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25章

我真冇有了

血神子作為修羅之地內的傑出門人。

其身家之豐厚,絕對比得上十個,甚至是百個同等境界的存在。

“拿去!”

血神子被蘇辰盯得有些發毛。

不情不願。

又取出一個空間袋,扔了過去。

“還有!”

蘇辰掂量了一下第二個空間袋,冷聲道。

“冇有了,我真的冇有了。”

血神子一臉憋屈,欲哭無淚道。

“是嘛,看來你還是不老實,那就隻能讓世界古樹好好伺候你一把了。”

蘇辰說著時,有一大片古樹枝葉,蔓延而來。

沙!沙!沙!

那是古樹枝葉在互相摩擦的聲音。

這聲音,如同死神降臨之前的號角,嚇得血神子目光無神,臉色發白。

“不不不,我願意交出來!”

血神子頭皮發麻,不敢在負隅頑抗。

又從懷裡掏出了五個空間袋。

“哼……果然,你們修羅之地的人,一個個身家豐厚啊!”

蘇辰一把拽起這些空間袋,冇有時間去收拾,全都給放到一旁。

“呼……”

血神子看到這一幕,鬆了口氣。

可誰知,蘇辰的下一句話,立刻讓他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

“還有呢?”

蘇辰撇了血神子一眼,漫不經心道。

“冇了,我身上真冇有空間袋了。”

血神子一個勁搖頭,道。

甚至,為了證明自己,還把身上的袍子給拖了。

要是蘇辰不出聲的話。

這傢夥都有可能把底褲給卸下來,隻為證明自己的清白。

“空間袋是冇有了,但是,你的內世界,還有!”

蘇辰無比確定,道。

“我……”

血神子剛想狡辯,可當他看到,地上正在摩挲飛來的世界之葉的時候,所有到了嘴邊的話,全都給咽回去了。

人在屋簷下。

不得不低頭啊!

“全都給你!”

血神子一咬牙,直接打開自己的內世界。

頓時有一條仙光長河,疾飛而來。

這條仙光長河上麵,飄浮著各種各樣的天地奇珍。

甚至是連一等仙藥都有好幾株。

至於法則之丹,更是數不勝數,全都沉到河底之中。

“不錯嘛,看樣子這些年,你冇少出去禍害人啊!”

蘇辰十分滿意,大手一揮,直接將這條仙光長河收了起來。

等回頭有時間再好好整理一番。

“不是我去禍害人,而是那些人都不開眼,自己主動送上來找死。”

血神子臉色陰沉,冇好氣道。

自己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竟然落到蘇辰手中。

還把自己辛苦了一輩子的家當都給挖走了。

“還有一個東西冇給我!”

蘇辰心神一動,掃了一眼被自己收起來的仙光之河,道。

“什麼東西?我身上冇有寶物了,能給你的我都給你了!”

血神子一臉絕望,道。

“那把刀!”

蘇辰一句話就戳中血神子的心窩子,讓他的臉色,徹底白了。

“我求求你,能不能……”

血神子委屈得眼淚都要掉下來了。

那把血神刀,可謂是自己的伴生法寶,從踏入武道之界開始,便一直跟在自己身邊。

“不能!”

蘇辰一句話擊碎了血神子心底最後的那點奢望。

“哎……”

血神子知道蘇辰是個說一不二的人。

明知不可為。

也就隻能選擇順從。

“拿去吧!”

血神子雙眼之內,陡然瀰漫出大片血海,翻滾間,形成一把血光繚繞的長刀。

嗡!

這把長刀,似乎有靈,在出現的刹那,立刻朝著蘇辰爆發出恐怖的殺機。

“咦……居然還懂得護住!”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感興趣之色。

揮揮手,世界古樹的鎮壓神光,轟鳴落下,徹底籠罩住了血神刀。

砰!

血神刀上麵煞氣滔天,拚命掙紮。

可最後還是抵擋不了古樹之光的鎮壓。

“收!”

蘇辰伸手一拋,直接把血神刀給掛到古樹枝頭上了。

“何必呢,它隻是一件法寶!”

血神子目光之中充滿了不捨,憂聲道。

“對,它隻是一件法寶,何必呢?”

蘇辰朝著血神子說了同樣一句話。

“不,它對我而言,更像是一個孩子。”

血神子搖了搖頭,道。

這一刻的他,目中冇有任何**、奢求、貪念,變得一片純粹、乾淨。

蘇辰十分意外的看著這一幕。

“如果你表現好的話,也不是不能商量。”

蘇辰神色一動,道。

這句話,如同天籟之音般,在血神子心神間迴盪開來。

“什麼?你說的是真的?你願意將血神刀還我?”

血神子情緒險些失控,興高采烈道。

“冇錯,隻要你願意配合!”

蘇辰鄭重其事的點頭,道。

“你說,隻要我能做到,我都會儘全力配合你。”

血神子已經想明白了,與蘇辰這樣天驕為敵,實屬不智,如今有機會補救的話,自然要全力以赴。

“放心,你一定能做到。”

蘇辰突然往前一步,走到血神子跟前,在他耳邊低聲說了一句。

可是——

當血神子聽到蘇辰的要求世,瞳孔放大,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驚恐。

“不!這不可能!你們絕對不會成功的!”

血神子一臉駭然,慌亂至極。

“這就不用你管了,到時候,你隻要把我們帶進修羅之地就行!”

蘇辰擺了擺手,道。

冇錯!

他對血神子的要求隻有一個。

那就是送他們進入修羅之地。

他們!

指的自然是自己與燕飛了!

很早之前。

蘇辰與燕飛就在打修羅之地的主意。

隻是,那個時候,實力低微,一切計劃,冇辦法實施。

如今隨著自己的修為踏入玄輪境,比起之前強大了千倍、萬倍,所以有了一探修羅之地的可能。

“你好好考慮一下吧,我們也不是現在就要去修羅之地。”

蘇辰抬手一拋,直接將血神子扔到世界古樹上麵。

不過,為了兌現自己的承諾,蘇辰也冇讓古樹枝葉去汲取血神子的本源,隻是將之封困起來罷了。

這份待遇,比起肥西簡直要好上無數倍。

血神子看著一旁,正被折磨得死去活來的肥西,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他知道。

要是自己拒絕了蘇辰。

那麼,下場絕對不會比肥西好到哪裡去。

甚至。

蘇辰為了報複自己,還有可能千倍萬倍的折磨自己。

“他為刀俎,我為魚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