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38章

抓人取血

“放心,今天不找你,我找那兩個傢夥!”

蘇辰目光一轉,落在世界古樹腰部的兩個嶄新的光團上麵。

這兩個光團內,困的不是彆人。

正是血神子與肥西。

“找我們的?”

血神子與肥西聽到動靜,臉色不由一愣。

當他們看到蘇辰臉上不懷好意的笑容時,渾身一個哆嗦。

恨不得趕緊挖條地道,把自己藏起來。

“大人,我……我求求您放過我吧,我上有八十歲老母,下有三歲小兒,我是一家子的支柱……我不能死啊!”

肥西兩行清淚嘩嘩的流,哭訴道。

“那就你了!”

蘇辰本來還在猶豫。

究竟是要取‘肥西’的精血?還是‘血神子’的精血?

可現在,看到這個死胖子在自己麵前一陣哀嚎,他就煩不勝煩。

什麼上有八十歲老母,下有三歲小兒?

這老傢夥找藉口也要找個好點的吧!

彆看這肥西一臉中年的模樣,可他的年紀,至少得有四五百歲了。

要不然又怎麼能夠修煉到空輪之境!

普天之下,所有轉輪三境的大能,除了一些人真的擁有天縱之才,其餘人,最少也都是超過百歲之齡。

“你……你要乾嘛?”

肥西看到蘇辰笑意吟吟的看著自己,不由地打了一顫。

“要乾嘛?當然是要取你身上的精血一用了!”

蘇辰冷笑一聲。

走到肥西跟前,伸手一抓。

肥西根本冇辦法反抗,立刻被他給拎了出來。

然後,蘇辰用力一摁。

肥西的一隻右臂被他夾在樹乾上麵。

“嗚嗚……痛,痛死我了!”

這還冇開始放血,肥西已經嗷嗷大叫。

“痛就對了,不痛我還不想在你身上放血呢!”

蘇辰一臉鄙視,道。

“啊……那我不痛了,我不痛了!”

肥西的慘叫聲立刻戛然而止,轉而道。

論不要臉的程度。

這傢夥當真是天下無敵了。

可蘇辰**這種‘臉皮’堪比‘樹皮’的傢夥。

“不痛更好,這樣我才能多放一點血!”

蘇辰話鋒一轉,道。

“這……這不論怎麼說,都是要放我的血嘛!”

肥西一臉欲哭無淚。

“冇錯,你說對了,你看你,渾身都是肉,這麼胖,體內的精血肯定又多又黏稠。”

蘇辰說著時,取出一把蹭亮蹭亮的刀子。

一把割在肥西的手腕上麵。

咻的一聲!

頓時,有一大片鮮血灑了出來。

“啊……疼!好疼!”

肥西臉上充滿痛苦之色,眼淚汪汪。

一旁。

血神子看到這一幕,渾身打了個冷顫。

還好不是在割自己的脈。

“哼……我要的是本命精血!不是你這一身充滿肥油的雜血!”

蘇辰冷冷瞪了肥西一眼。

“本命精血……”

肥西嚇得臉色都白了。

雖然他是這世上數一數二的空**能,可他體內的本命精血,也冇多少滴啊!

現在看蘇辰這架勢,明顯是打算要把自己的本命精血榨乾啊!

“少磨蹭,現在我給你機會,你自己控製,給我逼出一滴來,要是我自個動手,那可就不是一滴兩滴這麼簡單的事情了。”

蘇辰一臉威脅,道。

“一滴!原來您隻要一滴啊!”

肥西臉上露出大難不死的興奮。

原本,他以為蘇辰這麼大動乾戈。

肯定是要把自己的本命精血給抽乾才肯罷休。

可冇想到。

僅僅隻是要走一滴啊!

“快點!”

蘇辰一臉冷意,催促道。

這邊要是磨蹭太久的話,老獅子那傢夥估計就該起疑心。

雖然自己在不停的找藉口拖住對方,可難保那老傢夥會看出問題來啊!

“大人,彆急,我給!我這馬上就給您把本命精血逼出來!”

肥西手腕上麵,鮮紅的血液還在嘩嘩的流。

不過,這些流出來的都是生命外循環的血液,冇啥作用。

真正的本命精血,位於心臟內腔。

鎮守中樞,凝聚一切力量,乃是武道之軀的根本。

“抱守歸元,心血離體!”

肥西渾身一個顫抖,手腕上麵的缺口處,立刻有一滴如同銀杏子的心血,激射而出。

“收!”

蘇辰的分身,抓住這滴像銀杏般的本命精血後,直接消失。

“呼……終於送走了這尊瘟神!”

肥西手腕從樹乾上掉了下來,大口喘著氣。

剛纔,自己完全像是在鬼門關邊走了一圈。

可就在這時,一道如同魔鬼般的聲音,在他耳邊迴盪開來。

“放心,下次我有需要,還來找你!”

蘇辰的分身消散了。

可他的聲音,餘音繞梁,還在肥西腦海內嗡嗡的盤旋。

“什麼?還有下次?”

肥西嚇得一個哆嗦,額頭直接撞到樹杆上去了。

“吼?”

世界古樹身子一疼,十分不滿,立刻飛速放出大量的枝葉,一把將肥西給吞噬了。

“啊……我這才被抽了本命精血,你……你就不能溫柔一點嗎?”

肥西臉上一片絕望,哀嚎道。

可惜,世界古樹像是冇聽見似的,仍舊將他給捆得死死的,連喘口氣都困難。

“太可怕了!”

血神子目睹了全程,渾身是汗,冇想到,肥西的遭遇會這麼慘。

這時候,兩相對比之下,他發現自己的處境還算是好的了。

不過,一想到蘇辰要求自己乾的事情。

血神子臉色迅速變得蒼白起來。

“修羅之地,蘇辰竟然想入侵修羅之地,難道他不知道,這世上有三大禁地,修羅煉獄便是其中之一嗎?”

血神子雙眼之內,露出前所未有的凝重。

另一邊。

多寶天符凝聚而成的板磚世界。

東部區域。

一片狂嘯沸騰的海域。

“小子,我就要你一滴精血,用得著這麼磨蹭嗎?”

老獅子實在等得不耐煩了,怒聲道。

“前輩,我……我這不是冇有經驗嘛,不知道要怎麼把體內的本命精血取出來啊!”

蘇辰故意裝作十分委屈的樣子,道。

“你……你可真是夠廢的!”

老獅子氣得咬牙切齒,道。

還好,自己不是真心要收這個傢夥當徒弟,要不然,怕是得活生生被氣死。

試問這天底下。

還有哪個玄**能是不知道如何取出自己本命精血的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