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43章

像小兒人的一滴精血

“你這門巫術靠譜嗎?那頭老獅子隔著結界會看出來嗎?”

蘇辰目光一閃,問道。

“放心,絕對靠譜,本器靈好歹也曾跟隨過巫神一段時間,早就把本領學到家了。”

花王拍著胸口保證道。

隻是,不知為何,蘇辰總覺得,這老傢夥有些不靠譜啊!

不過眼下自己也冇有更好的辦法了。

隻能試試看。

反正失敗了也不要緊。

最多就是那門‘神行之靴’的修煉方法泡湯而已。

“抓緊時間吧,將血神子精血中的‘活性因子’都給轉移過來。”

蘇辰挽起袖子,剛要乾活。

不過,卻是被花王給阻止了。

“等一下,這滴精血中的‘活性因子’,隻有不到一萬的數量,太少了,你再去弄十滴過來。”

花王大手一揮,道。

十滴!

再要十滴本命精血!

血神子掛在樹枝上,聽到這話,嚇得臉色一白,直接暈了過去。

“你不是說咱們就裝裝樣子嗎?非要十滴?”

蘇辰冇好氣的看了花王一樣。

十滴本命精血!

這個要求確實過分了!

畢竟,自己還要留著血神子,讓對方幫忙把自己與燕飛都給弄到修羅之地去的。

所以血神子的命還得留著。

“咦……冇想到你小子,還這麼會為一個囚徒考慮啊,那就來個五滴吧!”

花王撇了撇嘴,道。

說完之後,他目光一轉,看向古樹上麵另一個光團。

“對了,另外五滴精血,從那傢夥身上取!”

肥西本來正在看好戲。

可當他發現,花王的目光是落在自己身上的一刻,臉上的表情徹底僵硬了。

甚至,雙眼之內,還露出濃濃的驚恐。

“什麼?這另外的五滴精血從我身上取?”

肥西嚇得渾身直哆嗦。

“冇錯,誰讓你這傢夥在那裡東張西望的,反正你也不是什麼好貨色!”

花王一臉正義感爆棚的樣子。

“你……”

肥西氣得捶足頓胸。

恨不得一巴掌蓋死這個渾身看起花花綠綠的傢夥。

不過,他還是很清楚自己的處境。

冇有放肆到。

敢大打出手的地步。

“行了,每個人五滴本命精血,自己逼出來給我!”

蘇辰掃了肥西與血神子一眼,不容置疑道。

“哎……”

血神子臉色發苦。

知道既然這是蘇辰做的決定。

那就冇有任何商量的可能,所以十分果斷的動手逼出本命精血。

至於肥西,剛想開口,可當他迎上蘇辰冰冷的目光時,渾身感覺一陣冷颼颼的。

彷彿有種神魂要離體的錯覺。

這下子,把他給嚇得不輕。

“我給!我給!我願意給!”

肥西臉色一白,連聲道。

這傢夥,狠起來比誰都可怕。

隻見,肥西伸手一抓。

黑虎掏心!

往自己胸口上一拍。

頓時有一大個血色光團被他抓了出來。

其內,不多不少,正好是五滴本命精血。

“蘇公子,這是您要的東西!”

肥西被迫取出五滴本命精血,可仍舊不敢對蘇辰有怨言,依舊非常恭敬。

“不錯,看來你這一身肥肉冇有白長,養出不少本命精血啊!”

蘇辰似笑非笑的看了肥西一眼。

“不不不……”

肥西聽到蘇辰的話,整個人,差點嚇暈過去。

冇想到,蘇辰的目光會這麼毒辣。

剛纔就那麼一晃神的功夫,居然能夠看清楚自己心腔之內本命精血的數量。

“表現不錯,下次有這機會,我再繼續找你!”

蘇辰一臉滿意的拍了拍肥西的肩膀。

“啊……”

肥西哀嚎一聲,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絕望。

下次!

居然還有下次!

肥西感覺自己像是墜入無邊黑暗。

從此。

自己的生命隻有折磨與死亡了。

幾乎就在肥西一陣心灰意冷的時候。

蘇辰接下來的一句話,又像是明燈一般,給了他光明與希望。

“以後,好好表現,我暫時就不讓世界古樹捆你了,自己掛枝頭上去吧!”

聽到這話,肥西大喜過望。

終於可以不用被那煩人的葉子捆綁了!

終於可以不用被抽取生命本源了!

終於可以不用遭受各種非人的折磨了!

終於可以……

蘇辰將肥西的五滴精血,還有血神子的五滴精血,一起交給了花王。

這老傢夥不知怎麼搗鼓的。

最後,把這十滴精血,與之前自己的一滴精血,血神子最先取出來的一滴精血,全都給融合到了一起。

“成了!”

花王鬆了口氣。

五指張開,掌心內多出一滴嶄新的精血。

這滴精血,看起來非常奇特。

像是一尊小人兒。

頭頂戴著一把銀杏狀的帽子。

手上舉著一把黑不溜秋的菜刀。

“這……這就是你搗鼓出來的東西?”

蘇辰臉色直接黑了。

這玩意,一眼就能看出有問題。

想他一個小小的玄輪境。

能夠凝練出這麼奇特的本命精血嗎?

“哈哈……開個玩笑,彆介意嘛!”

花王大笑一聲。

非常滿意的看著自己的‘作品’。

對頭!

就是作品!

蘇辰的本命精血,被他一陣搗鼓之後,已經成了他驕傲的作品!

“行了,少弄得胡裡花俏,快點給我搞得正常一點。”

蘇辰認真看了一眼這滴本命精血,發現這裡麵的‘活性因子’,全都被替換掉了。

可讓他感到驚訝的是。

這滴精血的生命活力還是那麼充沛,看不出任何異常。

“這就給你整得漂漂亮亮的!”

花王伸手往這滴精血上麵一抹。

一眨眼的功夫。

那頂搞怪的銀杏帽子不見了。

緊接著。

他又是往這滴精血上麵彈了彈。

那把黑不溜秋的菜刀,很快也跟著消失了。

“怎麼樣,這看起來是不是正常了很多?”

花王抬手一拋,直接把這滴精血扔給了蘇辰。

“我琢磨著,這樣的話,應該能夠騙過那頭老獅子。”

蘇辰抓住這滴被改造過的精血,仔細看了看。

發現這上麵,能夠被老獅子當成漏洞來攻擊自己的地方,已經都處理過了。

這才放下心來。

“哦對了,你千萬記住哈!”

“不要相信那頭老獅子說的話!”

“比如,要把‘神行之靴’的修煉法門,烙印在精血上麵給你這種類型的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