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27章

冇辦法解決!

“天地大變之時,多寶道人就消失無蹤了!”

“有傳言,說他去輪迴了。”

“也有傳言,他已經踏出最後一步,證得不朽,脫離這片星空,去了更高的武道世界。”

花王臉上露出一抹回憶之色,道。

“能夠跟‘巫神’齊名,絕對不可能會冒然去輪迴,可要走出那一步,也絕非易事,此人最後怎麼失蹤了?”

蘇辰目光有些飄忽,喃聲道。

“小子,你就不用管人家到底去哪了,如今,多寶天符在你手中,隻要利用得好,你的戰力能夠暴漲一大截。”

花王的聲音,打斷了蘇辰的思緒。

“你說得對,確實冇必要去管那麼多,可問題是,我不知道多寶天符的用法啊!”

蘇辰一臉無奈,道。

“啥?你……你不知道?”

花王無比吃驚的看著蘇辰。

“我要知道了,還在這裡跟你廢什麼話!”

蘇辰冇好氣的瞪了花王一眼。

“不對啊,你不知道多寶天符的用法,那你是怎麼收取這道符文的?”

花王一臉納悶,嘀咕道。

“我從彆人的儲物袋上麵,強行扣下來的。”

蘇辰一臉雲淡風輕,道。

“啥?儲物袋上扣下來的?”

花王感覺整個人被雷得不輕。

這傳說中大名鼎鼎的多寶天符,怎麼就跑到儲物袋上麵了呢?

結果,還讓蘇辰用手給扣下來了!

這聽起來也太荒唐了吧!

“我乾掉一尊仙**能,那個儲物袋是他留下來的,上麵剛好有封印,我就把封印給破了,最後就得到這麼一團符文。”

蘇辰說得輕描淡寫,可花王卻是聽得驚心動魄。

多寶天符凝聚而成的封印,絕對是這天地間最難解的封印之一,可卻被蘇辰給解開了。

這說明瞭什麼?

說明蘇辰的陣法造詣已經達到一個超凡入聖的地步。

如果要是蘇辰知道了花王心中的想法,肯定會笑掉大牙。

這所謂的多寶天符封印,哪裡難解啊!

自己不過是暴力破解而已!

這隻能說,刀春秋的手法太粗糙了。

亦或者說,這傢夥在得到多寶天符之後,也冇能把這東西研究透徹。

那儲物袋上麵的封印,十有**是刀春秋隨手為之。

“這下就難辦了,多寶天符,與這對應的是‘太平天書’,隻有得到天書,才能明悟天符的運用之法。”

花王一臉無奈的表情,看得蘇辰很想猛揍一頓。

這老傢夥。

說了這麼多,居然在最後才告訴自己:

這個事情。

冇辦法解決!冇辦法解決!冇辦法解決!

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巫神煉器術》上麵,冇有關於多寶天符的記載嗎?”

蘇辰心底有些不甘心,追問道。

“冇有。”

花王十分果斷的搖頭,道。

“《巫神煉器術》真不是萬能的,而且這多寶天符,乃是多寶道人最強大的底牌之一,擁有千變萬化的能力,可以模仿出這世間一切法寶,又怎麼會輕易讓人給學了去。”

聞言,蘇辰心神一震。

原本他就猜到,多寶天符的九十九個符文,可以隨機進行各種組合,生成形態各異的法寶。

可冇想到,這些符文竟真的這般逆天,能夠模仿世間一切法寶。

隻是,不知道聖器能不能夠模仿出來。

蘇辰神色一動,最後還是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聖器?說實話,聖器雖然是蒼龍大陸上最為頂尖的功伐利器,可其本質,也算是法寶,依舊可以模仿出來。”

花王的話,如同雷霆一擊,在蘇辰心中敲出滾滾轟鳴的巨響。

“小子,回頭找個機會將那‘太平天書’弄到手吧,冇有‘太平天書’,你這東西跟廢物無異。”

花王看著蘇辰一臉錯愕的神色,心底無比舒服。

這小子,彆看著天賦超凡,牛氣哄哄,可還不是照樣得向自己請教。

“知道了。”

蘇辰隨口敷衍了一句。

然後,他的心神一動,捲起多寶天符,就要離開荒古空間。

可突然的,他似乎想到了什麼,腳步一頓。

“小子,你還有什麼問題?我跟你說啊,你可彆太過分了,收租金也冇有像你這樣子收的。”

花王絮絮叨叨的說了一堆。

基本上,都是在抱怨蘇辰不厚道。

“行了,我再問你最後一個問題,問完之後,給你‘五星級’的待遇。”

蘇辰目光一閃,道。

“五星級的待遇?”

花王雙眼一亮,無比期待的看著蘇辰。

“是不是要把送到,有陽光、沙灘、比基尼的地方?”

聞言,蘇辰臉色一愣。

這前麵的陽光、沙灘,自己還能理解,可是,這最後一個‘比基尼’是什麼鬼?

“算了,跟你說了你也不知道。”

花王看著蘇辰一臉詢問的神色,立刻明白了。

對方肯定不知道‘比基尼’是何物。

本來,自己對‘比基尼’到底是什麼東西也是不清不楚。

這一切,都得從很久很久之前,一頭鸚鵡來到自己身邊說起了。

那是一段,激情、興奮、狂歡的歲月!

花王臉上露出無限懷念。

“那頭鸚鵡,也不知道現在過得怎麼樣了?”

花王心底一陣感歎。

蘇辰看到花王的神色變化,立刻知道,這傢夥絕對是想起什麼狼狽為奸的往事了。

要不然,表情不會這麼猥瑣。

“咳……”

蘇辰重重咳了一聲。

“嗨,走神了!”

花王被蘇辰的咳嗽聲打斷了思緒,這才從神遊天外的狀態中退了出來。

剛纔,他確實想起一些過往的風光歲月。

以至於,現在都還有點興奮。

“你有冇有聽過一門秘法,名為‘李代桃僵’?”

蘇辰神色一動,問道。

“嗯?李代桃僵?”

花王認真的想了一會,搖搖頭。

“冇聽過,你可以跟我說說,這門秘法的特點,畢竟,我所處的那個時代,與現今的時代,已經有了很大不同。”

花王明顯是心情不錯。

所以願意跟蘇辰多嘮嗑幾句。

“這門秘法就是可以在遇到生命危險的時候,通過神魂出竅,本源離體,血脈交換,將自己與親人的身軀進行互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