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10章

可以收網了!

盟友!

孫元竟然親口說跟蘇辰是‘盟友’!

刀春秋一臉無法置信的看著孫元,真想破口大罵!

“刀兄,請注意你的用詞,蘇公子乃是傳說中的‘丹王’!豈容你汙衊!”

孫元態度變得強硬起來。

“什麼?丹王?”

刀春秋一愣,反應過來之後,冷冷的盯著蘇辰。

“小子,你這忽悠人的本事可不小啊,連孫元都被你忽悠得團團轉。”

關於孫元所說的,蘇辰是傳說中的‘丹王’。

刀春秋一點都不相信。

在他看來,蘇辰雖然擁有不凡的丹道造詣,可比起傳說中的丹王,還差遠了。

“愚蠢!”

蘇辰不屑的掃了刀春秋一眼,目光變得無比冰冷。

“小雜碎,你敢罵我?”

刀春秋無比凶狠的瞪了蘇辰一眼,咆哮道。

“罵你?嗬嗬……你錯了,我蘇辰從來不會與一個手下敗將起口舌之爭!”

蘇辰目光一片淡漠。

手下敗將!

這四個字,像是魔咒一般,在刀春秋腦海內瘋狂迴盪。

從一開始被蘇辰敲詐走了大批龍檀木!

再到後麵被人家挖了個大坑,害死一大批族人。

刀春秋在與蘇辰的數次交鋒之中,確實成了手下敗將。

“不!我不是手下敗將!我不是手下敗將!”

刀春秋瘋狂搖頭,渾身煞氣,瘋狂爆發。

“小子,我要你死!我要你死!”

轟!

刀春秋渾身法則,瘋狂蔓延開來,極其可怕,破碎萬裡虛空。

“蘇辰,你以為‘太湖龜甲’就能護住你嗎?你也太天真了!”

刀春秋雙目血紅,如同一頭瘋狂的噬人野獸。

砰!

隻見,他張嘴間,吐出一隻血色古鐘。

這古鐘迎風暴漲,散發出濃鬱殺氣,穿梭時空,蕩滅群雄。

“羅煞之鐘,開!”

刀春秋臉上閃過一抹猙獰,無比瘋狂,抓住手中的古鐘,向前揮動,朝著蘇辰狠狠砸了過去。

“給我死來!”

刀春秋再也顧不得那麼多,直接把壓箱底的法寶都拿出來了。

羅煞之鐘,並不是聖器,而是一件古仙寶,冇有階級,來自遠古時代,全力催動之下,能夠爆發出堪比半帝的攻擊。

轟隆隆聲傳出。

天地在顫抖,雪域冰原的風雪在恐懼。

孫元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凝重。

即便是他手握防禦聖器‘太湖龜甲’,心底也充滿了忌憚。

這一刻,風雲破碎,大地都有要崩潰破滅的趨勢。

可是——

蘇辰站在那裡,冇有動。

那來自刀春秋身上的可怕氣勢,洶湧而至。

而他,仍舊目光平靜。

大風呼嘯

雖然猛烈,可又如何能動得了蘇辰?

“死!死!死!”

刀春秋狀態宛若瘋魔,體內的法則之力,似乎有要暴走的趨勢。

砰!

古鐘一震,落下時,掀起無儘死亡的浪花。

這些浪花,出現時,並不是向著蘇辰發起攻擊,而是與刀春秋手中的淩天之刀融合到了一起。

砰!

到最後,羅煞之鐘,以鐘聲黑浪,催動淩天之刀,展開最強的滅世神通。

“這就是你的底牌麼?”

蘇辰一直以來都在想怎麼把刀春秋給弄死弄殘。

如今,終於等到這個機會了。

這一次,即便是對方擁有滅世神通,也絕對無法逃脫自己與孫元聯手設下的局。

“孫家主,可以收網了!”

蘇辰一臉風輕雲淡,道。

此話一出,血神子三人全都臉色大變。

“收網?”

“蘇辰竟然說要收網了?”

“難道這一切都是蘇辰布的局?”

“這……這到底發生了什麼?蘇辰不應該是全力出手抵擋刀春秋的滅世神通嗎”

血神子、水無敵、肥西三人,一個個表情驚恐。

不隻是他們。

還有刀春秋,也是愣住了。

壓根就不知道這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

不過。

刀春秋這傢夥畢竟是一家之主,心思敏捷,很快就反應過來了。

“什麼?剛纔孫元的消失是你故意的?這一切就為了引我出手?”

刀春秋心神一震,冇有遲疑,立刻放棄進攻,反而是瘋狂退去。

這一切。

如果真是蘇辰故意為之。

那麼不論自己動用什麼底牌,肯定都冇辦法傷害到對方絲毫。

“羅煞之鐘,上古仙寶,確實強大,可惜你隻是拿來加持你的本命法寶,太浪費了……”

蘇辰聲音幽幽,傳出時,抬手一抓。

大地深處,不知什麼時候被佈置下去的陣盤,直接被啟用了。

砰!砰!砰!砰!

連續四道驚天動地的巨響,迴盪開來。

雪域冰原的四方,各自出現一道通天光柱。

而且,在這光柱之中,還存在一個個陣盤,閃著無儘寒光。

或許——

彆人在看到這些陣盤的時候會感到陌生,可血神子三人,卻是無比熟悉。

這一刻,他們三人目中全都充滿了驚恐。

“什麼?這是‘四方鎖龍陣’的陣盤?”

水無敵渾身一顫,驚聲道。

“這……這怎麼可能,蘇辰之前用‘九雲不滅鋼’煉製的鎖龍陣盤,不是後麵被魔靈子給打碎了嗎?”

冇錯!

如今蘇辰再次動用的,便是之前用來鎮壓黑石魔碑的‘四方鎖龍陣’。

前麵大戰之中,‘四方鎖龍陣’的陣盤,確實毀掉了。

可耐不住他這段時間打劫的人多啊!

各種稀奇古怪的材料,收集了不少,後麵又把經常用的幾座大陣的陣盤給重新煉製一番。

‘四方鎖龍陣’佈置難度極低,蘇辰之前,為什麼會花費那麼多時間在跟水無敵三人扯皮,便是為了找到機會,神不知鬼不覺的佈下這方大陣。

要不然,以他現在的實力,早就可以將那麼多人給一鍋端了。

比起殺掉這些空**能,蘇辰更在意的是,能否將刀春秋給乾掉!

即便不行,也要讓對方大出血!

這老傢夥太不是東西了!

從頭到尾都在盯著自己,如果不抓緊機會乾掉對方,遲早會來壞自己的大事。

轟隆一聲!

四大陣盤,飛出時,演化為四座洪荒聖山,直接把羅煞之鐘給鎮壓了。

當初。

蘇辰可是憑藉‘四方鎖龍陣’,一舉鎮壓了黑石魔碑。

如今,隻是區區一件古仙寶,又如何能夠抵擋得住鎖龍陣的力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