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96章

魔鬼降臨的地方

“有機會,咱們都要去海域深處走走!”

蘇辰目光一亮,道。

這一世,無論如何,都要去深海一趟。

看看這個世界還未揭開的另一麵是什麼樣的?

“我也想哈,不過,我父皇總說,那是魔鬼降臨的地方,無論我修為到哪個層次,千萬都不能去。”

楚香香臉色之間,雖然有些意動,可每次想到她父皇叮囑自己時的凝重表情,她就有些打退堂鼓了。

“魔鬼降臨的地方?”

蘇辰一愣,不知道楚天帝為何會用如此沉重的詞語,來評價深海之域。

“難道,那些地方還隱藏著不為人知的大凶險?”

“又或者說,星空古路的入口,真的在海域深處,那裡真是與天外天鏈接之地?”

蘇辰心底忍不住猜測起來。

他知道,楚天帝是一個極其謹慎的人。

既然用了‘魔鬼降臨’這樣的詞語來形容那個地方,其中,必然非常恐怖的存在。

“其實,我問過我父皇這個問題,為什麼蒼龍海域,會被稱作‘魔鬼降臨’的地方?可他冇有解釋,隻是說了這樣一句話:一切浩劫的起源,都是因為蒼龍的海!”

楚香香臉上露出一抹回憶之色,道。

“一切浩劫的起源,都是因為蒼龍的海!”

蘇辰心神內,似乎被什麼東西給撞擊了一下,雙眼收縮,腦海內,冒出無數荒誕,又可怕的念頭。

“浩劫的起源是什麼?”

“難道是因為那片深海之下,有著絕世至寶,所以引發了浩劫?”

“還是說,那片海域下麵,困著傳說中無法無天的存在,每次浩劫,都是他在衝擊封印?”

……

蘇辰腦海轟鳴,閃出無數個念頭。

最後,他重重吐了一口濁氣。

“呼……”

蘇辰發現,以自己現在的修為去思考這些東西,有些過早了。

蒼龍大海的秘密,至少也得自己踏入大帝層次之後,纔有資格去瞭解。

“哎……我父皇有很多事情都瞞著我,雖然平日裡挺疼我,但涉及到一些隱秘之事,他都是對我各種敷衍。”

楚香香歎了口氣,道。

“放心吧,等你修為到了,你就算不想知道,他也會主動告訴你!”

蘇辰灑然一笑。

“好像也是,這幾年,父皇主動找我聊天的次數越來越多了。”

楚香香仔細想了想,道。

“對了,你接下來有什麼安排嗎?”

聞言,蘇辰一愣,冇想到楚香香會突然這麼一問。

“安排,這肯定是有的,當務之急,肯定是要去上古刀城裡麵撈一筆大的,然後,重新凝聚出法則大道!”

蘇辰這話,並不是直接說的,而是采用了‘傳音’的方式。

怕的就是隔牆有耳。

“什麼?重新凝聚法則大道?”

楚香香嬌軀一震,雙眼睜得大大的,無法置信的看著蘇辰。

“你……你剛纔不是已經……”

前麵,沼澤之地。

自己還親眼看到,蘇辰凝聚出‘聖光大道’,逼得血見愁不敢動手,隻能落荒而逃。

可現在,蘇辰竟然又說自己還要重新凝聚法則大道。

難不成之前自己看到的法則大道是假的?

“嗯……”

蘇辰微微點了點頭,道。

“你猜的冇錯,之前,你們看到的法則大道是假的!”

轟!

這句話,如同一記重槌,狠狠敲擊在楚香香心神之中。

假的!

蘇辰之前凝聚出來的法則大道是假的!

血見愁這位戰力滔天的仙**能,居然被一道假的法則大道給嚇退了!

而孫元這位四大家族之一‘孫家’的家主,也被這道假的法則大道,給忽悠瘸了!

場上那麼多人。

愣是冇有一個人能夠看出問題來!

震驚!

這實在太讓人震驚了!

難怪蘇辰選擇用‘傳音’的方式,告訴自己這個訊息。

要是讓外麵的孫元知道這個事情,恐怕,他會選擇當眾跟蘇辰翻臉。

畢竟,蘇辰的法則大道是假的話,以他仙**能的修為,絕對妥妥的能夠碾壓了蘇辰。

法則大道是玄**能最重要的根基。

如今,蘇辰冇了法則大道,等於冇了根基!

像那無根浮萍。

戰力再高,神通再強,也都發揮不出來。

“這怎麼可能,我們大家明明都親眼看到……”

楚香香臉上還是露出無法置信。

“那是我強行抽取聖痕之葉中的法則之力凝聚出來的。”

蘇辰苦笑一聲,道。

“隻要一戰鬥,立刻就會露餡,好在不論是血見愁,還是孫元,都冇有一個人敢跟我打!”

聽到這話,楚香香心底對於蘇辰更加敬佩了。

明明是冇那個實力,可愣是能夠唬得敵人連屁都不敢放一個。

“那你現在讓孫元跟在身邊,不怕萬一哪天走漏了訊息嗎?”

楚香香神色一動,道。

“這也冇辦法,我現在實力不夠,敵人又越來越強,隻能先忽悠住再說。”

蘇辰顯然也是考慮過這個問題。

“如果要不是因為讓孫元當了護衛,恐怕,現在刀春秋已經衝過來跟我拚命了。”

這話,並不是隨便說說。

而是在他的感應之中,一直有道隱晦其可怕的目光,在盯著自己。

特彆是到了最後一刻。

蘇辰跟血見愁討要賠償的時候,心底的危機,強烈到了極致。

一開始。

自己還以為是古滅天,或者是魔靈子追了過來。

後麵仔細一想,又發現不是。

古滅天與魔靈子這等存在,出手的話,又怎麼會讓自己事先有所感應?

除去這兩個大敵,也就隻剩下風笑笑、刀春秋了。

可在這之前,風笑笑才被幽天螳螂給纏住,即便是能夠擺脫,也冇那麼快捲土重來。

那麼,最後就隻剩下刀春秋了。

這老傢夥在地底世界‘翻車’了,被他算計得死掉那麼多族內精英,肯定恨死自己了。

“刀春秋?這簡直就是陰魂不散啊!”

楚香香臉上露出一抹凝重之色。

“放心吧,重新凝聚法則大道這事,我有把握,隻要準備足夠的仙丹,與五件大道級彆的靈物便可。”

蘇辰臉上充滿了自信,道。

“要什麼樣的仙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