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公子,這東西實在是欠妥”

孫元指了指那片搖曳的雲帆,硬著頭皮,道。

“咱能不能給撤了。”

要不是,自己的寶貝兒子還在蘇辰手中。

要是蘇辰被人打死了,那他兒子豈不是也要跟著倒黴。

這絕對是孫元不願意看到的。

“行,冇問題”

蘇辰十分豪爽的答應了。

其實,他自己也知道,以他現在的這點實力,封號戰神,實在過分了。

“還愣著乾嘛,快點動起來,把這玩意給撤了,以後都給我低調一點。”

蘇辰看著還愣著原地的火刹三兄弟,頓時喝道。

“是是是,主公說得對,我們這就馬上去辦”

高大男子一臉惶恐,應聲道。

很快,這三人就立刻忙前忙後,將戰船上麵,一些過於嚇人的標語都給撤下來了。

“哼這回是拍馬屁拍到馬腿上了”

烈明鏡站在一旁,看到這一幕,心底一片樂嗬嗬。

可誰知,這時候蘇辰的目光,突然落在自己身上。

“很開心是吧”

聞言,烈明鏡打了個激靈,剛想解釋,便聽到蘇辰不容置疑的話語。

“你也去,看著那三人,彆再給我搗鼓出什麼亂子。”

蘇辰伸手一指,道。

“冇問題。”

烈明鏡拍著胸口保證道。

說完後,一點也不敢停留,立馬轉身前去幫忙了。

那掛有戰神蘇辰的雲帆被撤下來了。

與之一同消失的,還有火刹三兄弟掛在戰場上麵的各種標語。

這些標語,全都是一些亂七八糟的口號。

“呼”孫元看到蘇辰聽勸,心底頓時鬆了口氣。

剛纔,他是真怕蘇辰少年得誌,不知天高地厚。

如今上古刀城即將開啟,所有進入刀墓絕地,且能存活到最後的人,全都是頂尖的存在。

這些人,一個個都是心高氣傲之輩。

萬一看到雲帆上麵戰神二字,感到不爽,那就麻煩了。

好在蘇辰聽勸,下令撤掉那些標語了。

“你不是向來天不怕地不怕的嘛,這次怎麼主動退縮了”

楚香香一臉揶揄,道。

“那也得分情況啊,我可不想平白無故招惹到各路神仙。”

蘇辰搖了搖頭,又道。

“況且,那標語我不喜歡,戰神蘇辰

這個實在是太俗氣了。”

聞言,楚香香忍不住掩嘴一笑。

“咯咯俗氣

這還俗氣啊

那你想起個什麼樣的封號”

楚香香眨了眨眼睛,道。

“嗯天下第一戰神

這個怎麼樣”

蘇辰裝作一本正經,道。

“啊”楚香香聽了之後,嚇得失聲驚呼。

“你,你要是用這個封號,怕是還冇走出大秦帝國就得讓人給錘死了。”

聽到這話,蘇辰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我有這麼弱雞嗎”

蘇辰一臉無奈,攤了攤手。

“有”

楚香香裝作十分認真的樣子,點頭道。

這模樣,彆提有多可愛了。

“那這樣我換一個,我就叫天下第一弱雞

這個怎麼樣”

蘇辰心底一樂,立刻起了逗一逗楚香香的心思。

“啥

天下第一弱雞

不行這個可不行”

楚香香聽了之後,一陣搖頭。

“為什麼不行”

蘇辰眉毛一挑,道。

“因為我纔是天下第一弱雞,你嘛,隻能是天下第二弱雞了”

楚香香挺直了腰板,滿臉自豪,道。

“哈哈”蘇辰聽了之後,忍不住笑了起來。

一旁。

孫元看著這倆人,有一搭冇一搭的扯著,心底充滿了羨慕。

“還是年輕好啊”

孫元歎了一聲,冇有留在甲板上礙眼,而是找了個冇有人的房間,進去打坐修煉。

整艘戰船,修建得十分壯觀。

船體上麵的建築,占地不知有多廣,儼然就是一座九進十八出的豪府。

徐老看到楚香香跟蘇辰聊得那麼開心,心底也一陣感慨。

“這個天下,還是他們年輕人的天下。”

徐老悠悠一歎,轉身間,也是下去修煉了。

不一會兒。

蘇辰便感受到腳底下傳來晃動。

戰神之舟,開啟了烈明鏡四人,也算是冇有給自己偷懶。

嗡一個淡金色的護罩,擴散開來。

戰船護罩裡麵,風輕雲淡。

而外界,則是因為速度太快。

光線被拉伸成一條條白絲,看起來一片模糊。

“咦這速度,竟然堪比仙能全速趕路的樣子”

蘇辰稍微感應一下,立刻知道眼下前進的速度,臉上不由地露出一抹驚訝之色。

“這艘戰船,的確不凡,普天之下,少有煉器大師,能夠煉製出擁有仙輪之速的法寶。”

楚香香目光一斂,上下打量了戰神之舟一圈,讚聲道。

“那你可看出來曆”

蘇辰神色一動,問道。

像這樣聲名赫赫的速度類法寶,應該是大有來頭纔對。

可惜,楚香香的反應讓她失望了。

“冇有,我隻能說,在大楚境內,尚且冇有一位煉器宗師,能夠煉製出這樣一艘擁有仙輪之速的法寶。”

楚香香搖了搖頭,道。

“這樣啊”蘇辰臉色有些莫名,拉長了聲音。

“怎麼

你是在擔心什麼嗎

反正,這艘戰船是他們撿的,就算來曆再大又怎麼樣,大不了,到時候要是人家找上門了,再還回去就是。”

楚香香撇了撇嘴,道。

“還回去

這怎麼可能,進了我蘇辰口袋的東西,便冇有往外掏的道理。”

蘇辰這話,說得可謂是霸道無比。

可這就是事實啊那個死去的傢夥,肯定也是對自己出手的敵人。

既然是敵人的東西,那落到自己手裡,定然冇有還回去的說法啊“我擔心的不是這個,我是在想,會不會有人在這艘戰船上麵作了手腳”

蘇辰臉色微沉,道。

武道世界,險惡啊路邊的野花都不能采,何況這是一艘撿來的戰船,更加要小心翼翼了。

“什麼

這艘戰船有可能會被人動了手腳”

楚香香嚇得臉色一白,立刻慌張起來。

這可是擁有仙輪之速的戰船。

如果真出了什麼問題,那麼,他們可就完蛋了。

天津https:.te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