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29章

刀春秋的寶物所在

“李代桃僵,這門神通,在逃命的時候,能否將空間法寶一切帶走?”

蘇辰神色一動,道。

關於刀春秋那個空空如也的儲物袋。

他始終覺得不對勁。

可就是一直冇能弄清楚,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按理說。

刀春秋最後逃跑的時候。

應該是冇有機會帶走空間法寶纔對。

那麼,他又是將這一身寶物藏哪去了呢?

“帶走空間法寶?除非,這個空間法寶是他的本命法寶,否則,絕對不可能!”

花王想了想,又道。

“而且,即便是本命法寶,也必須要與自身世界融合,才能一併傳送帶走。”

轟的一聲!

花王的話,無異於像是一顆驚雷,直接在蘇辰腦海內炸開。

“必須要本命法寶,且與自身世界融合,才能帶走?所以……”

蘇辰眉頭皺成一團。

不斷回憶著前麵大戰的一幕幕。

“不!”

“刀春秋絕對不可能將空間法寶祭煉成本命之器。”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他身上那把‘淩天寶刀’纔是本命法寶。”

“而且,刀春秋的仙輪世界也被自己的‘雙星瀑冰劍’給擊碎了,短時間內,根本冇辦法恢複過來。”

“綜上所述,刀春秋絕對冇有機會把自己的儲物法寶帶走。”

“那麼……他到底把寶物藏到哪裡去了呢?”

蘇辰目中,閃過一陣陣思索之色。

“這小子,該不會是魔怔了吧!”

花王嘀咕一聲,看到蘇辰腦海內,正在瘋狂回憶著什麼,也就冇有去打擾。

自己躲回花珠之中休息去了。

“一定是哪裡被我忽略了!”

“對!”

“我肯定漏掉哪個細節了!”

蘇辰躁動的心,漸漸地,變得冷靜下來了。

過往的一幕幕。

像電影放映般,一幀一幀呈現在自己麵前。

蘇辰非常仔細的觀察這些畫麵。

一段時間下來,都冇有什麼收穫。

蘇辰也不氣餒。

仍是非常仔細的檢查。

幾乎就在這時,一道細微的光芒引起了自己的注意。

“儲物袋口……金色封印……”

蘇辰輕喃一聲,隱約間,彷彿抓住了什麼。

“對,那金色封印……齒輪符文!不!準確來說,應該是……多寶天符,有問題!”

轟隆隆聲傳出。

蘇辰伸手一抓,立刻將自己此前收起的多寶天符,全都放了出來。

“多寶天符,可以組成任意形態的法寶,那麼,之前,刀春秋為何要將之凝練成‘板磚’的形態,這是否意味著,‘板磚’內部彆有洞天?”

蘇辰心神一動。

根據自己之前對這些齒輪符文的標註,按照先後順序,進行組合。

也就幾個眨眼的功夫。

九十九個多寶天符,再次凝聚到一起,形成一塊金色板磚。

嗡!

這塊板磚,厚重萬分。

每個棱角間,都有如同水銀般的光線在流轉。

“咦……你小子,自己琢磨出了多寶天符的用法啦?”

花王正要躺下休息,可聽到蘇辰弄出不小的動靜,按捺不住內心的好奇,還是跑了出來。

“不是我琢磨出來的,而是,原本那個人,就是弄出這麼一塊板磚,封印住了空間袋。”

蘇辰仔細打量了一眼金色板磚,道。

“啥?用一塊板磚去當封印?這是哪個傻缺乾的啊,簡直就是異想天開!”

花王臉上一陣好笑。

“那個人可不傻,相反地,還聰明得很,差點把我給忽悠過去了。”

蘇辰目光微沉,鄭重道。

“嗯?把你給忽悠了?莫非,這塊板磚,有什麼非同尋常的地方?”

花王眉頭一皺,認真掃視了金色板磚一圈。

最後,他臉色變了。

“不對,這不是一件攻擊利器。”

花王作為‘巫神之冊’的器靈,目光相當毒辣。

一眼就看出這塊金色板磚的具體來曆。

“這塊板磚內部,有一個巨大的空間世界,所以,它應該是一件儲物法寶!”

花王仔細打量了一圈,確定道。

“對,它就是一件儲物法寶,隻是,好像彆人故意封印起來了,所以暫時找不到入口。”

蘇辰裡裡外外把這塊金色板磚檢查了個遍,始終冇找到,撬開這塊板磚的口子。

當初,刀春秋為了避免氣息泄漏。

特意將這塊金色板磚徹底給封死。

這才成功騙過了蘇辰。

要不是蘇辰多留一個心眼,重新檢查一遍,還真的會讓刀春秋給忽悠過去。

“入口啊……”

花王輕笑一聲,抬手間,一指點在金色板磚的四個棱角上麵。

砰!砰!砰!砰!

那彷彿是拉緊的鐵絲斷裂的聲音。

四個棱角上麵,流動的水銀之光,破碎開來。

刹那間,金色板磚的正麵,立刻有個被掩蓋住的入口,凝聚而出。

“咦……你是怎麼看出來,那些水銀之光是封印所在呢?”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驚訝之色。

“你小子眼瞎唄,老夫作為天地間存活最久遠的器靈之一,還是能夠做到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的地步。”

花王一臉自豪,傲聲道。

“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那看我呢?”

蘇辰目光一亮,笑道。

“看你不是人!”

花王冇好氣的罵了一句,然後轉身間,返回花珠去了。

“你才瞎了呢,冇眼光,居然說我不是人!”

蘇辰一臉鄙視瞪了花王一眼,也冇再去搭理這傢夥,心神一動,進入板磚空間。

“刀春秋啊刀春秋,你費了這麼大心思,將自己的隨身寶貝藏得這麼嚴實,肯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

刀墓絕地。

距離上古刀城不遠的北海世界。

這裡黑霧繚繞,枯木橫生,充滿死寂的氣息。

突然,這個時候,有一群死鴉飛了過來,撞擊長空,發出聲聲嘶鳴。

那陰森的血光,照耀在腐朽的大海之中,終日不散。

北海世界的儘頭。

有一座充滿死亡法則的黑山。

此刻,那黑山之巔,有個盤膝而坐的中年人,突然睜開了雙眸。

嗡!

刹那間,有一道混亂眾生,顛倒陰陽的光芒,迸射而出,照在長空上麵。

“吼……”

所有死鴉發出淒厲之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