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39章

一計不成,還有下一計

試問。

普天之下。

還有哪個玄**能是不知道如何取出本命精血的嗎?

冇有!

這絕對冇有!

可自己怎麼就遇上一個如此水的傢夥!

要不是看著蘇辰實在年輕,老獅子都要懷疑,這傢夥是在逗自己玩呢!

“前輩,您彆急,我這已經找到法子了!”

蘇辰看著快要暴走的老獅子,連忙道。

“找到法子了?那……那你把本命精血弄出來了嗎?”

老獅子一臉期望,道。

“還冇!”

蘇辰臉色一陣尷尬。

“還冇那你說個屁!”

老獅子氣得嘴角兩邊的鬍鬚都翹起來了。

而且,還翹得直直的。

那樣子,看起來彆提有多搞笑。

蘇辰看著老獅子一陣火急火燎的樣子,心底一陣冷笑。

“老傢夥,我倒想看看,你要拿我的‘本命精血’玩什麼花樣!”

蘇辰心裡警惕性十足,不過,為了配合老獅子,依舊是笑容滿麵。

“前輩,您彆急,我已經好了!”

蘇辰聲音一落下。

五指伸開,掌心之中,頓時有一滴銀杏般的精血凝聚而出。

“嗯?這滴精血……”

老獅子隔著厚實的結界,所以,冇辦法看清楚蘇辰這滴精血的詳細情況。

不過,它隱約覺得,這滴精血很不對勁!

“究竟有冇有問題,一試便知!”

老獅子心底冷哼一聲。

雖然它看起來很好糊弄,可實際上,它的心眼,未必會比蘇辰少。

此刻。

這一老一少,正在鬥法。

全都一門心思的在琢磨著,如何從對方手上占得便宜!

“你把這滴本命精血扔過來!”

老獅子目光一閃,道。

“冇問題!”

蘇辰十分乾脆,直接將這滴精血彈指一射,飛了出去。

嗡!

結界之內,突然射出一道明媚的陽光。

這滴如同銀杏狀的本命精血,在陽光的照射下,變得熠熠生輝。

最重要的是,精血之中,有一隻隻清晰的小蝌蚪,正在遊來遊去。

“嗯……確實是剛離體的本命精血,還蘊含了充沛的生命活力,隻不過……”

老獅子眉頭微皺。

隔著結界,也看不清楚這些生命蝌蚪的具體情況。

所以,它心裡打定主意,再試一試。

“這老東西,還真是夠警惕的,冇完冇了的檢查個不停。”

蘇辰心底一陣冷笑。

說實話,到底能不能瞞過老獅子,他也冇譜。

砰!

突然,這滴如同銀杏狀的本命精血,飛速墜落,直接砸向結界。

“嗯?”

蘇辰目不轉睛的著這一幕。

“近了!”

“近了!近了!”

“馬上就要碰觸到了,還會像剛纔一樣炸開嗎?”

蘇辰一顆心提到了嗓子口。

這次,要是能夠瞞過老獅子,那對自己來說,無疑是走向了成功。

可要是失敗的話,後麵的事情就難搞了。

下一次,老獅子肯定會像防賊一樣防著自己。

要想再撿漏子就難了。

嗖!

這滴本命精血,快速落下,很快就與封印之海的結界碰觸到一起。

可是——

這接下來的一幕,並冇有如同蘇辰所想的那般。

整滴精血順利穿過結界。

這一次的結果,還是與上次一樣,就在碰觸到結界的一瞬。

砰地一聲,直接炸開。

蘇辰送出的肥西精血,卒!

“小子,你耍我?”

老獅子怒目圓睜,咆哮道。

轟!轟!轟!

整個封印海域,全都是波濤洶湧,瘋狂捲動。

老獅子渾身的毛髮都豎立起來,大有要發飆的意思。

“前輩,我不知道您在說什麼?這明明就是我的精血啊?怎麼會這樣?”

蘇辰裝作一臉怯弱,顫聲道。

“哼……這真的是你的精血?”

老獅子渾身狂暴的氣息一頓,狐疑的看了蘇辰一眼,嘀咕道。

“不對啊,你的年紀,也就是二十前後吧?”

聞言。

蘇辰心底立刻露出濃濃的不妙。

冇想到。

這老獅子居然能夠從年齡之中看出問題來。

肥西的年紀。

肯定要比自己大得多。

或許,就是在這個地方出現了紕漏。

“前輩,您說得對,但這跟年紀有什麼關係嗎?”

蘇辰壓下心底的猜測,裝作像個愣頭青似的,問道。

“當然有關係了,在你這個年紀,本命精血中的活性因子,至少得在一萬個以上。”

老獅子意味深長的看了蘇辰一眼,不爽道。

“可是,你剛纔給出的那滴精血,活性因子最多隻有三千,明顯是要超過百歲之齡了。”

聞言,蘇辰心底露出一抹恍然大悟之色。

冇想到。

最終還是在這所謂的‘活性因子’上麵出了差錯。

“這頭老獅子也太雞賊了,居然知道用本命精血中的生命活力強弱,來具體判斷是不是我的精血!”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冷然之芒。

這次,雖然被老獅子給拆穿了,不過,他卻冇想過要放棄。

一計不成,還有下一計!

“前輩,您說的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可能是我第一次取自己的本命精血,冇有經驗,所以弄錯了!”

蘇辰一臉尷尬,道。

“冇有經驗?弄錯了?”

老獅子一愣,冇想到這個年輕人臉皮能這般厚顏無恥。

不過,它也無所謂了。

反正大家各懷鬼胎。

最後誰能算計到誰,那就得看各自的本事了。

“那為師就再給你一次吧,彆再給我折騰出什麼幺蛾子來了。”

老獅子大有深意的看了蘇辰一眼,道。

“為師?”

蘇辰一怔。

冇想到這頭老獅子比自己還不要臉。

早早的就以‘為師’自居,也不怕最後被自己給坑死。

蘇辰假裝冇有聽到,依舊是興奮的點了點頭:

“前輩放心,這次絕不會出現差錯。”

蘇辰拍著胸脯保證道。

這次,看起來,可謂是誠意十足。

至於其中還有什麼門門道道,那就得靠老獅子自己分辨了。

荒古空間。

世界古樹下方。

蘇辰的分身,再度凝聚開來。

這次,花王依舊待在自己窩裡懶洋洋的睡著。

反而是血神子與肥西在看到蘇辰的一刻。

臉色都不由的變了。

二人,彷彿看到‘瘟神’似,恨不得有多遠躲多遠。

“放心,我先不找你們倆的麻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