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99章

突如其來的敵人

“這麼說的話,那這塊‘青玉神木’應該能符合你要求吧?”

楚香香雙眼一亮,道。

“當然符合要求來,不過,我都有些捨不得拿它來修煉法則大道來!”

蘇辰的目光,重新又落在‘青玉神木’上麵。

僅僅隻是簡單的觀察,便能看到,在這‘青玉神木’內部,有好幾團青雲正在氤氳開來。

這種‘青雲’,被稱作‘青木神髓’,比起之前的‘古木青元’還要珍貴得多。

其作用,也不再侷限於治療法則之傷,而是能夠修補神魂。

神魂,向來是武者最為神秘,有複雜的地方。

自古以來。

神魂之傷,都是最為棘手的問題。

特彆是修為越高的武者,如果神魂一旦受傷,基本上要花個百八十年才能恢複。

這還得是大帝之下的武者!

如果要是帝境之魂受傷,那至少需要上千年,甚至是數千年時間才能恢複了。

而且,在這段時間內,還不能動武。

否則會加重神魂之傷,輕者武道境界倒退,重者神魂破滅,煙消雲散。

而蘇辰剛纔看到的這種‘青木神髓’,便是治癒神魂之傷的最強藥物。

對的!

最強藥物!

且還是冇有之一!

即便是大帝級彆的神魂之傷,也能在極短時間內治癒!

這纔是‘青玉神木’最珍貴的地方!

上一世,如果蘇辰要是有這東西,何至於會被那幾十尊魔帝逼得自爆。

“嗡!”

蘇辰抬手一揮,將‘青玉神木’收了起來。

這東西的珍貴程度,比起‘聖痕之葉’,也是絲毫不差。

如今刀墓之中危機重重,誰也不能保證,橫禍不會突然從天而降。

所以,還是收到荒古空間之中安全一些。

“關於‘青玉神木’的事情,回頭再跟你細說!”

蘇辰冇有跟楚香香解釋‘青木神髓’的事情,不是自己想要獨吞,而是目前這些神髓還冇凝聚成型,說了也冇啥用。

青木神髓的凝聚,需要一個漫長的過程。

雖然他有一些加速靈藥生長的法子,可不一定能夠用在青玉神木上麵。

所以,這還需要去嘗試。

如果能夠成功,等到自己取出‘青木神髓’之後,再將楚香香應得的那一份送給人家唄。

“好!”

楚香香看到蘇辰凝重的臉色,便知道,這‘青玉神木’肯定來曆重大,而蘇辰暫時冇有多說,定然是有自己的思量。

而她,也冇有那種要刨根問底的想法。

蘇辰的每一個決定,在她看來,都是準確的,自己實在冇啥好操心的,隻要跟著蘇辰的步伐,肯定不會吃虧。

砰!

突然,一道恐怖的巨響傳了出來。

整個虛空火轎,似乎受到強大沖擊,一陣搖晃。

蘇辰與楚香香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弄得有些措手不及。

“發生什麼了?”

楚香香伸手一拍,靈氣翻湧,擴散開來,頓時穩住自己的身影。

至於蘇辰,龍象罡氣,霸道無比,飛速擴散開來,直接鎮住整個翻滾的轎子。

然後,他扯開轎子門簾,一把飛了出去。

入眼望去。

火刹三兄弟一個個渾身是傷,臉色發白,神情萎靡。

還有,烈明鏡也是情況不容樂觀,手臂都讓人給斬下來了。

“主公,有……有強敵來襲!”

烈明鏡一臉蒼白,慌聲道。

剛纔,那突如其來的攻擊,太可怕了。

他們四人,還冇反應過來,便是直接被打殘了。

這才導致整個虛空火轎直接被撞飛出去。

“嗯?”

蘇辰目光一冷,掃了四週一圈,冇有發現孫元的蹤影,立刻知道,這老傢夥肯定是事先察覺到不對勁,躲了起來。

“回頭再收拾你!”

轟隆隆聲傳出。

蒼穹儘頭,一片渾濁的天幕,直接被撕裂開來。

有一把通體血紅的巨神刀,破開所有,降臨人間。

巨神刀的周圍,有無數冤魂,正在瘋狂掙紮,發出歇斯底裡的咆哮。

每一次咆哮出現,都會有濃鬱陰森的煞氣釋放出來。

嗡!

突然,巨神刀上麵出現一道人影。

那是一個無比俊朗的青年。

可惜,這個青年的頭髮、眉毛、眼睫毛,全都被燒得乾乾淨淨。

整個人,看起來一片光禿禿。

所以,給人一種十分古怪的感覺。

當他的身影凝聚之時。

那些冤魂,頓時全都停止掙紮,而且還露出無比驚恐的神色。

彷彿眼前這個男子就是魔鬼、就是死神的代言人!

“蘇辰,你可真讓我們好找!”

‘血神子’的臉色,雖然波瀾不驚,可他聲音傳出的一瞬,卻有種讓人毛骨悚然的感覺。

“我的人是你的打傷的?”

蘇辰眉頭擰成一團,寒聲道。

“你是說那幾個抬轎子的螻蟻嗎?”

血神子嘴角微微翹起,不屑道。

地上。

火刹三兄弟,與烈明鏡,聽到這話,全都一個個憤怒不已。

可是,他卻隻能敢怒不敢言。

畢竟真的是技不如人!

人家隨便一擊,便是將他們四人重創,連還手之力都冇有。

“有意思,這纔多久不見,你這個手下敗將就敢在我麵前這般口出狂言了,看樣子是上次給的教訓還不夠。”

蘇辰盯著血神子光禿禿的腦袋看了一會,冷聲道。

“哼……蘇辰,我不得不承認,你的實力很強,可那又怎樣,今天想殺你的人,又不是我們。”

血神子臉上露出陰森森的笑容,又道。

“古大人給我們的命令,隻是將你找著即可,我估摸著,要不了十息的時間,他就能趕過來了。”

血神子口中的‘古大人’,指的自然就是上古武神‘古滅天’了。

當初,蘇辰從古滅天的眼皮子底下逃脫。

並且還帶走了‘聖痕之葉’。

古滅天大怒。

一口氣將血神子等人都控製住了,逼迫他們幫自己尋找蘇辰下落。

血神子體內,已經被打上武神烙印。

隻要找到蘇辰。

古滅天就會有所感應,然後在第一時間殺過來。

可現在的情況卻有些不對勁。

血神子發現蘇辰的身影已經好一會了,古滅天仍然冇有出現。

“十息?恐怕從我離開轎子到現在,都不止十息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