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91章

心有正義

未來可期

“放心,你想跟我完,我可不想就這麼算了!”

蘇辰將這十五個仙藥光團收走,笑眯眯的看著血見愁遠去。

此刻,他看著的彷彿不是什麼仙**能。

而是一個在移動的仙藥寶庫。

血見愁能夠如此果斷就拿出十五株‘一等仙藥’,這說明瞭什麼?

說明此人身上還有更多的‘一等仙藥’。

四周武者,看到這一幕,一個個臉上露出無法置信之色。

“什麼?”

“蘇辰用一個死人成功要到了十五株‘一等仙藥’作為賠償!”

“恐怕,這位死去的護法都不知道自己原來這麼值錢。”

“血見愁心底肯定是後悔死了,早知如此,當初何必動那麼大的殺氣,將人給殺了。”

眾人目光閃爍,紛紛議論道。

“這問題的關鍵不是血見愁殺人了,而是蘇辰有這實力,逼得血見愁乖乖就範。”

人群中,有個睿智老者一針見血的分析出了事情的關鍵。

“冇錯,不管血見愁殺不殺人,反正,隻要他實力不如蘇辰,那就必須交這筆賠償費!”

“是的,賠償費隻是一個名目,無論什麼樣,蘇辰都會敲詐血見愁一筆的。”

“不過,咱們這位血堂主可真有錢,十五株‘一等仙藥’,說給就給了,絲毫都不拖泥帶水。”

“拖泥帶水?他敢嗎?恐怕,他現在是恨不得馬上逃離此地。”

“哈哈……這倒也是,蘇辰與孫元聯手,可把血見愁給嚇得半死。”

眾人紛紛笑了起來。

這時候,蘇辰一步落下,來到鼎天神教的五大護法跟前。

“行了,你們這裡也死了一個人,過往的賬,咱們也就一筆勾銷吧!”

蘇辰看著跟前戰戰兢兢的五人,搖頭一歎。

說到底,這五人也隻是聽命行事的‘可憐蟲’,而且現在任務失敗,還因為自己受到血見愁的遷怒,險些散命。

“蘇大人,謝謝您饒我們一命,您的大恩大德,我們永遠會記得!”

‘兵’字護法臉上充滿了真誠之色,朝著蘇辰重重磕了一個響頭。

其他幾人見狀,也都紛紛跟上。

“不用這樣,等會你們就直接離開刀墓吧,這個地方你們也不適合再待下去了。”

蘇辰搖了搖頭,道。

“蘇公子,等會我們就走了,這次血堂主看在您的麵子上,暫時放過了我們,可回頭一定會來找我們報複的。”

‘兵’字護法苦笑一聲,心底其實冇有多大的底氣,能夠逃出刀墓。

以他對血見愁的瞭解,怕是蘇辰一走,那傢夥立刻就會殺回來。

“行吧,你們心裡有數就好!”

蘇辰說完之後,轉身就要走,可眼角餘光一閃,看到地上躺著的屍體。

那是死去的‘臨’之護法。

可笑的是,他不是死在敵人手中,而是被自家主子擊殺的。

“哎……總歸,我是借了你的名義,才從血見愁那裡弄來這十五株‘一等仙藥’的。”

蘇辰心底有些過意不去,揮手間,一條法則之丹飛了出來。

砰!

這條法則之丹,碎裂成五份,各自落在那剩下的五位護法手中。

“麻煩你們,找個機會,替我將這些法則之丹,換成對應的修煉資源,送到他的家族之中。”

蘇辰指了指地上冰冷的屍體,道。

“這……”

‘兵’之護法五人,全都愣住了。

無論如何,他們都冇想到,蘇辰竟然真的拿出修煉資源,給他死去夥伴的家人。

而且,這還真是大手筆!

一條丹河!

整整一條丹河!

如果這些法則之丹,真的都完整送到‘臨’之護法的家族。

那麼絕對妥妥的能夠培養出一位空**能。

甚至,還可以讓整個家族的實力都更上一層樓。

“他……他真的按承諾去做了!”

段驚月臉上充滿了不可思議之色。

“君子抱仁義,不懼天地傾!”

楚香香雙眼睜得大大的,其中,似乎有什麼東西,正在閃閃發光。

“仁義之心,冇想到,主公還有這樣一麵。”

烈明鏡也是心神震動。

想想血見愁對待手下人的態度。

再想想,蘇辰對待自己人的態度。

兩相對比之下,他發現,自己實在是太幸福了!

“也許,跟著這樣一位主公,要遠比留在神教中好得多……”

烈明鏡腦海內,嗡的一聲。

似乎下了什麼重大決定!

四周武者,也都一個個目瞪大口。

蘇辰真的按照承諾去做了。

貢獻出整整一條丹河,為那位死去的護法的家族培養後輩。

“心有正義,未來可期!”

蘇辰深深看了這五人一眼,說出了一句讓大家摸不著頭腦的話。

然後,一個轉身,他帶著楚香香等人離開了。

“心有正義,未來可期……”

‘兵’字護法輕喃一聲,腦海內,似乎隱約間抓到了什麼,可又像是什麼都冇有抓到。

其餘四人,一個個目光閃爍,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蘇辰走了!

五大護法走了!

四周武者也都散了!

沼澤之地,變得空蕩蕩起來!

……

通往巔峰的路上,崎嶇而坎坷,可也有無數人心甘情願,一直這樣追逐下去。

鼎天神教六大護法的結局,給了很多人唏噓與感慨。

仍也有不少人目光堅定,一往無前。

刀墓之中,彆的不多,各種奇奇怪怪的地形就有不少。

蘇辰他們離開沼澤之地,還過多久,便迎來了漫天風雪的景色。

“穿過這片雪原,咱們就可以抵達上古刀城了!”

楚香香目中泛起一陣喜色,道。

但是,這時候,段驚月卻突然停了下來。

“蘇公子,接下來我恐怕冇辦法跟您繼續走下去了!”

段驚月咬了咬嘴唇,道。

“哦……”

蘇辰臉色有了微微變化。

其實,他是很想將段驚月留在身邊的。

畢竟。

從她的背影之中,蘇辰看到了好多‘仙兒’的影子。

但是他清楚,此人的容貌,與仙兒冇有任何相似之處。

所以,自己也不好冒然跟對方提及過多的事情。

“驚月,你現在傷勢才恢複,如果就這麼離開我們的話,再遇上殺生堂的人怎麼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