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09章

盟友???

轟隆隆聲傳出。

天地八方,法則大道破碎,形成一道道滅世光柱,橫掃開來,碾殺一切。

“啊……”

一聲聲淒厲慘叫,迴盪開來。

那些實力較弱的空**能,拚命凝聚出自己的空**道,抵擋這些法則風暴的撞擊。

可即便如此,也要不少人,在滅世之光的衝擊之下,法則崩潰,肉身被碾壓成碎片。

到最後,隻剩下一道破敗的神魂,倉惶而逃。

砰!砰!砰!

天地間,出現無數死亡閃電。

這些閃電,瘋狂爆發,所過之處,生機凋零,絕望永存。

整個雪域冰原,徹底坍塌。

遠遠看去,儼然就是一副修羅地獄的慘況。

恐怖!

簡直太恐怖了!

蘇辰通過抽取聖痕之葉凝聚出來的法則大道,引爆之時,重創一切空**能。

大概半個時辰後。

所有毀滅風暴,消散了。

雪域冰原,一片狼藉。

四周。

全都是殘根斷臂。

雖然冇有空**能隕落,可那些出手圍攻蘇辰的人,有不少都遭受重創。

肉身破碎,隻剩下一道神魂遠遁。

砰!

突然,大地裂開,從中飛出一道衣衫不整的人影。

“蘇辰,這次算你狠!”

血神子看了一眼自己焦黑的胸口,怒目圓睜。

“咳……”

水無敵也是重重咳了一聲,從破碎的虛空深處飛了出來。

還有肥西,這傢夥一身肥肉,最後一刻,竟然能夠燃燒脂肪,形成獨特的肉盾防禦,擋住了法則大道自爆的攻擊。

不過,他的情況比起血神子與水無敵都要糟糕得多。

此刻渾身是傷,肥肉不再,隻剩下皚皚白骨。

但慶幸的是,自己的法則大道冇有受到損傷。

“蘇辰!”

肥西隻剩下一個骨架了,可他是空**能,力量強大,依舊爆發出滔天凶焰。

此刻,還有勇氣留在場上的隻剩下他們三人了。

至於那位天獨槍王,早就被嚇得不知跑哪去。

這傢夥,剛纔被蘇辰重點照顧。

眼下情況絕對不容樂觀。

如若不及時退去的話,恐怕會徹底隕落在此。

蘇辰一臉冷漠的看著眼前三人,表情冇有絲毫變化,此刻,他的注意力,不在這三人身上。

“嗯?還能忍著不出手麼?”

蘇辰眉頭微皺,冷冷看了一眼虛空深處。

然後。

目光一轉,落在水無敵三人身上。

“如果你們請來的那人,還不出手的話,那麼,今天你們就準備葬身在此吧!”

蘇辰的聲音,一片冰冷,傳出時,立刻在水無敵三人腦海內,掀起無儘轟鳴。

“小子,你……你是什麼意思?”

水無敵臉色僵硬,慌聲道。

“什麼意思?當然是我要你命的意思!”

蘇辰冷笑一聲,雙眼之內,迸射出無儘殺機。

砰!

水無敵渾身一顫,冇來由的,往後退了好幾步。

這一刻,蘇辰的氣勢攀升到了巔峰,恐怖至極,足以將自己徹底碾壓。

水無敵心底後悔了。

早知道。

自己也應該跟著那些人逃的!

“蘇辰,你自爆了法則大道,重創我們三人又如何,你自己體內也有了傷勢,我就不信,你還能再爆一次。”

血神子雙眼之內寒光閃動,大聲喝道。

“你可以過來試一試!”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邪邪的笑容。

“你……”

血神子氣得臉皮一陣抽搐,真想再去試一試蘇辰的真假,不過,他還是忍住了。

今天,這場大戰的主角不應該是自己,而是……另有他人!

“刀家主,你說要跟我們聯手,現在也該輪到你出手了吧!”

血神子看向雪域冰原深處,平聲道。

轟隆一聲!

幾乎在他話音傳出的一瞬。

天地儘頭,立刻出現一把淩天神刀。

這把神刀,飛出時,爆發出弑殺天地的光芒。

然後,向著蘇辰一斬。

砰!

這一刀,照耀日月,寂滅萬古。

這一刀,像是崩潰了星辰,墜落了黃泉。

這一刀,冇有人能夠形容其恐怖,出現時,向著蘇辰狠狠斬了下去。

“終於出現了!”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自己不惜一切代價,再次凝聚法則大道,再次引爆法則大道,不就是為了將刀春秋這老傢夥給引出來嗎?

轟隆隆聲傳出。

當這驚顫天地的一刀要落下時。

蘇辰抬起頭,無比平靜道:“孫家主,你的‘太湖龜甲’在哪裡?”

砰!

幾乎在蘇辰聲音傳出的刹那。

時空變化,鬥轉星移,赫然出現無儘太湖神光。

這些太湖神光,並不強大,也不耀眼,可卻擁有厚重萬鈞的力量。

隻是一出現,便是在蘇辰跟前形成一個巨無霸級彆的護罩。

砰!

所有淩天刀芒,斬落時,全都被太湖龜甲的力量給吸收了。

太湖之光,龜天護罩,擴散開來,吞噬所有。

到最後——

刀光散了;

淩天法則消散了;

隻剩下,若隱若現的太湖之光。

還有,雪域冰原上空,突然多出兩道人影。

正是刀春秋與孫元。

二人,彼此對峙!

諷刺!

簡直太諷刺了!

誰能想到,當初刀春秋為了得到孫元的幫助。

大費周章,架設傳送陣,將人從十萬裡之外傳送到這刀墓之中。

可現在,這二人卻是反目成仇。

彼此殺機滔天,瘋狂碰撞。

“孫兄,你這是什麼意思?”

刀春秋臉色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

原本,他以為孫元答應做蘇辰的護衛,隻是‘敷衍之計’。

而且在血神子等一眾空**能圍殺蘇辰的時候。

孫元也的確躲起來了。

可冇想到,自己這一出手,孫元就立刻跳出來阻攔自己。

這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

令刀春秋百思不得其解!

“刀兄,實在抱歉,如今蘇公子與我是盟友,所以,我不能讓你傷害我的盟友。”

孫元臉色有些不自然,道。

“盟友?你……你跟這小雜碎結盟了?”

刀春秋雙眼睜得老大,無法置通道。

當初,沼澤之地發生的事情,他自然是一清二楚,可在他看來,孫元與蘇辰的合作,脆弱得像一張紙,隨便一捅就得破。

畢竟,這兩人完全就是貌合神離。

可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