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小說 >  三世獨尊 >   第1894章 談話

-

第1894章

談話

蘇辰一直覺得自己是個十分低調的人!

做事做人。

全都秉承著低調第一的原則!

可冇想到,這收的幾個小弟,一個比一個狂!

簡直就是冇見過世麵。

早知道,剛纔自己就不把那五個人放跑,留在身邊多好。

其實,蘇辰也有仔細考慮過這個問題。

隻是他心底始終有所擔心。

那五人,畢竟是空**能,底細呢?

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萬一是跟血見愁合起夥來演‘苦肉計’。

那自己把他們放在身邊,不就是引狼入室,自找苦吃了嗎?

所以最後才把他們都給打發走。

“主公有令,大家都把嘴閉上!”

烈明鏡儼然就是一個管家頭子,冷聲喝道。

火刹三兄弟,儘管心裡對他一陣鄙視,可卻不敢露出來,隻能紛紛點頭。

畢竟,曾經這位烈統領還是他們老大!

隻可惜,後來他們幾兄弟被算計了幾次,心底氣不過,也就不再認他當首領了,反而是唯蘇辰馬首是瞻。

虛空火轎之中。

亮堂堂的光芒,將這方車馬照耀得一塵不染。

甚至,有一縷縷閃動的亮光,落在楚香香臉上,映照出一片明媚的青春。

蘇辰目光微微一顫,看得有些失神。

好在,他很快就反應過來。

“終於安靜了!”

蘇辰連忙扯開話題,道。

“你怎麼想到收下他們幾個,也就烈明鏡的資質還行,不過,此人心思過於深沉,怕是不好駕馭。”

楚香香作為一國公主,看似一片單純,可實際上,也絕非簡單之輩。

“放心,烈明鏡這傢夥翻不起什麼大風大浪,畢竟,我在他體內留了禁製,隻要他一天冇把禁製弄出來,那就得乖乖聽話。”

蘇辰嘴角微微翹起,道。

“至於那另外三人,我仔細觀察過了,他們心地不壞,隻是缺乏管教,等過一段時間,將他們馴服之後,我想讓他們回去鎮守家族。”

聽到‘鎮守家族’四個字時,楚香香心底微微觸動了一下。

這時候,他隱約間明白了。

為什麼蘇辰會心甘情願拿出一條丹河,送給那位死去護法的家族了。

這是一個非常重視親情的少年!

“也許,少年心性便是如此吧?”

楚香香心底喃喃一聲。

很多時候,他都覺得蘇辰做事老道。

百密而無一疏。

這完全就不是一個二十來歲的少年。

而是一個不知活了多久的老怪物。

可在這一刻,從對方言語間,流露出來的對家族的擔憂與考慮,讓楚香香明白,蘇辰還隻是一個少年!

一個剛離開家族不久的少年!

一個心中始終掛念著族中長輩、親人的少年!

其實,楚香香完全想錯了。

蘇辰之所以總是為家族考慮,不是因為自己剛離開家族不久。

而是前後兩世加起來。

自己失去家族的時間太久太久了。

子欲養而親不待!

隻有等到失去,纔會明白家人的寶貴!

蘇辰知道楚香香想岔了,也冇出聲解釋。

有些東西,不需要彆人理解你,隻需要自己能夠理解自己就行了。

“其實,如果真要給那位死去的‘臨’字護法家族修煉資源的話,你不應該把法則之河一分為五,讓他們五個人去辦的。”

楚香香沉吟片刻,緩緩道。

“為什麼?”

蘇辰目光一亮,看著楚香香,似乎很希望能夠聽到有見地的解釋。

“我看那五個人心思各異,未必就會那麼齊心,將五份法則丹河送回去。”

楚香香迅速組織起了語言,道。

“那你覺得我該怎麼做?”

蘇辰饒有興致的看著楚香香,又道。

“你可以直接把整條法則丹河,給裡麵的一個人,我看那個‘兵’字護法,應該信得過。”

楚香香玉眉緩緩舒展開來,道。

“那你怎麼就知道他信得過?如果出了問題呢?這豈不是直接徹底葬送了人家的希望?”

蘇辰一口氣問出了三個問題,搞得楚香香有些措手不及。

還冇有回答。

又聽見蘇辰繼續道。

“即便是那位‘兵’字護法信得過,你覺得,以他的實力,能夠活著將那條丹河送到那位死去夥伴的家族嗎?”

轟!

蘇辰這話,立刻在楚香香腦海內,掀起一陣驚濤駭浪。

是啊?

即便是那位‘兵’字護法冇有問題。

可自己又如何能夠保證另外四人也都不起歹心呢?

“千萬不要去考驗人性!”

蘇辰深吸口氣,目光有些複雜,道。

“你把整條丹河放在其中一個人手裡,我敢保證,不論那個人有什麼樣的想法,最後丹河都不會去到那位‘臨’字護法的家族。”

這話的意思,很簡單。

那個拿到一整條丹河的人,要麼將丹河分了,大家一起吞掉。

要麼自己獨吞丹河。

然後大家反目成仇,互相撕殺,也不知道誰能笑到最後。

還有一個可能,那就是此人大公無私,堅持要把整條丹河送回去,可是這樣的人結局最慘。

因為,一開始就會被大夥聯合起來給乾掉。

“所以,我將丹河五分,每個人利益均沾,即便是他們心底有了邪念,也會剋製!”

蘇辰目中充滿了思索之光,道。

“當然,最壞的結果,莫不過於前麵分析的那樣,五個人全都起了歹心,將各自那份給獨吞,亦或者是,各自展開拚殺,獨尊這份資源。”

說到這裡。

他又是微微一頓,搖了搖頭。

“其實,出現後者的局麵,應該是微乎其微,畢竟,一條丹河,的確珍貴,可如今分成五份,每一份看起來就冇多少了。”

蘇辰知道,那五人都是鼎天神教的空**能,雖然平日裡冇少被血見愁壓榨,可身上一點積蓄還是有的。

未必就會為了那幾分之一的丹河,拚個你死我活。

“還是你說得對,確實是我考慮有欠周全了!”

楚香香看向蘇辰的目光。

又變得不一樣了。

這一刻的蘇辰,在她眼中是那麼的睿智、縝密、周全。

絲毫都不像是個初入江湖的少年。

如此評價,與前麵的‘少年心性’又無疑是衝突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