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32章

究竟誰在忽悠誰?

“我就說嘛,以刀春秋的本事,又怎麼可能在此飼養這麼一尊洪荒凶獸!””

蘇辰壓下心底的震撼,抬起頭時,看向大海深處。

“前輩,既然‘多寶道人’隻是封印您,那麼,必定會給您留下一線生機。”

蘇辰沉吟片刻,道。

“哈哈……你這小娃娃,果然聰明,比起前麵來的那個人要機智得多。”

老獅子大笑一聲。

雖然聽起來像是稱讚,可實際上,話中之意,誰也琢磨不透。

與這種活了不知多少歲月的‘老古董’打交道。

蘇辰心底一點大意都不敢有。

“前輩,您說的可是這個人?”

蘇辰抬手一揮。

虛空為布,指尖成筆,立刻把刀春秋的模樣給描繪出來。

“冇錯,就是這個人。”

老獅子目光瞥了一下,點頭道。

“如今,多寶天符落在你手中,那個人,怕是凶多吉少了吧?”

聞言,蘇辰微微搖頭。

“前輩說笑了,那個人是仙**能,晚輩又怎麼可能會是他的對手,隻是恰好,他被人追殺,我趁機偷了他的多寶天符罷了。”

蘇辰目中深處閃過一抹狡猾之芒,道。

“嗯?他被人追殺?然後你趁機偷了他的‘多寶天符’?”

老獅子臉色有些納悶,狐疑的看了蘇辰一眼。

似乎要努力分辨他話語的真實性。

蘇辰的修為。

的確隻是玄輪境。

而且還冇有凝聚出自己的法則大道。

這一點,老獅子自然是能夠看得出來。

可因為隔著結界,關於蘇辰真正底細,他也摸不透,所以隻能半信半疑。

“冇錯,我也是運氣好,趁機撿了便宜。”

蘇辰一臉煞有其事,點頭道。

不知為何,眼前這頭被封印的老獅子,給他感覺非常危險。

所以他選擇隱藏自己。

“算了,那個人是死是活,跟我也冇有關係,當初,我早就跟他說過了,以他的命格,不配擁有‘多寶天符’這等逆天之物。”

老獅子說到這裡,微微一頓,上下打量了蘇辰一眼。

“倒是你這個小年輕,我有點看不懂你的命格,多寶天符,落在你的手中,未來會怎麼樣,卻是不好說啊!”

聽到這裡,蘇辰神色微凝,仔細想了想,問道。

“前輩,您脫困的關鍵,是否與‘多寶天符’擇主有關?”

嗡!

場上,頓時變得一片死寂。

原本微波盪漾的海域,也都停止不動。

海天龍獅一臉沉默,冷冷盯著蘇辰。

那碩大的雙眸內,似乎有陰冷之光在閃動。

“嗯?”

蘇辰頭皮發麻,感覺自己的問題,像是觸摸到對方的逆鱗。

幾乎就在他猶豫著要不要離開的時候。

一聲大笑,迴盪開來。

“哈哈……好一個心思縝密的人族小子!”

老獅子聲音洪亮,傳開時,掀起無儘浪濤,不停撞擊結界,引得天地顫抖。

轟!轟!轟!

即便隔得大老遠。

蘇辰都能感受到這股澎湃、浩蕩,惶惶如天威的氣息。

“太恐怖了,這頭海天龍獅巔峰時期的力量,絕對不比我的前世‘蒼龍戰帝’要差!”

蘇辰心底一沉,變得更加警惕了。

“冇錯,我脫困的關鍵,確實跟‘多寶天符’認主有關,隻要你成為‘多寶天符’的主人,我就能脫困了!”

老獅子在說這話的時候,一直在觀察蘇辰的神色變化。

可惜,讓他失望了。

蘇辰從始至終,都冇有任何欣喜之色。

彷彿對於成為‘多寶天符’的主人,冇有任何興趣。

“小子,你好像很不樂意的樣子?”

老獅子麵色一沉,道。

“前輩,我自己有幾斤幾兩清楚得很,以我這點本事,想要成為‘多寶天符’的主人,還遠著呢!”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自嘲之色。

“哈哈……不錯,很有先見之明,要想成為‘多寶天符’的主人,的確十分困難,在你前麵,那個仙輪境,努力了十年都冇有成功。”

老獅子口中的人,自然就是刀春秋。

“努力了十年都冇有成功?”

蘇辰半信半疑的看了老獅子一眼。

以刀春秋那傢夥的悟性,不可能這麼水纔對。

唯一一個可能。

那就是被這頭老獅子給坑了。

蘇辰心底多留了一個心眼。

這老獅子的話,最多隻能聽聽,連半成都不能相信。

“要想成為‘多寶天符’的主人,必須修煉出天符的九大形態,而想要修出九大形態,又必須得到《太平天書》。”

老獅子大有深意的看了蘇辰一眼,徐徐說道。

“那敢問前輩,您手中可有《太平天書》?”

蘇辰神色一動,問道。

“哼……我要有《太平天書》的話,多寶老傢夥還能困得住我?”

老獅子重重哼了一聲。

“不過,我雖然冇有《太平天書》,不過,我曾經卻窺伺過《太平天書》,關於‘多寶天符’的九個形態,我還是知道怎麼修煉的!”

老獅子一臉洋洋得意,誘惑道。

“小子,要不要拜我為師,保證讓你成為‘多寶天符’的主人。”

聞言,蘇辰心神一震,知道重頭戲要來了。

這頭老獅子準備要坑人了。

“前輩,您的意思是,隻要我成為‘多寶天符’的主人,便可以操控此地封印,放您出去?”

蘇辰臉上故意露出躍躍欲試的表情,道。

“不!”

老獅子聽了之後,一陣搖頭。

“即便是你成為‘多寶天符’的主人,你也冇辦法打開此地封印。”

“不過,你可以將‘多寶天符’的力量,轉嫁一部分到我身上,屆時我自然有辦法開啟此地封印,成功脫離困境。”

這個解釋,聽起來十分完美,冇有任何漏洞。

可蘇辰心底,卻始終覺得有些不對勁。

不過,在他冇弄明白哪裡出了問題之前,隻能選擇將計就計。

“前輩,您被困在結界之中,要如何能夠傳我‘多寶天符’的修煉法門呢?”

蘇辰臉上故意露出火熱之色,道。

“這個簡單,你隻要走到結界邊緣,取出自己一滴精血,打入到結界上麵就行了。”

老獅子心底充滿了急不可耐之色。

不過,掩飾得非常好。

尋常人根本無法看出端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