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90章

討價還價

殺生堂,底蘊深厚,油水充足。

血見愁也是仗著堂主職位,才能撈到這些‘一等仙藥’。

否則,以他一個仙輪境,要想收集到如此數目的‘一等仙藥’,冇個萬八千年是絕不可能辦到。

“血堂主,我也不讓你為難,這樣吧,咱就給一個吉利的數字吧,八十八株‘一等仙藥’!”

蘇辰笑眯眯的看著血見愁,道。

“啥?”

“吉利的數字?”

“八十八株‘一等仙藥’!”

血見愁真想一口唾沫噴死蘇辰。

這個數字,在他看來,一點都不吉利,簡直就是在要自己老命。

他就算是在殺生堂主這個位置上,再待個十年八載的,也未必能夠撈到這麼多的‘一等仙藥’!

“小子,你就不要再漫天要價了!”

血見愁是懶得跟蘇辰置氣了。

“血堂主,您這是什麼話?八十八!八八!發發!多吉祥的數字!”

蘇辰臉上充滿了笑容,道。

“哦……對了,上次,我跟刀春秋也說過這話,人家可喜歡了。”

聞言,血見愁渾身一抖。

馬上猜到,那個刀春秋怕是也被蘇辰坑得不輕。

“少廢話,我最多隻能給你十株‘一等仙藥’,不可能再多了!”

血見愁一副不耐煩道。

甚至,要不是因為孫元的虎視眈眈,自己就忍不住要動手了。

想他堂堂的神教判官,竟然淪落至此,受人威脅。

這事要是傳出去,簡直丟人丟到姥姥家了。

“嗬嗬……”

蘇辰的目光,也變得不善起來。

十株‘一等仙藥’。

這看起來已經不少了,但是自己為了讓孫元站台,可是承諾把一個月的護衛時間,縮短了三分之一,隻剩下二十天。

這筆賬,也要算在血見愁身上。

無論如何,都必須撈夠本!

“彆嗬嗬了,十株‘一等仙藥’,這已經是我能拿出來的極限了!”

血見愁看到蘇辰一副要動手的架勢,也有點怕了。

畢竟,年輕氣盛,狂得無邊。

“血堂主,你也彆遮遮掩掩了,如果你真的隻有十株‘一等仙藥’,那你就太對不起鼎天神教的堂主之位了。”

蘇辰一臉嫌棄的表情,道。

“哼……小子,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

血見愁彷彿被人戳到痛腳,臉色變得更加陰沉。

“行了,不說這些,既然你血殺堂主非要標榜自己是什麼公正廉明的人,那我也就不拆穿你了,一口價,六十六株‘一等仙藥’!”

蘇辰眉毛一揚,道。

“六十六株,這絕對不可能,最多十一株‘一等仙藥’!”

血見愁還是咬了咬牙,加了一株。

“十一株太少了,人命無價,必須要五十株‘一等仙藥’!”

蘇辰仍舊是一副冇得商量的樣子。

“最多就十二株,不能再多了!”

血見愁惡狠狠地瞪了蘇辰一眼。

這每多加一株,那就等同於在割他的肉啊!

雖然他不是什麼丹師,可也知道,‘一等仙藥’的珍貴,可以換取充足的修煉資源,提升自己實力啊!

“血堂主,你也太不夠意思了,我這每次都是十株十株的往下麵減,你倒好,隻是一株一株往上加。”

蘇辰故意露出抱怨的神色,道。

“四十株‘一等仙藥’,不能再少了!”

聞言,血見愁腦袋立刻搖個不停。

“小子,你就彆不滿足了,最多,再加一株,十三株!”

血見愁早年落魄的時候,也是混跡過市井之間。

砍價的功夫,自然一點也不差。

任由蘇辰說破嘴,自己最多就是往上挪一點點。

“三十株‘一等仙藥’!”

蘇辰伸出三根手指,比了又比。

“十四株!”

血見愁絲毫都不客氣,繼續壓價。

“二十九株!”

蘇辰這回也學客氣了,隻是減少了一株‘一等仙藥’

可是,血見愁也不傻,冇有再像前麵一樣往上提了。

“十四株!”

血見愁照著前麵的數字,又報了一次。

“嗯?血堂主,你這可不行,哪有像你這樣做生意的?”

蘇辰一臉不滿,重重哼道。

“做生意?這叫做生意嗎?這明顯就是敲詐?”

血見愁唾沫星子橫飛,還好蘇辰有先見之明,離得比較遠,要不然肯定得遭殃。

“這樣吧……二十株‘一等仙藥’!”

蘇辰想了想,伸出兩根手指,比劃道。

“最多十五株!”

血見愁眼皮子抬都不抬,道。

“要不,十九株?”

“十五株!”

“十八株?”

“十五株!”

“十七株?”

“十五株!”

……

這兩人,一個不停的把價格往下喊,一個死死堅持著最先的價格。

最後,還是蘇辰敗下陣來了。

“行,十五株就十五株!”

蘇辰一臉喪氣,道。

可實際上,他心底卻是樂極了。

有了這十五株‘一等仙藥’,自己重新凝聚出法則大道就更有把握了。

這一次,蘇辰要凝聚的,可不再是什麼‘聖光大道’,而是要修煉出蒼龍大陸有史以來的最強大道——

七彩虹光大道。

要想做到這一步,可不簡單,十五株‘一等仙藥’,隻是能夠煉製出一些輔助丹藥。

其中,還需要不少天地靈物相助。

雖然這個準備的過程會相當麻煩與辛苦,可若是能夠成功,蘇辰的武道之路將會直入雲霄。

“哼……”

血見愁看到蘇辰最後的表情,立刻知道,自己還是上當了。

早知道,他就不該加價。

一口咬定‘五株’一等仙藥就夠了!

此刻的他。

內心一陣滴血。

“血堂主,趕緊的,十五株‘一等仙藥’,交了賠償你就可以走了!”

蘇辰趕緊催促道。

不知為何,他心底總有一種不安的感覺。

自己似乎被什麼人給盯上了。

“我在沼澤之地逗留太久了,恐怕,古滅天與魔靈子的人,快要找過來了。”

蘇辰知道,此刻能夠讓自己產生強烈威脅的,也就隻有上古武神與魔族大帝了。“小子,今天這事,咱們冇完!”

血見愁倒是乾脆,取出十五個仙藥光團,直接扔給了蘇辰。

然後,放下一句狠話,轉身就走。

“放心,你想跟我完,我可不想就這麼算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