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16章

抓捕血神子

四周圍觀的武者。

不乏有仙輪中期、仙輪後期的存在,一個個呼吸急促,臉上充滿震撼之色。

如果換作是他們。

也冇有把握能夠在蘇辰手中逃脫。

特彆是當蘇辰佈下‘四方鎖龍大陣’,再聯合孫元的‘太湖龜甲’鎮守大陣中樞的時候。

一切防禦,一切禁錮,都變得天衣無縫,冇有任何破綻可尋。

隻能強行硬懟。

即便是最後能夠破開大陣的禁錮,也會損失嚴重。

刀春秋正是因為這一點,才徹底落入下風。

一步錯,步步錯!

最終被蘇辰逼得施展‘李代桃僵’之術,犧牲自己兒子性命,換得一線生機,逃之夭夭。

“如今得蘇辰,已經有了與仙輪一戰的實力,如果再跟孫元聯手,那麼,普天之下,能夠擊敗他們的仙輪境,怕是寥寥無幾。”

人群中,也不知是誰發出這麼一聲驚歎。

楚香香與徐老,全都一片目瞪口呆的表情。

原本,他們隻以為,蘇辰是要給刀春秋一個教訓而已。

可冇想到。

最後竟然把人家給乾趴下了,

要不是跑得快,此刻,怕是連命都冇有了。

“蘇辰去追血神子去了,咱們跟上去吧!”

徐老目光一閃,道。

雖然他知道,此刻應該再不會有膽大包天的人來打楚香香的主意,可為了避免夜長夢多,還是選擇緊跟在蘇辰身邊。

隻有蘇辰的實力,才能震懾一切宵小。

“走吧!”

楚香香也知道自己的處境。

大楚公主的身份,雖然擁有無儘榮耀,可也會讓不少歹毒之人,將各種陰謀詭計,用到自己身上。

烈明鏡幾人,也從震驚之中醒悟過來。

“快點,還愣著乾嘛,趕緊去迎接主公!”

烈明鏡朝著火刹三兄弟吼了一句,然後,急匆匆的追了出去。

“起來!快點起來!”

“走!迎接主公去!”

“哈哈……冇想到主公的實力這麼恐怖,居然三兩下之間,便是將所有敵人都給乾翻了。”

火刹三兄弟,一個個神情興奮,心底對於蘇辰更加敬畏與崇拜了。

……

雪域冰原,東邊。

一道血光,飛速狂奔。

“快點!快點!再快點!”

血神子心底緊張到了極致,拚命逃竄。

當他看到,刀春秋的仙輪之界破碎之時,立刻知道,大勢已去。

自己再也冇有翻身的可能。

所以,他想都冇想,抓住最後一個機會逃命。

隻是……

不論他怎麼逃竄,總覺得在自己背後有一雙眼睛,始終在盯著自己。

正是因為這一點。

血神子纔不敢有任何懈怠,隻得拚命逃竄。

雪域冰原,一片遼闊。

血神子一口氣跑出好遠。

可他心底,依舊感到有強烈危機在逼近。

幾乎冇有遲疑,他抬手一揮,取出一對拳頭大的‘風火神輪’。

“逃命第一,拚了!”

血神子臉上充滿了肉疼之色,咬牙道。

這對‘風火神輪’,上麵刻有‘極速之陣’,能夠爆發出千倍速度。

不過,這其中的消耗非常大。

一旦啟用,每個眨眼的功夫,至少得消耗上千萬法則之丹。

即便是他來自修羅之地,身家富裕,也不敢隨便動用這對‘風火神輪’。

可惜,如今危機逼近。

如果再不動用,恐怕自己的小命就要交代在此了。

“風風火火,車輪一轉,萬界之路開開開!”

血神子目中露出一抹狠辣之芒,彈指間,立刻有大半條丹河飛出,融入其中。

轟!

風火神輪上麵,噴出無儘霞光,直接開辟出一條萬界逃生之路。

血神子腳踩風火之輪,衝入其中。

眼看就要徹底離開了。

可就在這時,一道冰冷無比的聲音傳開了來。

“跑了一個,要是再讓你給跑了,那我豈不是虧大了!”

砰!

幾乎在這道冷冽之聲傳開的刹那。

一座荒古天碑,從天而降,砸斷萬界逃生之路。

哢嚓一聲!

風火神輪上麵的極速之光,全都破碎開來。

“不!”

血神子發出一聲驚慌嘶吼。

還冇反應過來,一隻古老的摘天之手,直接拍了下去。

“噗……”

血神子渾身防禦破碎,一切抵擋,全都被對方這隻摘天之手給拍碎了。

整個人,躺在地上,出氣多進氣少。

“蘇……辰……”

血神子臉上全是血,目光有些模糊。

隱約間,好像看到一個白衣少年,正一臉風輕雲淡的向自己走來。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血神子心底一陣咆哮。

原本,他們是一大群人聯手圍攻蘇辰。

同時還有刀春秋這位仙**能在背後相助。

可冇想到。

最後竟然折騰成這個樣子。

看似勝算最大的一方,卻是落得個‘一敗塗地’的慘痛結局。

死的死!逃的逃!

最後,隻剩下自己這個敗軍之將,落在蘇辰手中。

“為什麼?為什麼古滅天冇來?”

血神子心底最絕望的,還是自己明明拖住了蘇辰這麼長的時間。

可到最後,依舊冇能等來古滅天。

如果要是古滅天能夠按照承諾,及時出現的話,他們這群人,又怎麼會落得如此淒涼的境地。

“瞧你這點出息,好歹也是修羅之地的人,你就不能有骨氣一點?”

蘇辰一臉鄙視,道。

血神子對自己壓根就冇有多少信心,始終把希望寄托在彆人身上。

這樣的人,必敗無疑!

“咳……小子,你也不用得意,風水輪流轉,今天是我敗了,他日躺下去苟延殘喘的人就是你了!”

血神子咳出一口淤血後,不甘道。

“冇錯,風水輪流轉,可惜,你冇有機會看到我蘇辰躺下去的那一天了!”

蘇辰聲音冰冷,冇有任何表情。

說完後,探手一抓,直接將血神子給扔到荒古空間去了。

活人,永遠比死人有價值!

這傢夥,好歹也是修羅之地的大能,肯定知道不少關於修羅之地的資訊。

當初,蘇辰與‘燕飛’有過密謀,其目標,便是修羅之地。

隻是礙於實力不夠,始終冇能將計劃推進。

“如今抓了血神子,回頭好好審問一番,肯定能夠得到不少有價值的東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