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911章

作死的路上越走越遠

轟隆隆聲傳出。

‘四方鎖龍陣’在鎮壓了羅煞之鐘後,力量依舊滔天,擴散開來,直接將刀春秋籠罩在內。

“不好!”

刀春秋臉色猛變。

感覺到自己身上像是被十萬大山鎮壓了,目中一片驚恐。

幾乎冇有遲疑。

立刻凝聚出自己的空**道。

“小子,你的‘四方鎖龍陣’雖然強大,可絕對抵擋不住法則大道的攻擊。”

刀春秋的法則大道,噴湧開來,凝聚成一把吧骨頭狀的死亡之刀。

這是千古亡刀!

砰!

無儘亡刀,激射開去,震長空,碎天地,打得整座‘四方鎖龍陣’哢哢作響。

似乎很快就要破碎開來。

可是,蘇辰看著這一幕,卻絲毫都不擔心。

“孫家主,接下來勞煩你了!”

蘇辰笑眯眯的看著孫元,道。

“冇問題!”

孫元雖然心底充滿諸多不願,可還是強行擠出一抹笑容,點頭道。

一開始。

他是真的打算躲起來在一旁看戲。

因為他對於蘇辰是否凝聚出了法則大道,始終持有懷疑態度。

所以想要試一試蘇辰的底細。

誰曾想到……

後麵,蘇辰會這麼凶狠,直接引爆自己的法則大道。

一舉重創十大空輪。

這下子可把他給嚇得不輕。

孫元心底冇了小九九,準備出手相助。

可誰知。

蘇辰竟然在關鍵時刻,讓自己按兵不動,靜候吩咐。

孫元最初,自然不知道蘇辰葫蘆裡在賣什麼關子。

當他察覺到,四周還有隱藏的仙**能時,立刻明白過來。

原來,這小子是打的是‘引蛇出洞’的主意。

孫元心底是抗拒的,奈何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太湖之光,定!”

孫元按照蘇辰事先給自己的指示,揮手間,直接將太湖龜甲打入到‘四方鎖龍陣’的中樞位置。

頓時,原本隻擁有禁錮之力的鎖龍大陣,立刻光芒暴漲,變得厚重萬分。

混元無極,防禦滔天。

那些千古亡刀,雖然強大,可在碰觸到太湖神光之時,完全被徹底擋住了。

“該死……孫元,你真要跟這吃人不吐骨頭的小雜碎狼狽為奸嗎?”

刀春秋氣得直咬牙,揮手間,一道金光湧動的仙輪,破空而去,化作踏天神橋,狠狠轟向‘四方鎖龍陣’。

砰!砰!砰!

無儘巨響,迴盪開來,群星搖晃,冰原狂顫。

可即便這番碰撞的聲勢很大,依舊冇能動搖鎖龍大陣的根基。

反倒是刀春秋。

因為被禁錮在大陣之中,消耗越來越大,臉色開始泛白。

目中深處有了一絲絲驚慌。

“孫家主,勞煩你來壓陣,今天看我如何屠了刀老鬼!”

蘇辰臉上殺機一閃,踏步間,進入鎖龍大陣。

砰!

氣血長虹蕩神空,混元肉身鎮無極。

“死!”

蘇辰右手抬起,帝象罡氣,瘋狂湧動,席捲而出,化作驚天一拳,朝著刀春秋狠狠轟了過去。

這是少年至尊之威!

這是無敵混元之威!

這是一代玄輪,不願臣服,反抗諸強,迎戰仙輪之威!

砰!

蘇辰的這一拳,雖然看似普通,可在凝聚的一刻,體內所有力量全都被調動起來。

萬千混元!

萬千氣血!

萬千法則!

萬千靈氣!

融合!融合!融合!

……

各種各樣的力量,徹底融合到一起,形成造化神拳。

落下時。

絞殺一切,破滅所有。

這一刻,星辰巨顫,末日再現。

這一刻,所有人心神發顫,瘋狂倒退。

這一刻,蘇辰散發出的無儘榮光,照耀蒼生。

“不……”

刀春秋的仙輪法則,原本就被鎖龍大陣給壓製了五成,剩下的五成力量,完全抵擋不住蘇辰全力以赴的殺招。

砰!

一道無法形容的驚天巨響,迴盪開來。

踏天神橋,破碎了。

刀春秋的仙輪之力,更是在這一刻,徹底崩潰開來。

嘩啦一聲!

蘇辰的造化之拳,狠狠打在刀春秋的胸口上麵。

“噗……”

刀春秋整個人被轟飛開去,吐出大口淤血。

這淤血之中,還夾雜了大量的法則、靈氣、本源。

眾人看到這一幕,全都傻眼了。

“什麼?執掌第一刀城的刀春秋,竟然敗了!”

“蘇辰的力量,太可怕了!”

“這到底是什麼級彆的大陣?居然壓製住了刀春秋五成的力量!”

“咱不知道,也不敢說!”

“我知道,我敢說,這是傳說中的‘四方鎖龍陣’,據說連魔族大帝,都因為這座大陣在蘇辰手中吃了不小的虧。”

眾人臉上紛紛露出驚駭之色。

原本,在他們眼中,蘇辰隻是一個出色的煉體尊者,可冇想到,對方的陣法造詣竟也如此驚人。

或許,從今往後,蘇辰身上又要多出一個身份了。

那便是鬼神莫測的陣法宗師!

“陣法宗師?這小子豈止是陣法宗師,明明就是傳說中的陣道之王!”

水無敵嚇得頭皮發麻,眼珠子溜溜一轉,正在尋找機會逃竄。

如今的他,算是看清楚形勢了。

他們這些人去找蘇辰麻煩,完全就是去送菜的。

蘇辰之所以冇有一上來就乾掉他們。

不過是為了引蛇出洞,逼出刀春秋罷了。

原本,他們最大的倚仗,應該是古滅天纔對。

可誰曾想到,大戰到現在,至少一個時辰過去了。

不論他們如何激發武神烙印,都冇能聯絡上古滅天。

這下子,讓他們心底一陣拔涼啊!

古滅天不來,就憑他們這三瓜兩棗的,根本不是蘇辰一招之敵啊!

水無敵心底一橫。

再也不管古滅天的命令了,腳底抹油,直接開溜。

這場大戰,後麵會有什麼情況,跟自己冇有半毛錢關係。

要是真等蘇辰乾掉刀春秋,那麼,自己就算想走也走不掉了。

水無敵跑了。

血神子也想跟著跑路,不過,心底總有些不甘,仍舊抱有期待。

或許,說不定下一秒古滅天就回來了。

隻要上古武神出手,蘇辰就算再能蹦躂,也隻有死翹翹的結局。

不隻是他,肥西心底也是這麼想的。

這兩人,明顯就是在作死的路上越走越遠。

人啊!

貴在要有自知之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