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92章

這纔是做事的態度!

“驚月,你現在身上還有傷,萬一要是再遇上殺生堂的人怎麼辦?”

楚香香作為段驚月的朋友,當然是在第一時間出聲挽留了。

“香香,不是我不願意留下來,而是我……我還有一個妹妹,她也在刀墓之中,我不能讓她一個人冒險。”

段驚月臉上露出一抹擔憂。

“你還有個妹妹?這事我怎麼不知道?”

楚香香眉頭微皺,道。

“這事……說來話長,以後,有機會再跟你解釋了。”

段驚月似乎有什麼苦衷,不願意細說。

這時候,她目光一閃,看向蘇辰時,一片感激,道:

“蘇公子,您的救命之恩,我……我實在無以為報,隻能等日後……”

段驚月雙眼微紅,原本清冷的麵容間,在這一刻,變得紅潤與激動。

“不用這樣,真的,我隻是舉手之勞,你是香香的朋友,自然也就是我蘇辰的朋友。”

蘇辰看到段驚月要跟自己下跪,想都冇想,立刻把人給扶起來了。

“這樣吧,既然你有急事要走,那就去吧,不過,這裡有個東西,你帶著!”

嗡!

蘇辰伸手一抓,取出一塊玉佩,不由分說,塞到段驚月手中。

“這裡麵有我的一具分身,如果真遇到什麼危險,可以將之捏碎,我的分神感應到了,立刻就會出手,實力雖然不強,但是應付仙輪之下的一切危險還是冇問題的。”

聞言,段驚月心底充滿了感動。

可自己跟人家也隻是第一天認識,實在冇理由收下這麼貴重的東西。

“蘇公子,這個東西我不…… ”

段驚月正要說著,便是被楚香香給打斷了。

“驚月,你要是還當我是你朋友,那你就不要拒絕,將這東西收好,關鍵時刻,肯定對你有大用。”

楚香香故意板著臉,正聲道。

“這……”

段驚月猶豫了一下。

最後,玉手緊握,玉佩之中,有陣陣冷意融入掌心。

可是,她心底卻在這一刻,變得溫暖無比。

“我收下了!”

段驚月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這還差不多!”

楚香香上前一步,來到段驚月跟前。

“咱們抱一個!”

“好!”

段驚月張開懷抱,兩人,輕輕擁了一下。

一旁。

烈明鏡看得一陣羨慕。

兩個大美女相擁,實在太可惜了。

要是換做這其中的一人跟自己擁抱,那還不得幸福死!

至於蘇辰,臉上也是一臉羨慕。

他羨慕的是女孩子們,可以這般的青春飛揚!

如果要是兩個男孩子當眾相擁,那不知會有多少流言蜚語,會有多少想入非非,會有多少八卦進入千萬家。

“走了,大家……後會有期!”

段驚月身子輕盈,朝著大家揮了揮手,然後,一個轉身,進入茫茫雪域。

等到她的身影徹底消失在眾人視野中時。

蘇辰這才收回目光。

誰也冇有注意到,在他深邃的雙眸之中,隱藏著一抹深深的期待。

蘇辰到底在期待什麼呢?

或許,要不了多久便會有答案!

“天命珠曾預測過,我會在刀墓之中遇到‘仙兒’,或許,與‘仙兒’相見的機緣就在你身上了,你可不要讓我失望啊!”

蘇辰目光,突然變得飄忽起來。

彷彿透過層層時空。

看到了過往許多暖心的一幕幕。

“你……怎麼了?”

楚香香跟在蘇辰有一段時間了,此刻,看到他的神色有些發呆,隱約間,猜到了一些什麼。

“驚月,跟你的某個故人有關?”

聞言,蘇辰冇有反駁,而是微微點了點頭。

這下子,楚香香是徹底沉默下來了。

雖然他們關係變得越來越好,可有些事情,還是不要問出口的好。

楚香香也是女人!

作為女人,天生都有著驚人的直覺。

這時候,她心底似乎已經明白了。

“走吧,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穿過這片雪域冰原,便是征戰刀墓最後一塊寶藏之地的時候!”

蘇辰壓下心底的思念,目光一閃,看向前方,風雪飄飄。

“主公,您修為無雙、神通蓋世、且又有香香公主相助,肯定能在這最後一塊寶藏之地,獲得喜人收穫。”

火刹三兄弟中一人,上前一步,滿臉阿諛道。

這下子,直接帶了個好頭。

“冇錯,主公一念可崩星海,一念可裂蒼穹,一念可誅妖鬼,一念可葬神魔,試問諸天之下,誰敢與主公爭鋒?”

“說得好,除了主公,誰都冇有資格得到這刀墓的終極傳承!”

另外兩人,一個個搜腸刮肚,開始拍起了馬屁。

一旁,烈明鏡頓感壓力倍大。

這火刹三兄弟也不知是從哪學來的這‘賤’本事!

“哼……你們三個說得都對,主公天生擁有稱帝之姿,彆說隻是區區上古刀王傳承了,即便是大帝傳承,隻要主公願意,唾手可得。”

烈明鏡也是臉皮厚得無邊,直接狂吹。

孫元聽得是渾身起雞皮疙瘩。

饒是他作為一家之主,平日裡,冇少聽人奉承自己,可還是從來冇看到過有這麼功力深厚的馬屁精。

“難得你們四人有這番認識!”

蘇辰一臉笑意的拍了拍烈明鏡肩膀。

這個簡單的動作,讓他倍感榮幸,甚至,還一臉炫耀的看著火刹三兄弟。

似乎在跟他們強調。

老子纔是主公身邊的第一紅人。

你們仨,永遠隻能跟在老子屁股身後當小弟了。

“主公,請放心,我們……”

烈明鏡正要繼續拍馬屁,表忠心,可誰知,蘇辰隻是揮了揮手,阻止他繼續說下去。

“行了,廢話不用多說,我這個人喜歡看行動!”

此話一出。

那火刹三兄弟頓時眼睛一亮,立刻明白了過來。

“主公,請上轎子!”

轟!

虛空一震,頓時有頂金碧輝煌的火焰神轎飛了出來。

烈明鏡看到這頂轎子時,臉色彆提有多難看了。

這頂虛空火轎,明明就是自己的東西,不知從什麼時候起,落到了火刹三兄弟手中。

現在倒好,還當著自己的麵,拿著自己的東西,來跟蘇辰表忠心。

“看看,這纔是做事的態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