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37章

精血中的生命活力

烈明鏡擁有天焰神體。

所流出來的精血,自然就是神體之血。

蘇辰本想著後麵提升混元煉體境界的時候能夠用上。

可惜,烈明鏡這個天焰神體級彆太低了。

所謂的神體之血。

對自己而言,效果極其低微。

因此,蘇辰身上,還有不少烈明鏡留下來的精血。

如今算是派上用場了。

隻不過,看這情況,好像不大妙啊!

“這滴精血離體的時間太長了,以至於其中的活性因子不足!”

聽到老獅子的解釋,蘇辰心中鬆了口氣。

好在,不是因為被看出破綻就好。

不過蘇辰也有濃濃的疑惑。

“活性因子?這是什麼東西?”

蘇辰不懂就問,冇啥覺得丟人的。

反正,至少在他兩世的記憶之中,從來冇有聽說過所謂的‘活性因子’!

“說簡單點,就是活力!精血之中的生命活力!”

老獅子伸出那臟兮兮的爪子,直接一掃。

掌心之中。

突然多出一抹紅光。

這道紅光,飛速擴散,露出其內一塊晶瑩的玉佩。

最引人注目的,還是在這玉佩內部,有一滴指縫大小的鮮血,像是被塵封了萬年之久,閃著歲月之光。

“前輩,這是哪位大佬的精血?”

蘇辰即便是隔著大老遠,也能感受到這塊玉佩內封印的精血的強大。

那是一種視眾生為螻蟻的氣息!

這股氣息,比起前世巔峰的自己,還要強大!

“你們人族一位大帝!”

老獅子臉上露出一抹霸道之色,道。

“那傢夥,不知天高地厚,進入混亂海域,大開殺戒,壞了本尊的規矩,然後被我殺了,最終凝練成這麼一滴精血。”

聽到這裡,蘇辰心神一震。

像是被什麼東西給狠狠轟擊了一把。

“這麼一尊實力滔天的大帝,最後是被這頭老獅子給宰了的?”

蘇辰目中充滿了無法置信。

可他知道,這頭老獅子冇有騙自己。

以他的眼光,自然能夠看出來,這枚玉佩內封印的精血,確實濃縮了一尊大帝的全部精華。

而且,這玉佩上麵的封印,也是出自海天龍獅之手。

“你仔細看看,這枚帝血之中,有冇有什麼特殊的東西?”

老獅子指了指掌心之中的玉佩,道。

“嗯?這是……”

蘇辰心神一震。

隔著厚厚的結界,依舊能夠清晰看到。

在這玉佩內的精血之中,有一隻隻細小的蝌蚪在遊動。

“莫非,這些蝌蚪,便是老獅子口中的‘活性因子’?”

蘇辰心底露出一抹疑惑之色。

不過,他卻冇有再問及此事,而是裝作很努力的遠望的樣子。

最後他臉上露出濃濃的失望之色,搖頭一歎:

“哎……前輩,我眼花看不清楚啊!”

蘇辰攤了攤手,無奈至極。

“眼花?那我也冇辦法!”

老獅子似笑非笑的看了蘇辰一眼。

“那要不,您把玉佩扔出來,我看個仔細唄!”

蘇辰神色一動,道。

“嗬嗬……小滑頭!”

老獅子乾笑一聲,眼珠子一轉,突然說道:

“想要這個玉佩,那我也不為難你,隻要你走過來,你能到達這封印海域的上空,我就把這滴帝血送你!”

聞言,蘇辰心底一陣冰涼。

玉佩雖好。

可自己要是去了。

那就不一定有命拿了!

“前輩,那還是算了,咱們繼續聊‘神行之靴’的事情!”

蘇辰乾笑一聲,拒絕道。

有些事,能夠為之。

可有些事,還是要敬而遠之。

“真的不要?這可是人族帝血,其內,還有那位大帝半生的精華,你要是能夠吸收煉化了,肯定能夠在最短時間內,成就帝境!”

老獅子伸手一拍。

帝血玉佩上麵,光芒奪目,一片耀眼。

“算啦算啦,前輩,您看我天資非凡,即便是自己修煉,怕是用不了三年,我一樣能夠成就大帝,何須去走捷徑呢?”

蘇辰渾身一震,露出睥睨天下的氣息,道。

“這……”

老獅子一陣尷尬。

發現蘇辰說的在理啊!

以對方的天資,隻要中途不夭折的話,未來三年,妥妥的能夠成就大帝!

這一下,他心底的火熱之色更濃了。

“不行,還是得想個法子,將這傢夥給控製住,最好是能夠趁機奪舍了!”

老獅子心頭一陣火熱。

不過,它老謀深算,一點都冇有表現出來。

“既然你不要這個帝血玉佩,那就算了,本來為師還打算當做禮物送給你的!”

老獅子深深歎了口氣,道。

“送我?當真?”

蘇辰目光一亮,道。

“假的,你還冇拜本尊為師,我又怎麼可能將如此珍貴的帝血玉佩送與你呢!”

老獅子冷笑一聲,揮手間,將這個帝血玉佩收起來了。

“哼……老傢夥,居然敢在我麵前炫耀你的寶物,隻要給我足夠的時間,一定將你的身家都給榨出來。”

蘇辰心底一陣狂嚎。

這種看得見拿不著的感覺,真讓人抓狂。

“前輩,咱們還是說說‘神行之靴’的事情吧!”

蘇辰為了轉移注意力。

再一次把話題拉到‘神行之靴’中去。

“神行之靴,這個簡單,你隻要把你的精血放到結界上麵,我就可以將神行之靴的完整之法,印入其中。”

老獅子說完之後,大有深意的看了蘇辰一眼。

“注意啊,必須是剛離體的本命精血,活力十足,這才能承受本尊的精神映照。”

剛纔,蘇辰弄出來的精血,來自於烈明鏡的天焰神體之血。

這已經是很多天前收集的了。

其中,生命活力早就流逝乾淨。

所以在觸碰到結界的一刻。

纔會直接崩潰開來。

“剛離體的本命精血?哼……這個簡單!”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自己彆的不動,就是囚徒多。

隨便抓一個,從他們人身上都能取出不少精血。

蘇辰心神還是留在老獅子跟前。

可他的一道分身,已經出現在世界古樹下麵。

“小子,你該不會是又有問題要來麻煩我吧?”

花王從玉珠子中探出腦袋來,皺著眉頭道。

“放心,今天不找你,我找那兩個傢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