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31章

海天龍獅

“刀春秋這傢夥,明顯是將自己的法寶空間,分為東、西、南、北四個寶庫。”

蘇辰目光一閃,喃聲道。

“剛纔隻是檢查了北邊,接下裡,還有另外三個方向的寶庫,可千萬不要讓我失望。”

砰!

一道混元千光落下。

蘇辰的身影,瞬息直奔東邊而去。

還為臨近,他就感受到一陣洶湧澎湃的氣息。

“這傢夥,該不會是在這裡麵飼養了什麼遠古凶獸吧?”

蘇辰速度飛快,一路疾馳,朝著東邊飛去。

隻是,整個東邊,壓根就不像自己站在擎天之山上麵看到那般平靜。

剛進入東部區域。

蘇辰就有種被什麼洪荒凶獸盯上的錯覺。

整個後背,一片發冷。

不過,他冇有絲毫在意,依舊向著前方掠去。

刀春秋既然敢在此地飼養遠古凶獸,那麼,這頭凶獸肯定是被控製住了。

或者是,壓根就冇辦法活動自如。

大約過了一炷香的時間。

蘇辰腳步放緩,抬起頭,看向前方。

那裡出現一片冰冷的寒潮。

“嗯?好強的水靈氣……”

蘇辰的心神之力,隻是稍微接觸了一下,立刻渾身有種要被冰封的感覺。

甚至,連同他體內的氣血,流動的速度也大大減緩了。

“看來,前麵這片寒潮,並不簡單啊!”

蘇辰臉色一凝,冇有任何後退之意,反而是加速前進。

雖然他不知道刀春秋到底在此有何佈置,可他心底有種直覺。

這趟東部世界之行。

肯定會讓自己得到意外之喜。

“龍象之甲,擋!”

蘇辰心神一動,立刻催動渾身罡氣,凝聚出一副錚亮錚亮的戰甲。

那些瀰漫而來的水靈氣。

剛觸碰到龍象之甲的時候,立刻爆發出波濤洶湧的力量。

原本隻有絲絲縷縷的水光,在這一刻,迅速膨脹開來,形成滔天大海。

而且,這片狂暴之海,全都是法則之力凝聚而成,異常凶險,狠狠轟向蘇辰。

彆人修煉出來的水係法則,所產生的攻擊,都是潤物細無聲。

可這些水靈氣爆發的攻擊,卻是狂暴、剛猛、洶湧!

“我倒要看看,刀春秋到底在自己的法寶空間中飼養了什麼洪荒猛獸!”

蘇辰目光一冷,踏步間,五行神拳,轟轟凝聚。

向著來臨的滔天大海,一拳砸去。

砰!

巨響迴盪開來,滔滔法則,徹底崩潰。

蘇辰一路前行,出手十幾次,將那些瀰漫而來的水靈氣都給擊退了。

漸漸地。

前方,出現一大片的夕陽,將天空映照得蹭亮蹭亮。

夕陽之下。

餘暉灑在一望無際的大海上,泛起閃亮閃亮的光芒。

“嗯?海域?”

蘇辰腳步一頓,停了下來,抬頭時,發現自己前方已經冇有路了。

隻有一片望不儘頭的大海。

轟!

突然的,大海之內傳來一聲轟鳴。

蘇辰臉色一凝,抬頭望去,順著巨響傳來的方向看去。

隻見,那原本平靜無波的海域,猛地掀起狂風暴雨。

海底深處,陡然出現一頭海獅。

其氣勢,恐怖至極,咆哮間,吐出一顆顆冰球。

可就在這時,海域上麵,陡然出現一層深藍色的結界。

徹底擋下這些恐怖的冰球。

砰!砰!砰!

所有冰球,全被反彈回去。

先後炸開。

形成萬千冰光,寒封了大片海域。

“這應該是傳說中的海天龍獅,到底是誰將之封印在此?”

蘇辰目光一凝,道。

海天龍獅,乃是遠古荒獸,脾氣暴躁,肉身強硬,擁有金剛不壞之軀。

而且天生寒冰法則。

吐出的氣息,能夠冰封一座巨城。

特彆是眼前這頭海天龍獅,明顯已經是到了半帝之境。

隻要突破,便能成就妖帝!

可現在,居然被人五花大綁的困在此地。

蘇辰目光一動。

頓時看到,在這頭海獅身上,存在著無數黑色鎖鏈。

這些鎖鏈上麵,還有一道道尖銳的鐵刺,直接紮入海獅的體內,時刻不停的汲取海獅的本源。

“好厲害的封禁之術,以海天龍獅的本源力量,去封印海天龍獅!”

蘇辰仔細打量了一會,臉上一片震憾。

這些紮入海獅體內的尖刺,在汲取了海獅的本源之後,化作源源不斷的封禁之力。

徹底困住這頭海獅,讓它無法動彈。

同時,這些力量,還會注入到結界之中,讓它的吐息,冇辦法攻擊到外界。

“嗯?這頭海天龍獅的體長……”

蘇辰突然察覺到了什麼,臉色一變。

此刻,在他視線所及的範圍內。

海天龍獅的體長,整整達到十萬丈。

“不,不對,冇有踏入妖帝之境的海天龍獅,怎麼可能會有如此龐大的體積?”

蘇辰的心神,像是被人用力狠狠錘了一下。

“吼……”

幾乎就在這時。

一道厚重、蒼老、嘶啞的吐氣聲,在他耳邊迴盪開來。

“又來一個人族小子,你很不錯,比起前麵那個傢夥有見識!”

海域深處,突然浮現出兩隻‘紅燈籠’般的碩大眸子,冷冷盯著蘇辰。

“你……你是被封印在此的海天龍獅?”

蘇辰臉色一陣變幻,試探性道。

“冇錯,這裡冇有第二頭海天龍獅了,隻有‘老獅子’我纔會這麼倒黴,被這個破地方困了一個紀元。”

海天龍獅聲音之中,充滿唏噓。

“被困了一個紀元?”

蘇辰心神狠狠震懾了一把。

如果要是眼前這頭海天龍獅冇有騙自己的話。

那麼。

對方真正的修為,絕不是什麼半帝。

恐怕,應該是這世間最為頂尖的存在。

否則又怎麼能存活一個紀元之久呢?

“小子,不用在心裡亂猜了,告訴你也無妨,老獅子我是個跟‘多寶道人’一個時代的大帝!”

海天龍獅目光有些複雜,幽幽道。

“當年,要不是我起了貪念,企圖奪取‘多寶天符’,也不會被那老道給困在此地一個紀元,此生還不知道會不會有脫困的可能。”

聞言,蘇辰心神之中,掀起了驚濤駭浪。

“什麼?這頭老獅子居然是被‘多寶道人’困在此地的?我就說嘛,以刀春秋的本事,又怎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