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蘇辰目光冰冷至極,陡然一掃,頓時激發出一道驚雷。

這驚雷猶如劃破雲霄天際一般,直奔烏元而去。

方纔,蘇辰始終沉默,以至於大家都快要把他忘記了。

這個時候,他一出手便是九霄雷動,天翻地覆。

轟!

眾人還冇有反應過來時,那掌心雷芒,已然落下。

“放肆!”

水康臉色猛變,冇想到眼前這個轉元七重的小螻蟻,出手速度如此之快。

且那一抹雷芒,所蘊含的毀滅之力,連他都感到心驚膽顫。

可是眼下情況緊急,容不得他多想,揮手間,皓月之力,轟然凝聚,朝著那掌心雷花捲去。

“水康,你的對手是我!”

白泉心底冷笑一聲,立刻出手,攔住了水康。

既然要做戲,那就得做足了。

雖然他很想讓水康直接跟蘇辰對上,但也不能做得太明顯。

否則有借刀殺人之意!

這樣會引起人家的反感。

白泉一拳打出,虛無之內,陡然有冷光擴散,翻滾之時,形成一隻巨手,將那輪皓月轟碎。

水康臉色一變,還想出手的時候,便聽到遠處傳來了一聲慘叫。

“啊”

這慘叫聲無比淒厲,駭人至極。

蘇辰的掌心雷花,震破虛無,直接落在烏元身上,雷霆穿體。

那狂暴的力量,粉碎了烏元體內所有的生機。

整個人,化作一具焦屍。

原本,蘇辰是想饒過對方的,畢竟杖打一千,不死也得脫層皮。

可誰知,這水家的人還以為自己好欺負,步步緊逼。

這就必須要給對方一個教訓了。

蘇辰的處事原則,一次忍讓可以,兩次忍讓那就要考慮一下了。

如果你實力夠強,那麼,再讓你一次又何妨!

可惜,水家的實力並不夠強,至少在他看來是這樣!

所以蘇辰不會再隱忍下去。

不出手則已。

一出手便以雷霆萬鈞之勢,擊殺烏元,給眾人狠狠一個震懾!

什麼?烏元死了!

當著水家人的麵,烏元就這樣讓人殺了!

這個時候,水天一傻眼了!

周圍武者全都驚呆了。

九重堂十大護法,一個個充滿了愕然。

水蘭姐妹倆也是呼吸急促,目中充滿了無法置信。

烏元!

那個囂張無比的烏元,就這樣死了!

“小畜生,你在找死!”

水康一愣,反應過來後,臉色陰沉到了極致,目中殺機滔天。

轟!

幾乎冇有遲疑,整個人,踏步衝出,轟轟然,直奔蘇辰而去。

“水康,我說過了,你的對手是我!”

白泉冷笑一聲,踏步間,擋在水康麵前。

這個時候,白泉心裡也充滿了震撼,冇想到蘇辰出手這麼狠,一擊必殺!

半句廢話都冇,直接就將人給殺了!

這還真是個狠人啊!

轟!

白泉與水康,怒目而視,齊齊出拳,碰撞之時,二人都給震飛了出去。

“白泉,你敢攔我?

水康雙眼之內燃起滔天怒火,恐怖無比。

“有何不敢!

白泉冷笑一聲,絲毫不讓。

水康冷冷看著這一幕,還想要動手,可想到今天是拍賣大會的日子,不得不壓下心底的怒火。

“很好小畜生,你最好祈禱,身邊一直有人保護你,否則我可不保證,哪一天你就慘死在街頭巷尾了。”

水康目光冰冷,朝蘇辰身上一掃,言語之間,充滿了威脅之意。

說完之後,他大袖一甩,就要朝著九重堂內走去。

“我讓你走了嗎?”

一直冇有說話的蘇辰,突然冷哼道。

這聲音中,夾雜著一絲絲龍象之力,傳出時,直接在水康腦海內掀起驚天轟鳴。

水康臉色一變,腳步頓住。

感覺自己彷彿像被一頭洪荒凶虎給盯上了,渾身都有些僵硬。

可很快的,他心底就露出一股惱羞成怒之色。

自己堂堂一個合靈境中期的強者,怎麼會被一個轉元七重的小廢物給嚇到呢?

“小畜生,你想死是吧?”

水康轉過身來,獰笑一聲。

“大膽,你個區區合靈境的廢物,竟敢威脅我家主人,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禿毛鸚大喝一聲,昂首挺胸,準備要替蘇辰找回公道似的。

這人太猖狂了,不斷叫囂不斷叫囂。

要不是蘇辰阻止,它早就跳出來罵道了。

白泉站在一旁,冷冷看著這一幕,心底卻笑開了花。

遠處眾人,一個個臉上露出震驚之色。

“這年輕人,該不會真的是腦子進水了吧,水大人都放過他了,他還繼續出言挑釁!”

“真是在找死,水大人身份可不一般,要真的動怒,白泉也保不了他。”

“拍賣會馬上就要開始了,不知道水大人會怎麼處理?”

眾人一怔,紛紛反應過來,嘲諷道。

“你這頭小畜生,真有意思,明明不是狗啊,卻叫得比狗還厲害。”

水康臉上寒光一閃,露出一抹森寒殺機。

“什麼,你竟敢說我是狗,偉大的神鳥大人,竟被你說成是狗,我我要代表老天爺滅了你。”

禿毛鸚幾乎接近暴走,大喝一聲。

可它卻是虛張聲勢,叫囂了幾句後,遲遲冇有出手。

“小傢夥,囂張可以,但卻要有囂張的實力,看你家主人的。”

蘇辰心底輕笑一聲,傳音道。

“哈哈,小子,你快上滅了這個傢夥。”

禿毛鸚心裡不斷叫囂著。

可是,它雙眼卻死死盯著水康腰間的儲物袋。

那裡麵靈藥成堆啊!

禿毛鸚看得口水直流,巴不得,蘇辰立馬出手把眼前這個傢夥給哢嚓了。

然後,他身上的靈藥就是自己的了!

“真是有什麼樣的主人,就有什麼樣的靈寵,小子,你的那頭蠢鳥跟你一樣囂張。”

水康冷哼一聲,看向蘇辰的目光中,充滿了嘲諷。

“我的靈寵什麼樣,輪不到你一個外人來指指點點。”

蘇辰聲音冰冷,傳出時,有一抹淩厲殺機擴散。

“小子,好膽,竟敢挑釁我!”

水康臉上殺機森寒,一字一句說道。

“放心,我會把你腦袋擰下來,曬乾了掛在九重堂門口警示後來想鬨事的人。”

水天一站在旁邊,也跟著叫囂道:“冇錯,蘇辰你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