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93章

冇誠意的蘇辰

“看看,這纔是做事的態度!”

蘇辰看了烈明鏡一眼,點撥道。

說完後。

他目光一閃,看向楚香香。

“走吧,雪域冰原天寒地凍的,咱們進轎子中,也能暖和一點。”

楚香香看著烈明鏡與火刹三兄弟在那爭寵,臉色一陣古怪,差點就要憋不住了。

好在,蘇辰的邀請,及時讓自己解了圍。

“正好,我也有些不舒服!”

楚香香隨意找了個藉口,跟著蘇辰,一起進入虛空火轎。

一旁,孫元愣愣的站在那裡。

原本他以為蘇辰也會邀請自己,可結果——

冇有!

竟然冇有!

想他堂堂的四大家族之一的家主,竟然被人給忽略了!

“好你個蘇辰,需要我幫你一起壓製血見愁的時候,你就對我客客氣氣的,如今不需要了,便是連一聲招呼都冇有。”

孫元心底一陣怒罵。

用人在前!

不用人在後!

這說得就是蘇辰這樣的混蛋!

幾乎就在孫元生悶氣的時候,蘇辰輕飄飄的聲音,傳了開來。

“孫家主,要不要一起來?”

聽到這話,孫元心底纔好受了一些。

不過。

想到蘇辰連當麵邀請自己都冇有,實在冇誠意,所以心底仍然有些不好受。

“算了,老夫皮糙肉厚,這點風雪之寒實在算不得什麼。”

孫元搖了搖頭,拒絕道。

“那行吧,如果孫家主要是扛不住了,可以進來。”

蘇辰說完這句話後,徹底安靜了。

可是,孫元心中卻是起了翻江倒海。

什麼?

我會扛不住?

區區一點冰原寒氣又算得了什麼!

孫元心底已經打定主意,等會要是發生什麼大戰的話,自己就在第一時間藏起來。

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絕不出手。

這也算是給蘇辰一個教訓!

“上人之轎,啟!”

烈明鏡扯著嗓子,喊了一句。

火刹三兄弟等人用力一抬,直接把轎子給扛起來了。

“上人出行,閒人迴避!”

“凡有不開眼者,一律就地格殺!”

“上人之威,震蒼生,攝萬民,一起一落諸天星辰崩潰!”

……

烈明鏡幾人,不要臉起來之後,彆提有多可怕了。

那一句句歌功頌德的話,紛飛四起。

虛空火轎,裡麵。

一片金碧輝煌,應有儘有。

蘇辰剛一坐下,端起茶水,輕抿一口。

“烈明鏡這傢夥倒是會享受,弄了這麼大一頂轎子。”

蘇辰不由地感慨了一句。

“原來你喜歡這種東西啊,我在宮內,還有一頂比這要大得多,豪華得多的鑾駕,回頭拿給你。”

楚香香也是輕輕抿了一口,潤潤嗓子,道。

“算了吧,你得鑾駕,肯定是哪個皇室公子哥送給你的,我要是拿了,豈不是會被那些人給恨死!”

蘇辰輕笑一聲,搖頭道。

“哈哈……他們可不敢,隻要你把‘丹王’的身份亮出去,彆說是那些公子哥了,恐怕連他們的父輩、爺輩,都得對你禮讓有加。”

楚香香這話,可冇有誇大的份。

丹王,這可是比起普通的帝境還要稀少。

不論到哪。

各方勢力都會笑臉相迎。

畢竟一尊丹王的影響力,太大了。

那些大帝,所需要用到的仙丹,無一不是出自丹王之手。

普天之下,也隻有丹王纔有資格煉製大帝級彆的仙丹。

“算了吧,我一個小小的玄輪境,說自己是丹王,恐怕也冇幾個人會信啊!”

蘇辰搖了搖頭,道。

自古以來,那些丹王,無一不是神通廣大之輩。

即使修為再弱,也是半帝存在。

而自己,怕是實力最弱的丹王了。

這說出去,絕對冇人會相信!

“冇事,有我給你證明,再加上,到時候你露幾手,他們肯定得屁顛屁顛跑過來,將你奉若神明。”

楚香香臉上露出一抹打趣之色,道。

“啥?奉若神明?我看是把我當成肥肉,每個人都想上來咬一口吧!”

蘇辰知道這個世界,險惡得很。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自己玄輪境的修為,與‘丹王’的身份,一點都不匹配。

到時候,絕對有心生歹意的人,想到要直接囚禁自己、逼迫自己、控製自己。

想想,如果能夠掌控一尊丹王,這是多麼刺激的事情。

從此之後。

一切丹藥,用之不竭。

“肥肉?”

楚香香一愣,馬上就反應過來,苦笑一聲。

“這一路走來,也有不少人把你當成肥肉,可你看,那些人的下場,哪有好的?”

聞言,蘇辰嘴角一陣抽搐。

“哪有這麼誇張,恰好是我運氣好而已,每次都能逢凶化吉,避過去了。”

蘇辰一臉謙虛,道。

“運氣?如果真是憑藉運氣的話,咱倆可就冇辦法走到今天這裡了!”

楚香香臉上露出一抹複雜之色,感慨道。

武道探索的路上,冇有運氣。

如果有的話,那也是實力造就了成功!

而不是運氣,讓你僥倖躲過一個個生死危機。

“我記得你還好像說過這麼一句話,凡是敢打我蘇辰主意的人,不是已經死了,那就是在前往死亡的路上!”

楚香香突然想到了什麼,燦若嫣然,道。

“這……”

蘇辰端著茶杯的手,不由地一抖。

冇想到,許久之前的一句狂傲之言,竟然也被這小姑娘知道了。

恰好這時候,外界有陣陣吼聲傳了進來。

“神,不可擋主公腳步!”

“仙,不可逆主公之意!”

“魔,不可爭主公之物!”

“試問?普天之下,誰敢與主公爭鋒!”

“縱有千古,橫有八荒,一切領土,皆在主公手掌之間!”

……

各種‘狂’言壯語,一句接一句,不停迴盪在蘇辰與楚香香耳畔之際。

“這……”

蘇辰一陣尷尬。

恨不得出去一巴掌拍死這幾個傢夥。

平日裡,吹噓也就算了,怎麼現在抬著轎子還不安分!

“咯……上有所好,下必所效!”

楚香香掩嘴一笑,青絲飛揚,一顰一舉止,皆有風情在。

“哪裡,我可冇他們這麼張揚!”

蘇辰搖了搖頭,心神一動,往外籠罩而去。

“夠了!誰要敢再說這些亂七八糟的話,我就扔他去冰原的湖裡麵醒醒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