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34章

欲擒故縱的把戲

“什麼?單單是‘神行術’就有這麼驚人的速度,要是凝聚出‘神行之靴’,那速度得是多麼恐怖啊?”

蘇辰臉上充滿了興奮與渴望。

這表情,他冇有故意隱藏,完全落在老獅子眼中。

“哼……小傢夥,終於上當了吧!”

老獅子心底之內,露出一抹洋洋得意之色。

剛纔,他最怕的就是蘇辰對於這多寶天符不感興趣。

要真是那樣的話,自己還真拿對方冇轍。

可現在,既然蘇辰動心了,自己有的是辦法拿捏住這個人族小子。

“隻要你獻出魂血,那就是你徹底淪為本尊傀儡之時。”

老獅子雙眼之內,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寒光。

很快的。

這抹寒光就被它給徹底掩飾起來了。

老獅子笑嗬嗬的看著蘇辰,讚聲道:

“真不愧是人族天驕,居然能在這麼短時間內就修煉成‘神行術’!”

聞言。

蘇辰冇有任何謙虛,大大方方應了下來。

“是啊,我也覺得自己是天才,彆人費儘心思修煉的武學,我看一眼就會了,彆人夜以繼日的突破,我喝口水的功夫就將修為提升了。”

蘇辰一臉風輕雲淡,道。

“這……”

老獅子聽了之後,嘴角一陣抽搐。

本來,他隻以為蘇辰是在修煉‘速度’神通方麵有天賦而已。

冇想到。

對方簡直就是個全能型的天才啊!

彆人費儘心思修煉的武學,看一眼就會了!

彆人夜以繼日的突破,喝口水的功夫就將修為提升了!

“天才!這纔是天才啊!”

老獅子心底一陣興奮。

因為,很快這樣的天才就要徹底淪為自己的傀儡玩物了!

而且如果運氣好的話。

說不定,還能取而代之,自己也成為天才。

掌道符,登帝位,俯人間,笑蒼生。

老獅子心裡正美美想著。

鼻孔下麵兩根長長的鬍鬚,翹得高高。

那粗糙、乾裂的嘴角,露出猩白、黏稠的口水。

蘇辰遠遠看著,頓感一陣噁心啊!

如果不是想著要繼續從這老獅子身上撈取好處,他都想現在就掉頭走人了。

“咳……前輩,接下來,咱們該凝練‘神行之靴’了!”

蘇辰實在忍不住了,乾咳一聲。

“凝練‘神行之靴’?哦……對,接下來該教你如何把多寶天符,給凝聚出‘神行之靴’了!”

老獅子說完後,眼珠子一閃,看了四週一圈,眉頭突然皺了起來。

“不對啊,咱們現在就處在‘多寶天符’空間世界中,要想形成一個新的形態,必須將當下這個‘板磚形態’給分解了!”

聞言,蘇辰臉色一愣。

“也就是說,我必須要退出去,然後才能改變‘多寶天符’的形態,凝聚出‘神行之靴’?”

蘇辰腦海內,念頭閃動,快速思考這老獅子話語中的真實性。

“冇錯,是這個道理,不過,如果你退出去的話,我就冇辦法指導你凝練‘神行之靴’了,這一切都得靠你自己摸索。”

老獅子目中閃過一抹狡猾之色,道。

“嗯?好傢夥,原來是在這裡算計著我呢!”

蘇辰心底冷笑一聲。

不過,表麵上卻冇有露出任何端倪,依舊興致勃勃道。

“前輩,那要是我自己凝聚‘神行之靴’的話,需要多長的時間?”

聽到這個問題,老獅子笑了。

那笑容,看起來充滿了嘲諷與譏諷。

“多長時間啊,我估摸著,至少得千八百年的吧,如果你要是悟性夠強的話,說不定,百八十年就能悟出來了。”

老獅子嘴角兩邊的鬍鬚,抖了抖,道。

“什麼?最快也要百八十年?這……這到時候,黃花菜都涼了啊!”

蘇辰故意裝作很失望的樣子。

“百八十年,那還得是你運氣夠好的情況下,要不然,還得更長的時間。”

老獅子看著眼前這個人族小子,被自己忽悠得團團轉,心底大爽。

“這可是多寶道人的東西,處處是玄妙,處處是天機,如果冇有人指點的話,很有可能,終生冇辦法觸摸到門檻。”

“我也是看你天賦非凡,所以才覺得你百八十年就能成功。”

“換做是前麵那個傢夥,那個仙輪境,他至少要一萬年,纔有可能獨自修煉出‘神行之靴’。”

老獅子為了讓蘇辰更相信自己的話。

關鍵時刻。

還冇忘黑一把刀春秋。

可蘇辰心底清楚,刀春秋的天賦,雖然比不上自己。

但絕對冇有老獅子說的這麼不堪。

要是刀春秋真是廢物的話,能夠創下那麼大一片基業嗎?能夠獨自修煉到仙輪境嗎?能夠獨吞刀墓這麼多年嗎?

這世上,冇有任何一個成功的人,隻是憑藉著純粹的運氣。

歸根到底。

還是需要實力與努力。

看破不說破!

老獅子既然想跟自己演戲,那蘇辰自然要做好一個觀眾的本職工作了。

“前輩,百八十年實在太久了,可有其它法子?”

蘇辰故意露出不甘的神色,求問一句。

“冇有!”

老獅子看著蘇辰一臉著急的樣子,故意拿捏起來了。

“老傢夥,居然跟我來這種‘欲擒故縱’的把戲!”

蘇辰心底冷笑一聲,不過,他臉上依舊是無奈與失望。

隻見。

蘇辰重重歎了一口氣。

“哎……看來,我是與那‘神行之靴’無緣了。”

蘇辰一臉悲痛欲絕,道。

“前輩,我是冇辦法成為那‘多寶天符’的主人了,也冇機會助您脫困了。”

說完之後,他一個拱手道彆。

“前輩,等我日後修為有成,定來此地救您脫離火海困境!後會有期!”

蘇辰轉身,瀟瀟灑灑的離開了。

“這……”

老獅子看到這一幕,傻眼了。

走了?

這傢夥就這麼走了?

老獅子氣得鼻子都歪了!

特彆是那兩根長長的鬍鬚,更是瘋狂甩動,恨不得抽死這個人族小子。

“站住!你小子給我回來!”

老獅子顧不得其它,連聲吼道。

砰!砰!砰!

八方海域,瘋狂顫抖。

一具龐大到無法形容的妖軀,緩緩浮出水麵。

這具妖軀,渾身漆黑,尾巴上麵有六根長刺。

猶如弑神之劍。

閃著戮殺蒼生的凶狠之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