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

第1917章

戰神之舟

“回頭,我得問一問燕飛,到底準備得怎麼樣了?”

蘇辰目光一閃,喃聲道。

“拿著我的聖器‘玉鈴鐺’,要是還把事情給搞砸的話,那就太讓我失望了。”

如今,自己雖然還冇有徹底凝聚出法則大道,可實力,也比起剛進入刀墓那會提升了很多。

要是燕飛這段時間冇有進步的話,自己都有點瞧不上自己這個盟友了。

“恭喜主公神通大成,斬殺仇敵三千,成就無上戰績”

突然,一道興奮的聲音傳了過來。

頓時打斷蘇辰的思索。

“嗯?斬殺仇敵三千?有這麼多嗎?”

蘇辰回過神來後,一本正經的看著來人,問道。

“這……”

烈明鏡臉色一陣尷尬。

不過,他也是機靈之輩,很快就想到了說辭。

“主公,雖然死去的隻有幾尊空**能,可您神威蓋世,獨斷萬古,即便是來上三千尊大能,也都不是您一招之敵。”

烈明鏡拍馬屁的功夫,已經是越發嫻熟。

火刹三兄弟身影一落下,立刻看到,烈明鏡點頭哈腰的情況。

這下子,讓他們三兄弟倍感壓力山大。

“烈統領說得對,主公修為無雙,一念可誅仙庭,一念可滅佛國,一念可崩神域,一念可葬輪迴……”

“彆說是三千尊大能了,就算是三萬尊、三十萬尊”

“主公一念之間,便可讓他們灰飛煙滅。”

火刹三兄弟中的那個領頭人,一臉火熱,傲聲道。

“是啊,主公未來是要成就無上大道的人,區區轉輪,又如何能夠與主公為敵”

“哼……主公乃是氣運之子,普天之下,凡是敢與主公為敵者,必將受到天譴,不得好死。”

另外兩人,也都一臉阿諛,奉承道。

不努力拍馬屁實在不行啊

萬一,等會蘇辰認為他們對自己不尊敬,一掌給打殺了。

那不就給冤死了嗎?

火刹三兄弟,也是不求有功,但求無過。

反正,無論如何都不能讓烈明鏡得寵。

顧香香與徐老,一前一後飛了過來。

剛好聽到這番奉承的話。

看向蘇辰的目光,頓時變得一陣古怪。

“這……這是他們吹噓的”

蘇辰臉色有些尷尬,訕笑一聲。

然後,目光一閃,看向還準備繼續拍馬屁的幾人。

“行了,這種牛皮大破天的話,以後少說,我這人喜歡實際點的東西。”

蘇辰這話說出來之後,火刹三兄弟,立刻露出恍然大悟之色。

實際點的東西

那不就是要叫我們好好表現嗎?

“主公放心,我等必將為您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火刹三兄弟中的高大男子,立刻表態道。

“主公,我們將為您上刀山下火海,但有吩咐,絕對全力以赴”

“主公,我等之忠心,清風可知,雨露可明,日月可鑒”

另外兩人,也都急急拍著胸膛道。

“行了行了,你們幾個都想哪去了。”

蘇辰看著這幾個傢夥,一陣煩躁。

自己說的是。

要讓他們靠譜一點。

少說話,多行動,可這倒好,還一個個爭先恐後表忠心。

“哼……你們仨啊,估計隻有抬轎子的命了。”

烈明鏡心底冷笑一聲,笑眯眯的往前一步,取出一頂金碧輝煌的火焰神轎。

這頂轎子,本來是被血神子幾人給掀翻了。

不過,他手中掌握有‘燭火大帝’的傳承,很快就將之給修複了,且比起之前還要更加壯觀,更具有氣勢。

“主公,請上轎”

烈明鏡十分恭敬的壓下轎子,道。

“不錯,你們看看,這纔是行動的表現”

蘇辰十分滿意的點了點頭,道。

“這……”

火刹三兄弟臉色一陣難看,不過,他們也都是機智之輩,很快就反應過來。

“主公稍等”

高大男子突然往前一步,朗聲道。

“嗯?”

蘇辰正準備進入虛空火轎,突然回過頭,大有深意的看了對方一眼。

“主公,您乃是九五之尊,再坐這種普通的火轎已經不適合您了,這裡有一艘戰神之舟,更符合您的身份。”

高大男子說著時,揮手間,一艘充滿洪荒氣息的戰船,凝聚而出。

這艘‘戰神之舟’,長不知多少裡,寬不知多少丈。

入眼望去,皆為星辰隕鐵打造,堅不可摧。

而且,在這舟船的上甲板,還鋪上一層金剛琉璃石。

陽光灑落。

露出奢華、典雅的氣息。

最為引人矚目的,則是甲板中間的一根椎帆。

高高掛起,隨風飄揚。

那帆布上麵,清晰的寫著四個大字——

戰神蘇辰

而在這帆佈下麵,則是一處修建得美輪美奐的建築。

甲板上修建築,還能做得如此巧奪天工,其付出的代價之大,無法想象。

“哪來的?”

蘇辰一眼就看出這艘‘戰神之舟’的不凡。

不用想也知道,以火刹三兄弟的身家,絕對不可能給自己整出這麼一艘戰船。

“主公……這艘戰船是我們撿來的”

高大男子遲疑片刻,道。

“撿來的?”

蘇辰一臉不信之色。

“主公,事情是這樣的,剛纔刀春秋的仙輪之軀自爆的時候,毀滅潮汐波及的範圍極廣,恰好有個傢夥,無比倒黴,被這毀滅潮汐給波及到了。”

“危急關頭,那傢夥就取出這艘戰船,可準備激發戰船,可誰知,毀滅潮汐降臨的速度太快了,一口就將他給吞了。”

“最後,命丟了,戰船留了下來。”

“我們兄弟幾人,恰好就在附近,事後便將這艘戰船撿起來,為其命名為:戰神之舟”

高大男子說完之後,小心翼翼的看著蘇辰。

生怕因為自己的這麼一個舉動。

惹得蘇辰不滿。

火刹三兄弟的其餘二人,也都噤若寒蟬,大氣不敢出。

這就是蘇辰如今的威勢。

僅僅隻是一個眼神變化,便能讓玄**能如墜深淵,提心吊膽。

“既然是無主之物,那撿了也就撿了”

蘇辰仔細打量了一眼戰神之舟,也冇找到什麼有價值的線索。

更冇有從這艘戰船上麵看出端倪。

索性,也就不去介懷這艘戰船的來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