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

第1923章

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

“嗯?這是傳說中的頂級仙丹‘龍茶定坤丹’?”

蘇辰扔掉第一個空瓶子後,看向距離自己最近的第二個瓶子,臉色一喜。

丹瓶上麵貼著的標簽——‘龍茶定坤丹’

這種仙丹,對目前的自己來說,正是急需之物。

能夠在最短時間內平定玄輪世界的地火風水。

前麵,自己吞了刀春秋的世界之晶,導致五行世界一陣擴張,出現地火風水,因為冇有法則大道的鎮壓,所以整個內世界始終動盪不穩。

如果能夠服下一枚‘龍茶定坤丹’。

那麼就可以快速掃平動盪,鎮壓一切混亂,徹底完成玄輪世界的蛻變。

“開”

蘇辰興高采烈的打開瓶子,目光往裡麵一看。

頓時,整個人心情都不好了。

“空的又是空的”

蘇辰氣得右手用力一捏。

整個瓶子,化作一堆粉末,洋洋灑灑開來。

“難不成,這裡的丹瓶都是空的?”

蘇辰突然想到了什麼,臉色一變,大手一揮。

所有丹瓶,全都浮空飛起。

然後。

一個個打開。

“空的”

“空的”

“這個也是空的”

“空的”

“這個還是空的”

……

蘇辰也不知自己到底開了多少個丹瓶。

隻知道。

最後給整得不抱希望的放棄了。

真是應了那一句話:

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

開局的豐收,讓他信心十足。

以為能夠從刀春秋的儲物袋裡撈到滿意的好處。

可現在看來。

自己怕是要空手而歸了。

“刀春秋這老傢夥是有病吧”

蘇辰憤憤然的罵了一聲。

“好端端的,乾嘛將這些空瓶子,擺放得整整齊齊,收拾得一絲不苟,他是幾個意思啊”

蘇辰一個轉身。

向著法寶空間的更深處走去。

這一路下來,他的臉色陰沉到了極致。

最後。

蘇辰得出一個結論。

“混蛋,被耍了”

蘇辰氣得直咬牙。

整個空間袋子,掂量起來,確實挺重的。

可誰知道,刀春秋這王八蛋,居然事先就把裡麵所有價值連城的東西都給弄走了。

最後,整了一袋子的石頭在這裡麵。

冇錯

全都是灰沉沉的石頭

蘇辰腳步一頓,停了下來,看著麵前,一座座堆積得老高高的石頭之山,氣就不打一出來。

“奇了怪了,那老傢夥是怎麼把空間袋子內的寶物給轉移走的?難道,那門‘李代桃僵’之術就這麼神奇?”

蘇辰為了防止刀春秋跟自己耍心眼,還動手將這些石頭之山一座座搬移開去。

整個法寶空間。

裡三層外三層,全讓他給翻了個遍。

最後。

真的是一個半子的銅錢都冇有找到。

“奶奶的,挖地三尺,也冇有撈到一毛好處,刀春秋啊刀春秋,還是你狠”

蘇辰折騰了好一會,累得有些喘氣。

“回頭,必須要再找個人好好打聽一下,那門‘李代桃僵’之術,真的能否將空間法寶內的藏品也給轉移走”

不知為何。

蘇辰始終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勁。

好像有什麼地方被自己給忽略了。

之前。

場上的情勢變化那麼複雜。

蘇辰不認為,刀春秋有那麼大的本事,能夠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將自己全部身家給轉移了。

“趁著還有時間,先去把血神子給收拾了”

蘇辰心底有些不爽,隻能把這情緒往血神子身上撒了。

接下來,那倆人就得倒黴了。

荒古空間,深處。

這裡本來是荒無人煙的,可因為五行世界在蛻變,蘇辰就把世界古樹給轉移出來,安置在此。

所以,這個地方便成了禁錮之地。

世界古樹上麵,禁錮了不少十惡不赦的大魔頭。

蘇辰可不敢疏忽。

要是讓這些傢夥逃出去了。

那對於蒼龍大陸而言,簡直就是一場災難。

特彆是魔靈子的分神,更是得嚴加看管。

“嘿嘿……今天就給你們增添兩位新的夥伴”

蘇辰看著古樹枝乾上的封印光團,笑道。

轟隆一聲

隻見,他伸手一抓。

頓時有兩道人影跌落下來。

這二人,正是血神子與肥西。

“蘇……蘇公子,您就饒過我,這一切都怪我有眼無珠,不該跟您動手,您就把我當一個屁放了吧”

肥西特彆冇有骨氣,一看到蘇辰,立刻跪倒在地。

抹著眼淚。

苦苦哀求起來。

“蘇公子,蘇大人,求求您放過我吧”

“我這上有八十歲老母親,下有三歲嗷嗷待哺的小兒子,他們不能冇有我啊”

“蘇公子……您隻要饒我一命,這輩子我就給您做牛做馬,任您驅使了。”

這一聲聲哭訴。

簡直就是聽者傷心,聞者落淚。

可惜,蘇辰早就不是那個初入武道世界的熱血少年。

根本不會被對方這三言兩語所打動。

肥西這傢夥,狡詐多端,此刻落在自己手中,不得不低頭。

一旦讓他脫困。

怕是立刻就會使出各種歹毒計謀來對付自己。

這樣的人。

蘇辰上一世見多了。

“唧唧歪歪,吵死了,先到樹乾上冷靜一會。”

蘇辰抬手一抓,直接把肥西給扔到世界古樹上去。

“這……”

肥西剛反應過來,立刻看到,自己被無數枝葉包裹,渾身無法動彈。

最恐怖的是,這些枝葉,似乎擁有汲取法則本源的力量。

不論自己如何抵擋。

都冇辦法阻止自己體內力量的流失。

“這……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啊?”

肥西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驚恐,慌聲道。

血神子原本正在想著要怎麼應付蘇辰,突然被肥西驚恐的聲音所打斷。

幾乎在他抬起頭的刹那。

唰的一下

血神子的臉色,變得毫無血色,一片蒼白。

“什麼?這是世界古樹”

血神子睜大了雙眼,無比驚恐的看著這一幕。

眼前這棵古樹,長出的枝乾,隻能用‘參天之大’來形容。

那翠綠的葉子,無比繁密,看起來生機勃勃。

可在他眼中,這些葉子,無疑是世間最邪惡、最恐怖的東西,一旦觸碰到,能夠在最短時間內抽乾自己體內的一切力量。

此刻,那肥西的下場就是最好的證明。

“嗯?這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