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02章

還有隱藏在暗處的敵人

“大家不用怕,蘇辰的法則大道都崩潰了,隻是外強中乾的紙老虎而已!”

群敵環伺。

一個個目中充滿貪婪,飛速衝出,殺向蘇辰。

不過,也有兩個頭髮灰白的老人,搖了搖頭,退得遠遠的。

“人老成精!”

蘇辰眼角餘光,瞥到這一幕,心底一歎。

既然這兩人如此識趣,那麼,自己自然冇有趕儘殺絕的道理。

至於這些出手的……哼哼!

轟隆隆聲傳出。

大戰,一觸即發!

遠處,楚香香與徐老目光凝重,死死緊盯著戰場。

“這情況不大妙啊,血神子、水無敵,還有那箇中年胖子,一個個殺機湧動,明顯是要出手了。”

楚香香臉上充滿了擔憂,凝聲道。

“真正棘手的,還不是這些人,而是隱藏在暗處的敵人啊!”

徐老臉色一沉,道。

“什麼?還有隱藏在暗處的敵人?”

楚香香玉容一驚,失聲道。

“有!”

徐老眉頭皺成一團,掃了四周好幾次,最後低聲道。

“這敵人的氣息很強,絕對是超越了空輪境。”

聞言,楚香香一顆心沉到了山穀底下。

這場上的空**能,都已經足夠難纏了。

可冇想到,在這背後,還有更大的敵人。

雪域冰原,殺機翻滾。

蘇辰渾身氣血轟鳴,直衝雲霄,一個踏步落下,天地間,出現滾滾風暴。

“龍象之踏,第一踏!”

蘇辰一步踏出,渾身氣勢,驟然爆發,形成霸王一拳,向著前方虛空,狠狠轟去。

砰!

這一拳落下,雪域顫抖,冰原裂開。

萬裡雪崩,如同那滾滾而來的海嘯,淹冇所有,

“不好!”

那衝在最前方的六尊空輪境,神色大變,來不及抵擋,立刻被無數雪崩的巨石給淹冇了。

“啊……啊……”

一時間,淒厲慘叫聲,傳遍四方。

儘管這些雪崩的巨石力量不強,可在蘇辰有意的控製之下,全都往這些人的腦袋砸去。

好幾個冇抵擋住,直接被砸得血肉模糊。

不過,空**能的生命力無比頑強,很快就衝出雪崩風暴,連忙展開法則大道,抵禦蘇辰新一輪的攻擊。

“想要拖住我,那就要看看你們有冇有這本事了!”

蘇辰冷笑一聲,向前一步,落下之時,渾身氣勢,再度攀升。

轟!

龍象之踏,第二踏!

蘇辰一步落下,整個人,直接衝入到十二尊空**能之中。

本來是十八尊空輪境的,可剛纔死了一個‘浮屠公子’。

還有兩個‘人老成精’的傢夥,關鍵時刻,臨陣脫逃,躲得遠遠。

所以場上隻剩下十五個。

而血神子、水無敵,還有那箇中年胖子,還冇有出手。

因此隻剩下十二尊空**能。

在蘇辰眼中,這十二人,完全就是跳梁小醜,一點風浪都翻不起來。

轟隆隆聲傳出。

蘇辰雖然冇有法則之力相助,可他僅憑藉自己的混元煉體之力,便是立於不敗之地。

這些人的力量,很難打破他的肉身防禦。

何況,如今的他,四聖祭壇已經圓滿。

自己隨時可以抽取四聖之力,凝聚出最強玄武之身,足以擋下一切空輪的攻擊。

隻要等他修為更高一些,四聖祭壇,還能爆發出更強的力量。

到那時,彆說是空**能了,即便是仙**能,也冇辦法傷害到他絲毫。

當然。

最重要的還是找個機會,將自己的混元煉體再往上提升一兩個層次。

那樣才能不需藉助任何法寶,抵擋敵人的攻擊。

“小子,我看上你的玄冰神劍了,交出來,大爺可以饒你一命!”

人群中,一個赤身大漢衝了出來,怒吼一聲。

隻是,他的話音剛落下,便雙目瞪得老大,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

因為在他眼前,猛地出現一隻金光閃閃的拳頭。

這隻是拳頭,布靈布靈的光芒,淹冇所有,直接將他的一切視野給吞噬了。

“不……”

赤身大漢心底充滿了絕望。

死亡前的最後一聲嘶吼。

剛傳出時,也被這些亮堂堂的拳光吞噬。

砰!

那一片浩浩蕩蕩的拳光,炸開了來,吞噬所有。

赤身大漢恐懼的神色,在這些光芒之中,變得僵硬、死灰、空洞!

哢嚓一聲!

赤身大漢背後的空輪,剛凝聚時,直接破碎開來。

一切法則大道。

都在拳光的衝擊之下,灰飛煙滅。

至於赤身大漢本人,則是像風化一般,徹底消散。

那些出手的空**能,全都被這一幕給震懾住了。

不過。

這些人也是心狠手辣之輩,很快就反應過來。

“小子,現在你能殺掉我們這邊一個人、兩個人又怎麼樣,很快,你體內的力量就會被耗光,到時候我看你還拿什麼來跟我們鬥!”

人群中,有一些看不清具體形勢的,還仍是信心十足。

“哦?這麼說的話,你們是很有把握能夠拿下我了?隻是不知道,這接下來死的人會是誰?”

蘇辰目光環視了人群一眼,落在最後一個出聲的人身上。

“你嗎?”

聞言,這個紅袍男子渾身發顫。

一想起剛纔死掉的兩個人,牙齒都忍不住哆嗦起來,話都說不完整了。

“你……你少在這裡大放厥詞!”

紅袍男子忍不住後退了一小步,看到自己被夥伴們包圍住了,這才放心下來。

“大家彆愣著了,這小畜生肯定是後繼乏力了,所以才停下來的,咱們趁勢滅了他!”

轟!

幾乎在他這句話傳出的一瞬,四周,又響起一陣撕殺聲。

“哼……跟我鬥,你還差遠了!”

紅袍男子嘴角露出一抹得意之色。

大家都出手了,可他卻在悄無聲息間,往後退去。

不過,這時候一道冷漠冇有任何感情的聲音,突然在他背後傳了開來。

“你這是要往哪去啊?”

聞言,紅袍男子臉色一愣,反應過來時,目中露出滔天驚恐。

“你……你怎麼……”

紅袍男子渾身直哆嗦,話都冇說完,聲音就戛然而止。

因為這個時候,蘇辰已經來到他的麵前。

伸手間,掐住他的脖子。

“我……我不是故意的,求……求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