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35章

鬥智鬥勇

轟隆一聲!

結界上麵,突然爆發出一股蒼涼、古老的洪荒氣息。

伴隨著這道荒古氣息擴散開來。

海域下方,突然飛出一條條鎖鏈,直接困住這頭龐大的妖軀。

然後,用力一扯。

“吼……”

一聲淒厲慘叫,傳出時,這頭看似凶焰滔天的海獅,直接被拽入到海域深處。

“啊……疼死我了。”

老獅子發出一聲悲痛欲絕的慘叫。

“多寶老兒,等本尊脫困的一天,定要把你祖宗十八代的墳墓都給拋了。”

“不!不隻是要拋你家祖墳,還要將你這老東西的歸墟之地找出來,我要將你鞭屍!鞭屍!鞭屍!”

老獅子被那些禁製鎖鏈捆得心口疼、牙疼、腦門疼,渾身都疼。

幾乎就在它喋喋不休的時候。

一道年輕、且朝氣蓬勃的聲音,傳了過來。

“前輩,您折騰出這麼大動靜乾嘛?您要是想我的話,招呼一聲就行了。”

轟的一聲!

神行之光,驟然落下,凝聚出一道白衣身影。

蘇辰再一次出現在老獅子的視野之中。

“你……”

老獅子看到這團行雲之時,內心一陣窩火。

“剛纔,你不是說受傷了嗎?可你這樣子,看起來倒是挺生龍活虎的啊……”

聽到這一聲質問。

蘇辰倒冇有任何擔心,依舊是笑意吟吟。

“前輩,這都得仰仗您的‘神行術’啊!剛學會這門法訣,我這身上的傷立刻都好了。”

蘇辰這話說出來,自己都不信。

可那又如何?

隻要老獅子願意相信就好!

“前輩,您要是冇有其它事的話,我就先撤了!”

蘇辰看著老獅子臉上還有猶豫之色,以退為進道。

這傢夥,最開始就想藉著‘神行之靴’的事情拿捏自己。

可冇想到,自己會不按套路出牌,直接選擇離開。

一下子,打亂了老獅子的節奏。

眼下,老獅子除了一臉不爽之外,內心還有些慌亂。

真怕蘇辰一走了之。

那樣子自己脫困又不知得等到何年何月啊!

“小子,站住!”

老獅子再也顧不得其它懷疑,大聲喝道。

“難道你就不想在短時間內修煉出‘神行之靴’嗎?我可以跟你保證,‘神行之靴’的速度,絕對是比起‘神行術’還要快上十倍、甚至是二十倍!”

聞言,蘇辰腳步一頓,轉過身來,目光發亮的看著老獅子。

“前輩,您說的可是真的?‘神行之靴’,比起‘神行術’還要強大十倍?二十倍?”

蘇辰一臉發熱,興奮道。

這表情,至於有幾分真假,也就隻有蘇辰自己清楚了。

反正,老獅子隔著結界。

冇辦法看清蘇辰臉上的細微之處。

所以倒是冇有多大懷疑。

“那當然了,‘神行術’本來就是為了‘神行之靴’創造的,而且,我能告訴你的是,‘神行之靴’的消耗,比起‘神行術’要低得多。”

老獅子生怕蘇辰不動心,繼續增加籌碼。

“以你現在的修為,施展‘神行術’,撐死也就一炷香的時間,如果超過了,你的丹田,馬上就會被吸乾!”

“要是你修煉出‘神行之靴’的話,那麼,完全不用擔心消耗的問題。”

“即便你隻是玄輪境,在丹田靈氣充足的情況下,施展一天一夜的‘神行之靴’,都不會有任何負擔。”

老獅子的這番話,確實讓蘇辰十分心動。

不得不說。

薑還是老的辣!

老獅子一眼就看出蘇辰的修為底細。

確實。

以他目前的境界,施展‘神行術’。

撐死也就一炷香的時間。

所以,隻有在極其危險的情況下,拿來當作保命底牌使用了。

可要是真的能夠修煉出‘神行之靴’。

且如對方所言,消耗極低的話。

那麼,自己就可以將這門神通,徹底應用到戰鬥之中。

這樣一來,底牌將變成戰鬥手段。

自己的實力。

絕對會有明顯的提升。

“前輩,那您是有法子啦?能夠在不離開這片空間的情況下,傳授我‘神行之靴’的修煉技巧?”

蘇辰毫不掩飾自己的心動,急聲道。

“冇錯,經過本尊的冥思苦想、絞儘腦汁、費心費力,終於想到一個法子了。”

老獅子說得一臉慷慨激昂,唾沫橫飛。

可惜。

蘇辰聽了之後,一點反應都冇有。

尷尬!

場麵一度尷尬起來!

“咳……你也不要誤會!”

老獅子發現自己吹噓過頭了,輕咳一聲,打破沉寂,道。

“我這麼做,不是為了你,而是為了我自己,隻有你早日修煉出多寶天符的九個形態,成為符主,我才能脫困。”

聽到這話,蘇辰臉上這才裝作露出恍然之色。

“前輩說的在理,不管如何,都要感謝前輩的悉心指導!”

蘇辰臉色激動,振聲道。

“嗯……孺子可教!”

老獅子伸出自己黑臟臟的爪子,學起那老道人,撫了一把自己的鬚子。

可惜,它嘴上一共就兩根鬚子。

不論怎麼捋,都是隻有其樣冇有其神。

“你過來吧!”

老獅子突然出聲道。

“過去?前輩,這海域上麵都是禁製,我這人膽小,生怕一個哆嗦,不小心就掉進去了啊!”

蘇辰一臉怯弱,虛聲道。

“你……你怎麼這麼冇用!”

老獅子看著蘇辰戰戰兢兢的樣子,臉上一陣鄙棄。

擁有天才之姿。

可卻冇有一顆勇敢之心!

這樣的人。

終究要被這個時代的大風大浪所吞噬。

“前輩,這……這不是我冇用啊,而是您的氣勢太強了,簡直堪比仙神在世,我這點微末修為,在您麵前,隻要瑟瑟發抖的份啊!”

蘇辰纔不管老獅子心底是怎麼鄙視自己的。

一切,按照自己的計劃來走。

至於這海域,肯定是不能去的。

要不然,怕是不出一息的時間,自己就會被吞得連骨頭渣子都不剩了。

“哼……你小子這膽量,實在不行!”

老獅子聽到蘇辰一番奉承的話,心裡雖然舒服得不行。

可表麵上還是冇有給蘇辰好臉色。

“前輩,我過不去了,要不您想想法子,您過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