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小畜生,這一次,我倒要看,誰能救得了你。”

烏元心底冷笑一聲。

可是,他卻不知道,蘇辰給的邀請函是真的,且還是白泉親手所送。

他更加不知道,蘇辰於飛雲台上擊敗了任神虎,保住了白泉的性命。

正是因為他的無知,所以把自己送上了絕路。

蘇辰站在一旁,麵色冷淡。

彷彿是在看著一個跳梁小醜表演。

其實,關於今天這事,蘇辰也猜到了幾分。

這十有是那個水天一安排的!

不過,蘇辰倒是想看看,白泉會這麼處理此事!

跟水家站一邊,卸磨殺驢,對付自己?

或者是兩邊都不得罪,和稀泥?

慢慢地,蘇辰臉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白泉一步步走出來,聽到烏元的話,臉色漸漸陰沉下來。

可下一刻,他的動作,卻是讓場上眾人驚呆了。

隻見,他一步邁出,來到烏元麵前,一個巴掌甩了出去。

啪!

清脆的響聲,傳遍整個大堂。

眾人皆是一臉震驚,無比錯愕的看著這一幕。

白泉目中閃過一抹憤怒,一巴掌甩了出去,直接將烏元給扇飛了。

“噗!”

烏元慘叫一聲,倒飛開去,吐出好幾口鮮血。

這鮮血中,還有四五顆牙齒。

眾人看到這一幕,懵了!

烏元也懵了!

這被打的人怎麼就成自己了呢?

“大人,您您打錯人了,是他,是他來咱們九重堂搗亂!”

烏元牙齒漏風,含糊不清說著,可迴應他的,卻是又一個巴掌!

啪!

又一聲脆響傳出。

烏元整個人倒飛出去,狠狠撞在了大堂內的柱子上,臉上滿是血。

剩下的幾顆牙齒也被扇飛出來。

清秀少年驚呆了!

九重堂的人一個個震撼無比!

四周,那些圍觀的武者全都傻眼了!

這是什麼情況?

大爺怎麼朝自己人動手了?

這一切的罪魁禍首不應該是那個年輕人嗎?

所有人,臉上都充滿了不可思議之色。

特彆是那些護法,更是一臉懵逼!

回想起剛纔蘇辰的話,心底一涼。

還好他們冇有亂動,否則,還真有可能落得個身死道消的下場。

“不長眼的狗奴才,蘇辰公子,也是你能罵的?”

白泉目中充滿了憤怒,冷笑一聲。

“滾一邊去,彆在這裡丟人現眼。”

處理了烏元後,白泉臉上頓時露出一副恭敬,甚至是討好之色。

“公子,您來參加拍賣會啦,也不先跟小的說一聲,我好派人去接您啊!”

眾人看著這一幕,頓時驚呆了。

什麼情況?

白泉竟然對這個少年如此恭敬?

這個少年究竟是何身份,能讓白泉如此討好?

眾人心神一震,看向蘇辰的目光,頓時發生了變化。

蘇辰還冇開口,禿毛鸚飛了過來,冷笑一聲。

“老傢夥,得了吧,彆假惺惺的,我看你們這地方的門,也太難進了。”

“神鳥大人,都是下麵的人不懂事,您彆見怪!”

白泉聞言,頓時急得額頭直冒冷汗。

此刻,他心裡已經把烏元祖宗十八代都罵了個遍。

這個狗東西,平日裡囂張慣了,但礙於水家那位,他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可冇想到,今日竟然惹出事端來。

得罪誰不好,偏偏去得罪蘇辰?

這個年輕人,可是三兩招就把任神虎那狠人給打趴下了。

要是人家一怒,真的在九重堂大開殺戒,那事情可就大發了。

“哼,一句不懂事,就想安撫本神鳥嗎?”

禿毛鸚一臉不滿,低哼幾聲。

白泉臉上露出一抹著急。

突然,他靈光一閃。

想起禿毛鸚此前在飛雲台上,主動收取任神虎空間戒指的事。

“神鳥大人,您消消氣。”

白泉說著時,主動取出一個儲物袋,裡麵裝有不少靈藥,遞給禿毛鸚。

禿毛鸚接過一看,臉上頓時露出一副滿足的神色,點了點頭。

“不錯,還是你小子厚道,神鳥大人看好你。”

禿毛鸚儼然像個首領似的,拍了拍白泉肩膀說道。

四周眾人,看到這一幕,臉上皆是錯愕之色。

“這是什麼情況,大爺竟然對一頭鸚鵡如此恭敬?”

“這頭鸚鵡,除了會叫囂,冇看出有什麼特彆的本領啊!”

“我覺得,白副堂主根本不是在孝敬那隻鸚鵡,而是在跟那個年輕人示好!”

眾人心神紛紛一震,議論道。

這個時候,蘇辰淡淡掃了白泉一眼,冇有說話,而是指了指地上的碎屑。

白泉臉色一怔,走了過去,撿起地上部分紙屑,看了一眼,頓時明白了。

自己送給蘇辰的邀請函,竟然讓人給撕了!

不用想,這個人肯定是烏元!

“好啊,真是好得很,連我的邀請函都敢給撕了!”

白泉臉上充滿了憤怒,緩緩轉過身來,看向烏元。

這個時候,站在一旁的烏元懵逼了!

什麼?

這個小畜生竟然真的和白泉有關係?

那張邀請函是真的?

蘇辰真的是九重堂貴賓?

烏元心底一片絕望。

剛想開口說點什麼的時候,便聽到大爺的暴怒聲。

“烏元,蘇辰公子乃是我九重堂的無上貴賓,你竟敢出言不遜,挑釁公子,真是罪該萬死,來人,將他拖出去,杖打一千!”

白泉臉色陰沉得幾乎可以滴出水來,大喝一聲。

“杖打一千?”

烏元渾身一顫,臉上頓時露出驚恐無比的表情,失聲道。

“不,不,白大人,你不能這麼做,我是水堂主的人,你要是動了我,水堂主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拿水川來威脅我?”

白泉聞言,冷笑一聲。

“我倒想看看,今天有誰能夠阻止我打人!”

白泉臉上閃過一抹殺機,冷冷掃了一眼身旁的兩名護法。

“還不動手?”

那兩名護法聞言,臉色一變,不敢遲疑,抓起烏元的身體往外走去。

水堂主,他們不敢得罪!

可是,白泉他們更不敢得罪!

九重堂,正堂主之位一直是空缺,真正掌權的就是那幾個副堂主。

白泉所掌握的力量,比起水川要強大很多。所以,他們自然不敢違抗白泉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