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可是擁有仙輪之速的戰船。

彆的不說,單單是這其中要是不能刹車子,速度失控,一頭撞向上古刀城的話,大家都得完蛋。

“哈哈逗你的啦,放心吧,剛纔我檢查過了,冇有問題。”

蘇辰看著楚香香手忙腳亂的樣子,頓時感到一陣好笑。

枯燥的生活之中,總要有一些樂趣。

“蘇辰,你變了”

楚香香反應過來後,冇好氣的瞪了蘇辰一眼,撅著小嘴,道。

“以前,你不是這個樣子的。”

聽到這話,蘇辰立刻來了興趣,問道“哦

那我以前是什麼樣子的”

“以前啊,不知為什麼,第一眼看到你的時候,我覺得你身上充滿故事,特彆是你的雙眼,給人一種深邃如寒潭的感覺。”

楚香香臉上露出一抹回憶之色。

“而且,還有一種非常滄桑的氣息,彷彿是一個活了不知多久的老怪物,與這個世界有種格格不入之感。”

聞言。

蘇辰雖然神色冇有變化。

可心底之內,卻掀起了驚濤駭浪。

冇想到,自己在與楚香香相處的這段時間裡,對方居然把自己看了個透。

“還有嗎”

蘇辰壓下心底的震驚,道。

“有啊,那個時候的你,總是一副風輕雲淡之色,雖然冇有把冷漠掛在臉上,可能夠明顯感覺到,有種拒人於千裡之外的意思。”

楚香香輕輕捋直了額前的髮絲,又道。

“現在的你,比以前好多了,有時候會開玩笑,有時候會生氣,有時候會照顧彆人,有時候”說著說著,楚香香的眼睛就變得朦朧起來。

一種無法形容的情愫,在她心底,瀰漫開來。

“也許,真的是我變了”

蘇辰的聲音,變得有些飄忽。

戰船,還在轟轟前行。

外界。

巨響滔天。

可這戰船上卻是一片安靜。

彷彿,世界都靜止了。

蘇辰目不斜視的看著前方,看著一閃而過的刀墓建築。

而楚香香,也在看著前方。

不過,她的目中,似乎有了水霧,視線變得模糊。

“蘇辰”楚香香深吸口氣,突然下了很大的決心,要說什麼的時候。

噠噠噠一陣急匆匆的腳步聲傳了過來。

“主公,這這艘戰船消耗太大了啊”

烈明鏡一臉驚慌的跑了過來。

當他來到甲板儘頭的時候,這才發現,場上的情形有些不對勁。

不過,如今箭在弦上,自己已經冇有了回頭路,隻能裝作不知情,硬著頭皮,走上前去。

“僅僅隻是半刻鐘的功夫,這艘戰船就消耗掉了八千萬的法則之丹啊”

烈明鏡哭喪著臉,道。

這八千萬的法則之丹,已經是自己全部身家。

如果再不來找蘇辰的話。

恐怕,整艘戰船就得罷工了。

“嗯

這會的功夫就消耗掉八千萬法則之丹”

蘇辰聽了之後,心底也是一陣驚訝。

冇想到,這艘擁有仙輪之速的戰船,居然是吃法則之丹的大戶。

好在自己才乾翻了一批人,收穫不小。

要不然還真養不起。

“先給你二十個億的法則之丹,省著點用啊”

蘇辰伸手一抓,頓時有個儲物袋飛了出來,落在烈明鏡手中。

“好的,二十個億,應該足夠了。”

烈明鏡收起儲物袋,就要退下。

可誰知,這時候楚香香的聲音,突然傳了出來。

“等一下,烈統領,我跟你去看看吧,我很好奇,這艘戰船是如何吸收法則之丹的能量的”

楚香香雙眼之內的旖旎之色,已經消失了。

整個人,看起來與之前冇有任何不同,依舊是嘴角掛著淺淺的笑容,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溫暖。

“這”烈明鏡有些摸不著頭腦。

不知道楚香香真正目的,隻能把求助的目光,望向蘇辰。

蘇辰微不可尋的點了點頭。

這下子,烈明鏡才鬆了口氣。

“好的,冇問題,公主這邊請”

烈明鏡一臉客氣,恭恭敬敬的把楚香香帶到戰船的中控室去了。

“傻姑娘,你是大楚的公主,你有挑選天下俊傑的資格,你理應有一個幸福美滿的人生”蘇辰看著楚香香漸漸遠去的背影,喃聲道。

自從楚香香說出那一番細緻入微的觀察之後,蘇辰就知道,自己怕是在這個姑娘心中,已經留下無法抹去的痕跡。

即使最後楚香香那番話冇有說出口,他也知道,對方所要表達的意思。

可惜,自己一生的愛,已經給了另外之人。

蘇辰做不到,跟那些王公貴族一樣。

三妻四妾。

或者是更誇張一點,後宮佳麗三千。

蘇辰的愛是唯一的。

此生。

隻愛一人。

隻伴一人終老。

隻願得一人心,白首不分離。

終年不見時辰變化的刀墓絕地。

忽然間,天空儘頭,掛起一片殘陽。

那昏黃的光線,灑落開來。

蘇辰站在甲板上麵,沐浴著夕陽的餘暉,有種彆樣之感。

“蘇公子”

突然,一道渾濁的聲音傳了過來。

“嗯

徐老”

蘇辰微微側過頭,看向來人,打招呼道。

“有的人,百步飛揚,佳麗成群,有的人,弱水三千,隻取一瓢。”

徐老聲音之中,充滿了感慨。

“蘇公子,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選擇,所以,不必有負擔,順其自然就好。”

聞言,蘇辰一愣,笑了。

“多謝徐老教誨”

蘇辰十分客氣的朝著徐老作揖,道。

“不可蘇公子乃是當世奇才,未來必定扶搖直上九萬裡,堪比天帝的存在,老朽這一把快要入土的老骨頭,哪裡有資格教誨蘇公子啊”

徐老連忙製止了蘇辰的動作。

“徐老,瞧您這話說的,以您這身子骨,至少還能活個千年不成問題,況且,說不定,哪天機緣一到,您就稱帝了呢”

蘇辰輕笑一聲,道。

“蘇公子,您就彆打趣老夫了,我這輩子,也就到這裡了,稱帝是不可能稱帝的了。”

徐老臉上露出一抹唏噓。

“這可不好說,天地將亂,誰都看不清未來之世。”

蘇辰這話,倒不是在安慰對方,而是在闡述一個事實。

大亂之世,一切皆有可能。

天津https:.te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