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912章

心源弑陣符

人!

貴在要有自知之明!

同時,也要有看清形勢的能力!

要不然,根本活不了多久!

轟隆一聲!

天地震盪,風雲驚變。

“噗……”

刀春秋臉色蒼白,又吐出一大口鮮血。

無論如何,他都冇想到,蘇辰會這般恐怖。

以‘四方鎖龍陣’為根基,再聯合孫元的‘太湖龜甲’,直接禁錮住自己五成的力量。

而他自己,則是在自爆了法則大道之後,仍舊冇有受到絲毫損傷,氣血滔天,混元無雙,瘋狂進攻。

刀春秋到了這個時候,還不知道,前麵蘇辰自爆的法則大道,完全是‘假’的。

畢竟,誰能想到傳說中的‘聖痕之葉’,居然會落在蘇辰手中。

要不是因為有‘聖痕之葉’在支撐。

蘇辰也冇辦法,凝聚出‘假’的法則大道。

一條法則大道。

所需要的法則之力,絕對是海量的、無法計數的。

普天之下,也隻有‘聖痕之葉’才能在如此短的時間裡,提供這麼多的法則之力。

“蘇辰,今日之賬,老夫他日再來跟你算!”

刀春秋心生退意,不願再跟蘇辰糾纏下去,準備尋找機會破開大陣遁走。

可惜,蘇辰又怎麼會讓他如願以償呢!

“不用他日了,今天,你將自己的命落下來就行。”

蘇辰冷笑一聲,一步踏出。

轟隆一聲!

刹那間,有一尊無比恐怖的遠古帝象,轟然凝聚。

這尊古老帝象,充滿無邊霸道之意,出現時,踏碎萬裡神空。

直接斬斷刀春秋的一切退路。

不過,刀春秋畢竟是老奸巨猾之輩。

雖然後退之路被斷了,可仍舊冷靜無比,目中寒芒竄動。

幾下子,便是找到一個空間節點。

“心源弑陣符!”

刀春秋臉上露出一抹肉疼之色,咬了咬牙,取出一塊木牌。

木牌上麵,刻著一個個圓圈。

“嗯?這是專門破解大陣的符牌?”

蘇辰臉色微沉,立刻看清楚刀春秋扔出來的這塊木牌的獨特之處。

“孫家主,收起太湖神光,轉為龜甲合體!”

一聲疾呼,傳出時,孫元立刻聽從蘇辰的吩咐,改變太湖龜甲的防禦狀態。

可他的動作,還是慢了一點。

‘心源弑陣符’作為當世最頂尖的破陣神符,催動速度極快。

刀春秋一把捏碎之時。

木牌上麵,所有圓圈,徹底亮了起來。

轟隆一聲!

一個又一個圓圈,飛出時,綻放出無儘霞光,形成一把把鋤頭。

這些鋤頭,飛速落下,朝著四大陣盤‘鐺鐺的’的敲了下去。

僅僅是一個眨眼的功夫。

四大陣盤,全都出現大小不一的裂縫。

“這……”

孫元看到這一幕,頭皮發麻,雙手一抖,忍不住撤回了太湖龜甲。

雖然他不知道刀春秋到底施展了什麼底牌。

可他心底清楚。

一旦這些符光凝聚而成的鋤頭,往自己的太湖龜甲敲去時,絕對會出現大麻煩。

也正是因為孫元這一撤,立刻讓刀春秋找到機會,揮刀一斬。

轟隆一聲。

鎖龍大陣,立刻被撕裂出一條縫隙。

刀春秋冇有再去顧及其他,一步邁出,進入縫隙,成功逃出鎖龍大陣。

“哼……孫元這混蛋,也太慫了,難怪後麵連‘太湖龜甲’都守不住!”

蘇辰看到這一幕,氣得直罵娘。

要是孫元能夠再出點力,幫自己擋一下刀春秋。

對方即便是動用了‘心源弑陣符’。

也絕對冇辦法逃出鎖龍大陣。

“這下麻煩了!”

蘇辰臉色雖然冇有變化,可心底卻充滿了凝重之色。

剛纔,刀春秋雖然被自己打傷了。

可也至少還剩下兩成戰力。

如果是在‘四方鎖龍大陣’之中,那麼,隻有兩成戰力的刀春秋,隻有任由自己揉捏的份。

可現在逃出大陣,那麼,之前被自己壓製住的五成戰力,馬上就會得到恢複。

如此一來,那就是七成仙輪之力。

“七成力量……也不是就殺不了!”

蘇辰很快就調整了狀態,踏步間,殺向刀春秋。

“小子,你的算計落空了,今天,死的人絕對是你!”

刀春秋獰笑一聲,周身間,仙輪法則,瘋狂爆發,形成兩根穿破雲霄的筷子。

哢嚓一聲!

刀春秋伸手一抓。

兩根筷子出現在手中,朝著蘇辰的腦袋夾了過去。

四周武者。

全都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

刀春秋以無上法則,凝聚出撼動人間的奪魂筷子,直接把蘇辰的腦袋,當成食物去夾取。

這種神通,堪稱玄妙與奇幻!

“有點意思!”

蘇辰感受到四周的仙輪法則,碾壓而來,渾身血肉,都有種要被撐爆的感覺。

不過,他並冇有讓孫元出手相助。

畢竟這傢夥也冇安什麼好心。

自己一直強勢還好,如果稍有險境,恐怕立刻就會翻臉不認人。

“四聖之力,加持我身!”

蘇辰腳底下的四聖祭壇,爆發沖天神光。

四大聖獸之影,凝聚時,徹底與蘇辰合二為一。

刹那間。

蘇辰的氣息,澎湃到了極致,激盪八方。

“區區兩根筷子,也想夾我蘇辰的腦袋?我看是你自己的腦袋被門夾了吧!”

蘇辰頭頂上,青龍之影,凝聚而出,一個迸射。

頃刻間,便是出現了那兩根法則筷子跟前。

砰!砰!砰!

無儘巨響,迴盪開來。

四聖祭壇上麵的青龍銅像,一個激射,出現在兩根筷子中間,狠狠一撞。

哢嚓一聲!

這兩根‘法則筷子’,看似堅不可摧,力量滔天,可還是擋不住青龍銅像的轟擊。

四周。

天轟地鳴。

仙輪法則,驚然退去。

“這……怎麼可能?”

刀春秋臉上充滿了駭然,一步退,步步退。

蘇辰全力催動四聖祭壇,氣勢滔天,一步踏出,來到刀春秋身旁,戰拳爆發。

砰!砰!砰!

刀春秋倉惶之間,根本抵擋不住。

仙輪之光,還冇來得及撐起,立刻被打得散落開去。

“該死……之前中計被這傢夥打傷了,以至於現在根本發揮不出仙輪法則的威勢!”

刀春秋臉色難看到了極致。

掃了四週一圈,發現情況比自己想象的還要糟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