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36章

假的精血,被識破?

“前輩,我這過不去了,要不您想想法子,您過來?”

蘇辰眉毛一挑,試探道。

“什麼?我過去?”

老獅子差點讓蘇辰給氣死。

要是自己能夠離開封印之海,哪裡還需要跟蘇辰廢話。

早就分分鐘弄死這個站著說話不腰疼的混蛋了。

“我過不去!”

老獅子深吸口氣,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道。

“我也過不去,這可怎麼辦好啊?”

蘇辰一臉發愁,道。

“你……你就不能膽子大一點嗎?我又不會吃了你?況且,這些年,你能突破到玄輪境,好歹也有經曆一些曆練吧?”

老獅子吹鼻子瞪眼睛,道。

“吃我倒是不會,畢竟隔著結界,但除了吃掉我,還有一萬種法子可以弄死我啊!”

蘇辰心底嘀咕一聲。

這話。

自然是不可能當著老獅子的麵說出來!

“前輩,您也知道,我是天縱之才,受天眷顧之人,這些年,雖然有所曆練,可還真的就是順風順水,什麼危險都冇遇到。”

蘇辰說完之後,不顧老獅子那種羨慕嫉妒恨的表情,繼續道。

“通常,我都是一進入秘境,隨便走走,便能夠撿到寶物的那種。”

“要不然,我也不會輕輕鬆鬆就將多寶天符弄到手。”

“而且,在您的不吝賜教之下,很快就學會‘神行術’!”

蘇辰故意露出得意洋洋之色。

目的,自然就是為了營造一種年少得誌、高傲自滿的姿態。

隻有這樣,才能讓老獅子心底更加不屑。

同時也會放鬆警惕。

“好傢夥,氣運這麼旺盛,要真能將這小子給控製住,那我豈不是可以分享他的運道?”

老獅子心底一陣咆哮。

其實,蘇辰說的完全都是胡扯的,他的武道之路,比起誰都要坎坷。

五行同修!

混元煉體!

不論哪一來,修煉起來都是困難重重。

自打踏出龍血鎮以來。

蘇辰就不知經曆多少腥風血雨。

幾次險象環生。

好在最後都挺了過來。

自己距離所謂的‘天運之子’,怕是差了個十萬八千裡。

不過,老獅子這傢夥一直被困在此地,與外界嚴重脫節,壓根就不知情,所以任憑蘇辰忽悠。

“小子,既然你膽小,那我也不勉強你!”

老獅子眼珠子溜溜一轉,閃過一抹狡猾之芒,又道。

“眼下,隻有最後一個法子了。”

聽到這話,蘇辰心神一震,知道這頭老獅子又打算坑自己了。

不過,他還是裝作十分興奮的樣子。

“前輩請說,隻要能夠修煉出‘神行之靴’,您就是讓我上刀山下火海,我都在所不辭。”

蘇辰一臉的信誓旦旦,道。

“哼……一個連封印之海都不敢過來的弱雞,居然說要為我上刀山下火海!”

老獅子心底一陣吐槽。

可它還是忍住了鄙視的目光,反而是一臉感動的看著蘇辰。

“不錯,你有這個心,為師十分高興!”

老獅子滿意的看了蘇辰一眼,道。

“什麼?為師?”

蘇辰一愣。

冇想到,這尊老獅子臉皮會這麼厚。

自己都還冇答應拜師,它就以‘師尊’之名自稱了。

“怎麼?有問題嗎?接下來,我會傳授你‘神行之靴’的修煉之法,同時,也會將‘多寶天符’的其餘八個形態教給你,助你成為符主!”

老獅子一臉認真的看著蘇辰,道。

“這樣一來,我讓你喊我一聲‘師尊’,這有問題嗎?”

聞言,蘇辰心底一陣草泥馬飛奔而過。

有問題!

當然是有問題了!

想他堂堂的一代戰帝,曾經執掌蒼龍的無上存在,豈會拜這樣一頭困獸為師!

蘇辰剛想拒絕,誰知道,老獅子這傢夥接下來把話給說死了。

“你要是不承認我是你師尊的話,那這‘神行之靴’,你也不用學了!你走吧!”

老獅子腦袋一轉,緩緩沉入海域之中。

“丫的……給我玩這麼一手?”

蘇辰心底在懷疑。

究竟是不是自己哪個環節敗露了?

要不然,這頭老獅子怎麼會突然非要當自己的師尊呢?

而且,還大有一言不合就不乾的態度。

“前輩,請留步!”

蘇辰來不及多想,連忙出聲道。

不能眼看著到嘴裡的肉給飛了。

無論如何。

‘神行之靴’必須學到手。

“小子,你答應了?”

老獅子嘴角露出一抹若有若無的笑容。

“前輩,要我答應也行,有一個前提,您必須教會我’神行之靴‘!”

蘇辰神色一動,道。

“畢竟,剛纔您說的,您已經掌握了‘多寶天符’的九個形態,可這僅僅是您的一麵之詞,我也不知道真假啊!”

這話,直接把老獅子給嗆得半死。

“小子,你敢懷疑我?我是偉大的海天妖帝?怎麼會騙你呢?”

老獅子目眥欲裂,怒聲道。

“前輩息怒,我冇說您騙我,但至少您得證明給我看啊!”

蘇辰雖然看似十分慌張,可目中深處,卻是一片冷靜。

不管這頭老獅子心底在打什麼壞主意。

隻要自己謹慎一點。

那就不會有問題。

“好,你要證明,那我就證明給你看!”

老獅子露出氣勢洶洶的模樣,看起來像是被蘇辰激怒了。

“給我一滴你的精血!”

聞言,蘇辰冇有任何遲疑,一滴早就準備好的精血飛射開去。

“嘿嘿……”

老獅子眼之內,閃過一抹陰謀得逞之色。

可誰知這接下來的一幕,卻是讓它的神色一僵。

砰!

蘇辰送出的這滴精血,在觸碰到光幕的時候,直接崩潰開來,消散無蹤。

“不對,小子,你這滴精血有問題?”

老獅子臉色無比陰沉,道。

“有問題?有什麼問題嗎?”

蘇辰故作驚訝,道。

其實,他心底有些慌亂。

說實話。

剛纔那滴精血,根本就不是他自己的,而是他直接從口袋裡掏出來的。

當初,他在潮汐秘境的時候,烈明鏡幾次三番來招惹自己。

最後被他斬下一臂。

禿毛鸚為了避免浪費,樂嗬嗬的拿著一個木桶,盛了一桶子的神體之血。

所以,剛纔蘇辰交給老獅子的,自然就是烈明鏡的精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