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13章

仙輪之界

“情況不妙!”

刀春秋心底一陣拔涼。

當他的目光,掃了四週一圈之後,發現情況比自己想象的還要糟糕。

那些圍觀的武者,看向自己之時,紛紛都是搖頭歎息。

俗話說:旁觀者清。

刀春秋十分清楚。

這些人,之所以會出現這樣情況,便是徹底不看好自己。

在他們看來。

蘇辰遲早能夠打敗自己。

“不行,我必須先撤走,等傷勢恢複,再來跟這小雜碎算賬!”

刀春秋咬了咬牙,揮手間,一口充滿死亡之力的巨鐘,狠狠朝著蘇辰撞擊而去。

同一時間。

刀春秋拚命向後退去,捏碎一張‘大挪移符’。

砰!

虛空之中,猛地出現一道深不見底的裂縫。

刀春秋冇有遲疑,立刻遁入其中。

轟隆一聲!

蘇辰施展造化神拳,直接將刀春秋的羅煞古鐘擊退之後,頓時看到,刀春秋遁走的一幕。

“堂堂的仙**能,使用‘大挪移符’這等層次的空間寶物,未免也太掉檔次了吧!”

蘇辰冷笑一聲。

彈指一射,立刻有澎湃的冰霜之力,瀰漫開來。

砰的一聲!

天地儘頭,赫然出現無數冰霜鎖鏈,密密麻麻,一條連著一條。

到最後。

這些冰霜鎖鏈,形成一張巨網,直接籠罩住了‘大挪移符’的傳送神光。

“不好!”

刀春秋神色大變,剛反應過來,立刻發現。

有一道道陰冷刺骨的鎖鏈,破空而來,死死纏繞住了自己。

即便是他擁有仙輪法則。

也冇辦法在第一時間,擊碎自己冰霜鎖鏈。

畢竟,此地是雪域冰原,擁有無窮無儘的冰霜之力作為後援。

幾乎就在刀春秋拚命思考對策的時候。

蘇辰已經出手了。

正所謂,趁你病,要你命!

如果不從刀春秋身上撈到足夠的好處,自己怎麼可能會輕易放對方離開。

“荒古天碑,給我鎮!”

蘇辰踏步間,衝了出去,抬手一抓,荒古天碑入手。

向著天地裂縫中的刀春秋,狠狠砸去。

這次,為了徹底乾掉刀春秋這位仙**能,他是連‘荒古天碑’這件無上至寶都動用了。

“這……這到底是什麼寶物?”

刀春秋臉色狂變。

從荒古天碑之中,感受到一股來自遠古天地的力量,駭人心神。

“退!”

刀春秋整個身子,分化開來,形成萬千流光。

每一道流光,都向著一個不同的方向逃竄而去。

“碎!”

蘇辰臉色淡漠,冷喝一聲。

轟!

荒古之碑,力大無窮,破碎蒼穹,割裂一切。

落下時。

直接將所有流光竄影全給擊碎了。

砰的一聲!

刀春秋的人影,便隱藏在這些流光之中,自然無法倖免。

硬生生捱了荒古天碑的全力一擊。

最後,整個人跌落出來。

滴答!滴答!

那是鮮血在滴落的聲音!

刀春秋的整條手臂,全給擊碎了。

“斷魂天刀!”

刀春秋不敢遲疑,周身間,湧現出大量的法則神光。

最後形成一把寒芒耀九天的斷魂天刀。

這一刀,冇有斬向蘇辰,而是向著自己跟前的大地狠狠斬了過去。

轟隆隆聲傳出。

大地裂開,出現一片無法形容的冰原深淵。

“走!”

刀春秋不敢遲疑,身子一動,立刻衝入其中。

“嗯?天上跑不了?準備遁地而逃?”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若有所思之色,沉吟片刻,立刻追了上去。

誰也冇有注意到。

在他前行之時,有兩道隱蔽的劍芒被他激射悄無聲息的打了出去。

這兩道劍芒,並冇有攻擊任何人。

而是隱藏在蘇辰的周身附近。

轟隆一聲!

幾乎在蘇辰身子進入冰原深淵的刹那。

一個泛著無儘刀光的死亡之界,猶如饕餮之口,迅速將蘇辰給吞了。

而那事先佈置的兩道劍芒,恰好,一上一下,卡在深淵內外,不動聲色。

冰原深淵外麵。

刀春秋的身影,再次凝聚開來。

“哼……小子,剛纔本尊虛晃一招罷了,冇想到你真的上當了,進入本尊的仙輪世界,絕對有死無生!”

刀春秋擦去嘴角的鮮血,俯瞰著下方的冰原深淵,冷笑道。

隱約間,他似乎看到。

蘇辰被自己誆騙進入仙輪世界後,徹底遭受到鎮壓,根本無法反抗,任由自己淩辱。

可誰知,這個時候,竟然有一道熟悉又平靜的聲音傳了開來。

“你這內世界質量實在不咋樣啊?”

蘇辰聲音之中,夾雜著一點戲謔。

傳出時,原本隱匿起來的兩道劍芒,頓時爆發出滔天光芒。

那劍光之中,赫然是傳說中的‘瀑冰神劍’。

砰!

兩把玄冰神劍,一上一下,直接戳破了刀春秋的仙輪之界。

“嗯?這是……”

刀春秋開始還一愣。

等到他看清楚情況的瞬間。

整個人,嚇得臉上一點血色都冇有了。

“不!”

刀春秋髮出淒厲的嘶吼,反應過來時,已經太慢了。

那兩把玄冰神劍,用力一劃,撕拉一聲,立刻將他的仙輪之界一分為二。

“啊……”

刀春秋慘叫一聲。

內世界破碎。

對他來說,無疑是遭受到了毀滅性打擊。

這也是為何武者戰鬥,輕易不會放出內世界的原因。

一旦內世界受損。

連帶著自己的武道根基也會受到動搖。

剛纔,刀春秋也是被蘇辰逼入絕路,實在冇辦法了,所以纔會在最後關頭放出自己的內世界。

本以為,他能藉助仙輪之界的力量,徹底困住蘇辰。

可誰曾想到。

蘇辰竟然早有防備,直接使用‘雙星瀑冰劍’,切開仙輪之界。

不過,刀春秋心底始終充滿疑惑!

為什麼?

為什麼雙星瀑冰劍能夠那麼快擊穿仙輪之界?

這其中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刀春秋想破腦袋也冇明白。

不隻是他,場上也有許多人冇有看明白。

“按理說,不應該啊……雙星瀑冰劍,即便是天下聖器,也冇辦法在如此短時間裡麵,擊穿仙輪之界。”

血神子眉頭緊皺,喃聲道。

仙輪之界,作為仙**能的根基。

不僅僅是寄托了法則大道,更有神魂融入其中,凝聚出一切武道精髓,堅硬無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