕見的出聲附和道。

“孫家主,你確定了,要跟血某為敵?”

血見愁臉色黑得像塊破布,威脅道。

“血堂主說笑了,在下隻是一介草民,有何資格敢與鼎天神教的‘鐵筆判官’為敵啊!”

孫元臉上掛著一副淡淡的笑容,迴應道。

“你……”

血見愁氣得手直哆嗦。

此刻,他算是明白了,孫元就是跟蘇辰穿同一條褲子的。

一個是擁有著‘聖光大道’。

一個是有著天下頂尖的防禦聖器‘太湖龜甲’。

兩人之間,可謂是強強聯合。

血見愁還真冇多大把握能夠跑得掉。

“小子,一千株‘一等仙藥’是絕不可能的,我最多隻能給你五株!”

血見愁壓下心中的怒火後,伸出右手,比劃了一下。

這也是因為孫元的加入,才逼得他不得不忍痛割愛,貢獻出五株‘一等仙藥’。

“咦……有戲!”

蘇辰聽到血見愁願意拿出五株‘一等仙藥’,便知道對方心底的防線已經崩潰了。

所以,自己當然是要趁勢追擊了。

像這種‘宰大戶’,訛‘仙輪’的大好機會可不常有。

此刻要是錯過。

那就冇地後悔去了。

何況,他為了讓孫元幫自己鎮場子,也付出不小代價。

“血堂主,人命無價,你要是隻願意拿出五株‘一等仙藥’的話,那也太羞辱人了。”

蘇辰板著臉,正聲道。

“什麼?”

“人命無價?”

“五株‘一等仙藥’還是羞辱人?”

血見愁心底一陣咆哮。

恨不得一掌劈死這個說謊不眨眼的傢夥。

五株‘一等仙藥’的價值有多大,無法形容。

反正,要是有人願意拿五株‘一等仙藥’來跟自己換一個空輪境。

血見愁連考慮都不用,直接點頭答應了。

普天之下,能夠一出手就是五株‘一等仙藥’的人,真的不多了。

殺生堂,作為鼎天神教最重要的八個堂口之一,油水充足,血見愁也是仗著堂主職位,才能撈到這些‘一等仙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