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07章

正麵杠!

“不,這不可能,你……你怎麼會知道我這一刀的破綻?”

血神子臉上露出無法形容的驚恐。

自己剛纔那一刀的破綻,隻有師尊才知道。

可他師尊乃是這天地間,一等一的存在,執掌上古聖器,比起那九大天帝都毫不遜色。

但是,為什麼?

為什麼蘇辰能夠知道自己這一刀的破綻?

自己師尊曾說過。

唯有將大道領悟到一個極其高深的層次才能看破自己神通絕學的破綻!

可蘇辰隻是一個連法則大道都冇有凝聚的螻蟻啊!

如今——

自己的刀道絕學竟然被一頭螻蟻給破掉了!

諷刺!

這實在是太諷刺了!

血神子冷靜下來之後,死死盯著蘇辰,目中充滿噬人之光。

“小子,你到底是誰?在你背後到底有誰在幫你?”

血神子將這一切歸結為蘇辰是有高人相助。

要不然,絕不可能這般輕描淡寫的破去自己的大道絕學。

“嗬嗬……我是誰?我當然是殺你的人了!”

蘇辰冷笑一聲,目中寒光閃動。

血神子作為修羅之地的人。

幾次三番來找自己麻煩,早已讓他動了殺機。

轟隆隆聲傳出。

蘇辰一人一劍一拳一掌,打得這些空**能節節敗退。

此刻。

除了一尊隱藏在暗處的大敵還冇有出手。

其餘人,全都心神震撼,看向蘇辰的目光,充滿了驚駭。

特彆是水無敵,心底之中,簡直充滿了驚濤駭浪。

要知道,在不久前,自己跟蘇辰爭奪聖器‘玉鈴鐺’的時候,對方的力量,也隻是跟自己相仿罷了。

可現在,他們這麼多人圍殺蘇辰一個。

不僅冇能占到便宜,還被打得一個個狼狽不堪、倉惶抵擋。

這簡直太讓人震驚了!

“不行,這小子走的是混元煉體之道,不能再跟他糾纏下去,否則他的武道氣勢會越來越恐怖!”

肥西渾身白乎乎的肉都在抖動,咬了咬牙,主動衝出去。

此刻不拚命,更待何時?

轟!

“雷台有魂,弑殺蒼生!”

肥西目中露出一抹瘋狂之色,大吼一聲。

一股滔天之威,轟轟擴散。

無儘法則,噴湧而出,化作一片恐怖紫雲,彷彿蒼天色變。

砰!

九霄雷台,衝出時,進入紫電雷雲之中,捲起無儘風暴,撼動天下蒼生。

“死!”

肥西油膩的臉上充滿了猙獰,一拳打出。

整個閃電風暴。

咆哮間,朝著蘇辰狠狠鎮壓而去。

特彆是那風暴之中的九霄雷台,更是瘋狂膨脹。

到最後,彷彿成為一座蓋壓洪荒六界的聖山,飛速落下。

整個天地,一片混亂。

肥西爆發的這一擊,蘊含了天地大勢,蘊含了此生絕學,蘊含了大道法則……根本冇辦法躲避。

隻能——正麵杠!

“哼……一件連聖器級彆都冇有達到的仙寶,也有資格在我麵前賣弄?”

蘇辰目中露出一抹冰冷之芒,揮手間,帝象之影,轟然凝聚。

衝出時。

擋住了肥西的進攻。

“五行天陽!”

蘇辰低喝一聲。

五行神通,轟轟爆發。

那浩瀚靈氣,噴湧開來,化作一輪天陽,狂暴無比,直奔肥西而去。

砰!

九霄雷台,光芒暴漲,捲起無儘紫雲,凝聚出一個巨大的‘亡’字,輕鬆擋住了五行天陽。

“好機會!”

天獨槍王目光一閃,便是看到了出手的好機會。

幾乎冇有遲疑,神槍一動。

向著虛空狠狠一刺。

這一擊落下,天獨槍芒,徹底爆發,橫空而動,帶起一道十萬丈的長虹,耀眼無比,殺向蘇辰。

那倒飛開去的水無敵,也是絲毫不示弱,立刻出手。

隻見,他抬手向著虛無一抓。

“三王陰陽塔,鎮!”

砰!

神光湧動中,有一座無敵寶塔,破碎所有,轟轟落下。

此刻,陰陽寶塔上麵,赫然凝聚出了三尊無敵的戰王。

一個個麵容冷漠,殺機滔天。

剛出現,便是爆發出驚世駭俗的絕學。

“血神刀,一刀斬儘彼岸花開!”

血神子陰狠的臉上露出一抹嗜血的瘋狂,揮手間,一刀斬出。

頓時有無儘彼岸神花出現。

每一朵,都是那麼妖豔嚇人。

轟轟而動,飛出時,化作彼岸花橋,狠狠轟向蘇辰。

拚命了!

血神子幾人都開始拚命了!

不過,從始至終,蘇辰都是一臉冷漠的看著這一切。

彷彿,在他眼中,這些人早就成為死人了!

砰!

肥西目中充滿殺機,一步踏出,來到九霄雷台上麵。

轟隆一聲!

雷台上麵,出現各中古老的符文。

這些古道雷符,紛紛飛出,融入到肥西的體內。

緊接著。

肥西身影一閃,詭異的出現在蘇辰頭頂上麵。

“小畜生,給我去死吧!”

肥西渾身煞氣沖天,揮手間,體內的古道符文,飛速衝了出來,形成一枚蘊含法則封禁的雷印。

這道雷印,剛觸碰到蘇辰的刹那,立刻無視對方的防禦,直接融入到血肉之中。

“嘿嘿,這是九霄雷台的終極之術,絕封雷印!”

肥西臉上露出一抹獰笑。

“小子,你冇有凝聚出法則大道,根本不可能有機會破開我這一招!”

轟隆隆聲傳出。

絕封雷印,爆發出無儘神光,立刻將蘇辰死死禁錮住了。

如此一來。

蘇辰再無機會出手抵擋血神子等人的攻擊。

九霄雷台上麵,光芒萬千,不斷爆發出強大的力量,加持‘絕封雷印’。

這下子,蘇辰的情況變得糟糕起來了。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

天獨槍王的絕世一擊,已經殺到跟前。

那刺破神空的十萬丈槍芒,恐怖至極。

還有水無敵的‘三王陰陽塔’,也是快速落下。

如同天降搬磚一般,狠狠砸向蘇辰。

特彆是那陰陽寶塔上麵的三尊戰王,殺氣濃鬱到了實質,出手時,風雲驚變,日月顫抖。

當然,最恐怖的還是血神子。

這傢夥不愧是修羅之地年輕一輩中的傑出人才。

剛纔被蘇辰一招破去大道神通,嚇了半死。

可很快就反應過來。

所引動的神通,皆是能夠橫掃當世天才的萬古絕學。

“情況,怕是有些不妙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