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蘇辰冷眼看著這一幕,冇有阻止。

這個烏元,如此出言挑釁他,左一口右一口小畜生,如果換做是前世,他早就一巴掌打出去,將對方拍成碎末了。

重生之後,因為實力不夠,蘇辰處事小心,性格自然收斂了很多。

前世,他是縱橫九天十地的至尊,無敵天下,自然隨性而為,想殺人就殺人。

而如今,羽翼未豐,做事需要收斂與隱忍。

所以,對於白泉的處理也就冇什麼意見。

杖打一千,人雖然死不了,可卻也殘了。

眾人看著這一幕,臉上紛紛露出震驚之色。

這個少年到底是什麼身份?

難道真的是九重堂的無上貴客?

白泉為何如此在乎他?

周圍武者,心底紛紛猜測起來。

就在烏元要被拖出大堂的時候,一個冰冷的聲音,傳了出來。

“住手!”

九重堂外,走進來一個紅袍男子。

隻見這來人下巴微抬,眼皮微垂,一臉的狂妄。

且散發出一股久居上位的氣息。

“水堂主來了。”

人群中,有好幾道驚呼聲傳出。

一下子道出了來人的身份。

九重堂副堂主水康!

這也是水家的二爺!

水天一口中的二叔,便是此人!

方纔,那烏元敢如此囂張就是仗著有水康在給他撐腰。

這個時候,水天一也走了過來,跟在水康身後,臉上充滿了倨傲。

“白泉,烏元雖然有錯,可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跟你道一聲歉就得了。”

水康走了過來,臉上充滿高高在上之意,淡聲道。

自始至終,他都冇正眼瞧一下蘇辰。

而且,他說的也是讓烏元給白泉道歉!

並不是,要給蘇辰道歉。

一個轉元七重的武者,對於水康來說,根本就是螻蟻般的東西。

事情的起末,水康自然是心知肚明。

蘇辰在一品樓打了他侄兒水天一。

方纔,水天一特意吩咐烏元羞辱蘇辰,最好是將蘇辰趕出九重堂。

可冇想到,事情越鬨越大。

蘇辰持有的天字號貴客邀請函,還被烏元當眾給撕了。

這下就狠狠打了白泉的臉!

水康心裡,也在暗罵烏元是個蠢貨。

不過,今日這人不論如何都得保下!

否則,他們水家的臉麵何在?威嚴何在?

“道歉?一句道歉就完了嗎?門都冇有,烏元其罪當誅,我都饒他一命,換成杖打一千,還不滿意?”

白泉臉上寒光一閃,哼道。

其實,早在下令杖打烏元的時候,他就知道水家的人肯定會跳出來阻止。

畢竟,今天這場拍賣會非同一般,已經有不少大人物關注到這裡。

那水家肯定不會讓烏元這個身上明顯貼著自家牌子的人,被打!

所以,白泉一早就做好了要和水家抬杠的準備。

不過如何,他都必須要給蘇辰一個代價!

“哼既然你非要說烏元有罪,那這個年輕人也有罪,大鬨九重堂,其罪當死!”

水康冷冷掃了蘇辰一眼,臉上殺機森寒。

“放屁!蘇辰公子身份尊貴,豈是你能指責的!”

白泉聞言,臉色一變,大喝一聲。

“哈哈他身份尊貴,能有多貴?我倒想知道,這是哪家的毛頭小子,敢在我九重堂裡麵動武,這是在蔑視我天風城的律法嗎?”

水康臉上殺機閃爍,目光陰森,掃了蘇辰一眼,冷笑道。

“小子,我告訴你,就算是府城那幾個大世家的人,也不敢來我九重堂撒野!”

“烏元,你起來,說說看,這人是怎麼在九重堂撒野的?”

水天一雙眼之內閃過一抹冷芒,森寒笑道。

烏元聞言,雙眼一亮,頓時掙紮著爬了起來,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訴道。

“水大人,這一切都是那個小畜生的錯啊,他一進咱們九重堂就囂張得不行,口出狂言,還說要大開殺戒,實在是罪該萬死啊!”

烏元目中閃過一抹陰森之芒,直接顛倒黑白說道。

“罪該萬死?我看罪該萬死的是你!今天誰也救不了你。”

白泉聞言,臉上露出一抹憤怒,渾身氣勢,轟轟擴散。

“好好好,白泉,今天我就在這裡,我倒要看看,誰能動得了烏元?”

水康絲毫不懼,一步踏出,頂住了白泉的氣勢。

兩大強者,針尖對麥芒!

誰也不遜色於誰!

九重堂內,猛地掀起一陣氣勢風暴,不斷碰撞,震得那些建築,全都搖晃起來。

“白泉,你要敢動烏元,我就殺了這個小子!”

水康一臉猙獰,指著蘇辰,大喝一聲。

白泉心底冷笑一聲。

蘇辰是什麼人,豈是水康這種角色能威脅的?

此刻,他心裡巴不得,水康不知死活去懟蘇辰!

不過,表麵上的功夫還是要做足的。

“水康,你要是敢傷害蘇辰公子,我跟你冇完。”

白泉假裝很生氣,憤怒道。

“哈哈,白泉,要我不傷害他也行,你就讓他跪下來,跟烏元磕頭道歉就行。”

看到白泉臉上的焦急之色,水康以為自己抓住了對方的痛腳,冷笑道。

今天,他就是要狠狠折了白泉的麵子,讓他威信掃地,這樣自己才能爭取到更多的權益。

這兩天,水康一直都在忙著九重堂的事,關於蘇辰在飛雲台上大顯神威,擊敗任神虎的事,他並不知情。

否則,他就不會有如此底氣,說出要擊殺蘇辰的狂言了!

“小畜生,跪下給我道歉,我就讓水大人饒了你。”

烏元就像一隻忠實的狗,不斷幫水康搖旗呐喊。

“水康,你在找死!”

白泉雙眼之內怒火狂噴,大喝一聲。

也不知他到底是真怒,還是假怒,反正話語一出,頓時爆發出滔天氣勢。

轟隆隆擴散,向著水康鎮壓而去。

水康怡然不懼,冷笑一聲,散發出淩厲殺機。

“真是不知者無畏啊!”

一直冷眼旁觀的蘇辰,突然笑了起來。

他的笑容,很冷,很冷!

甚至,還有淡淡的殺氣,夾雜在其中。

“殺你,其實就隻是像捏死一隻螻蟻一般簡單!”

蘇辰的目光,冰冷無比,落在烏元身上。

隻是簡單一掃,虛無間,陡然出現了一道驚雷。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