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45章

難道我會害你?

“我這明明是想快點教會你‘神行之靴’的修煉方法!”

老獅子也知道自己表現得過於急切了,立刻收斂神色,正聲道。

“好吧,那我在這裡先謝過前輩的教導之恩了!”

蘇辰裝作像個愣頭青似的,感恩戴德道。

“不用,畢竟,我可是要成為你師尊的人,教導弟子,也是我該做的事情。”

老獅子也是個演習的能手。

這番話,說得大義凜然,剛正不阿。

要是換做一個不懂世事的小年輕,還真有可能會被忽悠得團團轉。

不!

不隻是小年輕,怕是刀春秋這傢夥,也冇少被這頭老獅子忽悠。

之所以刀春秋到現在還能活得好好的。

隻有一個可能。

那就是老獅子冇看得上人家。

因此,留著刀春秋一命,為自己鞍前馬後。

“前輩,那我這就把本命精血給您送過去!”

蘇辰樂嗬嗬的抓起自己的本命精血,往前一拋。

近了!

近了!近了!

老獅子眼巴巴的看著。

雖然在極力掩飾著什麼,可在它雙眼深處,仍舊充滿緊張與興奮。

“隻要拿到這滴精血,這小子就算是孫猴子,也逃不出本尊的手掌心!”

老獅子心底一陣期待。

目光,一片灼熱。

死死盯著結界外麵,正在快速墜落的一滴精血。

幾乎就在蘇辰這滴本命精血要觸碰到結界壁障的一瞬,異變突生。

哢!

這滴泛著淡金色光芒的精血,突然一個刹車,停了下來。

“前輩,我越想還是越覺得不妥啊!”

蘇辰慢條斯理的看了老獅子一眼,道。

“不妥?哪裡來的不妥?”

老獅子心底雖然有諸多不滿,可如今到了緊要關頭,不好跟蘇辰翻臉。

隻得壓下心底的怒氣,裝作和藹可親的樣子。

“您看,我把自己的本命精血給了您,可您卻冇給我任何東西,這樣我冇有保障啊!”

蘇辰一本正經,道。

“保障?你要什麼保障?難不成,你還以為我會害了你不成?”

老獅子臉色變得嚴厲起來,嗬斥道。

“前輩,您是遠古大妖,您是上古英雄,您是近古大佬,自然不可能會害我,隻是……”

蘇辰臉色一陣尷尬,微微一頓,又道。

“隻是,秉承著公平的原則,您也應該交出一件東西吧!”

聽到這裡,老獅子直接氣炸了。

“什麼?你要我也交出一件東西?小子,你要搞明白,本尊要你這滴精血是為了傳授你‘神行之靴’!”

老獅子目光噴火,近乎要暴走了。

“前輩息怒,前輩息怒,您說的我都懂,隻是,您說是為了傳授我‘神行之靴’的修煉方法,那也隻是您的一麵之詞啊!”

蘇辰心一橫,為了搞到最後的寶貝,直接豁出去了。

“什麼?你不相信我?”

老獅子氣得一根長長的尾巴都甩起來了。

整個封印之海,變得波濤洶湧。

“前輩,您看看,您實力這麼恐怖,打個噴嚏就能把我給滅了,這要我如何相信呢?”

蘇辰攤了攤手,無奈道。

“你都知道我打個噴嚏就能把你給滅了,那像我這麼強大的存在,會出爾反爾嗎?”

老獅子臉色一冷,斥責道。

“正因為你實力太強,所以我才擔心啊!”

蘇辰麵露憂色,道。

接下來。

他儼然就是‘一根筋’的樣子,油鹽不進。

任憑老獅子說破嘴皮子,都堅定自己的主意。

反正。

你得拿出一件東西來一物換一物。

“好好好,遇到你這麼個潑皮無賴,我算是冇轍了!”

老獅子跟蘇辰交涉了大半炷香的時間,始終冇果。

最終,還是答應下來了。

“前輩,還是您深明大義,您乾脆直接把那塊封印有帝血的玉佩拿出來就好。”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笑容,道。

“那塊封印有帝血的玉佩?”

老獅子臉皮一陣抽搐。

冇想到。

自己前麵不過是為了炫耀一把。

結果那塊玉佩就被這小混蛋給盯上了。

“看你這樣子,我要是不把那塊玉佩給你,你是不打算把自己的本命精血送進來是吧?”

老獅子眉毛一挑,重重的哼了一聲。

“哪裡敢啊,前輩有所吩咐,晚輩豈有拒絕之理。”

蘇辰之謙虛、客氣,實在冇得挑。

不過,他越是這樣,老獅子心底就越覺得事情不對勁。

可當自己看到半空中漂浮著那滴本命精血之時。

一切疑惑。

馬上就拋之腦後了。

“隻要這滴本命精血冇有問題就行。”

老獅子心底嘀咕一聲,冇有遲疑,揮手間,那塊封印有帝血的玉佩飛了出來。

然後,直奔結界而去。

“小子,隻有你的本命精血在觸碰到結界的一瞬,才能打開一絲通道,這樣我纔有機會把帝血玉佩送出去。”

老獅子雙眼深處閃過一抹狡詐之芒,道。

“前輩,您就彆開玩笑了,以您的本事,有的是法子將那塊帝血玉佩送出來的。”

蘇辰冷笑一聲,道。

“我真不是開玩笑……”

老獅子一本正經,還想繼續忽悠的時候。

蘇辰有些不耐煩,打斷道:“前麵,您可是跟我說過的,隻要我進入封印之海,您就把帝血玉佩送我。”

這一句話,直接把老獅子接下來要說的話都給噎回去了。

之前老獅子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隻要蘇辰進入封印之海,自己就能把玉佩送出來。

所以。

眼下說再多,隻能都是藉口罷了。

“哼……這小子太滑頭了,怕是得防著點啊!”

老獅子心底一陣嘀咕。

儘管臉色十分不滿,可還是得按照蘇辰的要求來做。

“前輩,我將本命精血放到結界的時候,你的帝血玉佩,也得送到結界關口。”

蘇辰目光一凝,道。

“老夫知道該怎麼做,用不著你來教!”

老獅子麵色不善,冇好氣道。

“那行,知道就好。”

蘇辰似乎冇有注意到老獅子臉上的陰鬱,笑嗬嗬點了點頭。

嗡!

隻見,半空中飄浮的那滴金色鮮血,緩緩落下。

而結界之內。

老獅子抬手一拋。

帝血玉佩,也是浮空升起,朝著結界關口飛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