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46章

東窗事發

轟!

老獅子抬手一拋。

帝血玉佩,浮空升起,朝著結界關口飛去。

此刻,蘇辰的本命精血,與老獅子的帝血玉佩,完全可以看作是兩輛麵對麵行駛的車子。

二者交彙的地方,便是那一層封印結界。

場上,一片死寂。

靜!

太安靜了!

隻剩下本命精血墜落的聲音。

至於結界內,帝血玉佩浮空前行的聲音,蘇辰是聽不到了。

本命精血與帝血玉佩的距離,越來越近了。

二者很快就要交彙了。

“不應該啊,這頭老獅子難道會真的這麼安分守己?”

蘇辰心底嘀咕一聲,看向結界內的帝血玉佩之時,雙眼一縮。

隱約間,好像看到,在那帝血玉佩上麵,有一陣不易察覺的氣息在蘊釀。

“不對,果然有問題!”

蘇辰冷笑一聲。

《混沌瞳訣》施展開來!

轟!

刹那間。

妖龍之眼,浮現而出,立刻有道青色妖光照耀開來。

頓時,那帝血玉佩上麵所隱藏之物,被蘇辰看得清清楚楚。

“好一頭老獅子,居然跟我玩障眼法!”

蘇辰臉色一冷,收起妖龍之眼。

同時。

大手一抓,直接把自己的本命精血收了回來。

緊接著,蘇辰話一句都冇有,轉身就要離開。

“小子,你這是幾個意思?”

老獅子被蘇辰的這一套動作搞得措手不及。

“幾個意思?前輩自己不知道嗎?”

蘇辰腳步一頓,回過頭時,陰森森一笑。

老獅子猜到,怕是自己在帝血玉佩上麵動的手腳,已經讓蘇辰看破了。

不過,它依舊不動聲色。

“小子,有話直接說,少在這裡陰陽怪氣的!”

老獅子故意裝作什麼都不知情,嗬斥道。

“前輩,我說的是用帝血玉佩來一物換物,可您用的是什麼東西?自己心裡冇點數嗎?”

蘇辰心底一陣冷笑。

冇想到,東窗事發,這頭老獅子還敢如此不要臉。

“哈哈……我用的不就是帝血玉佩嗎?”

老獅子大笑一聲,揮手間,不著痕跡的往前一抹。

頓時,那塊飛向結界的帝血玉佩,微微震動了一下。

“嗯?這老傢夥又把真的帝血玉佩換回來了?”

蘇辰眉頭微不可聞的皺了一下。

妖龍之眼,再次展開!

這次,在他的觀察之中,帝血玉佩之中,凝聚的一滴帝血,正是一尊大帝的生命精華。

前麵一次。

蘇辰通過‘妖龍之眼’看到的玉佩,其內,雖然同樣封印著一滴鮮血。

可那滴鮮血,不過是普通的海妖一族的精血罷了。

這頭老獅子實在太狡猾了。

居然敢打著‘狸貓換太子’的主意。

要不是自己多留一個心眼,這場交易還冇開始,自己就徹底輸了。

“嗬嗬……前輩,剛纔是我看走眼了,咱們繼續!”

蘇辰一句話,輕描淡寫的揭過前麵所有的不愉快。

這一物換一物的交易,繼續進行。

二人,各懷鬼胎,相互算計。

也不知道。

最終誰能笑到最後。

嗡!

蘇辰的本命精血,依舊按照原先的軌跡,飛向結界。

而老獅子把真的帝血玉佩交出來後,也冇有其它小動作。

任由帝血玉佩飛向結界。

一個是從裡麵往外飛。

一個是從外麵往裡飛。

彼此間,相互交集的地方,便是那一層厚厚的結界。

“這小子太雞賊了,居然能夠看出我前麵的玉佩是假的!”

老獅子心底一陣不爽。

突然,它似乎察覺到了什麼,目光一動,看向結界外麵的本命精血。

“不好……”

蘇辰心底一陣叫苦。

冇想到,因為跟老獅子扯皮扯了太久。

如今這滴本命精血內的生命活力,已經開始下降了。

那十萬個‘活性因子’,開始破滅了。

“不行,我必須想個法子,將這滴精血收回來,然後送回去給花王重新凝練一遍。”

蘇辰眼珠子溜溜一轉,看向帝血玉佩之時,發現上麵有一縷心神之光在閃動。

“就這麼辦!”

蘇辰一計浮上心頭。

幾乎在老獅子的目光看向本命精血的一瞬。

嗡!

蘇辰伸手一抓,直接把那滴就要墜入結界之內的本命精血給收走了。

“你……”

老獅子臉色狂變,看向蘇辰之時,目光變得凶狠且猙獰。

“小子,你又要乾嘛?”

轟!

封印之海,一陣咆哮,震天動地。

“哼……前輩,你問我要乾嘛?這話,應該是我來說吧!”

蘇辰立刻搶占道義製高點,準備來一波‘惡人先告狀’。

“您先是用假的帝血玉佩,等到被我察覺了,再換回真的,可是您又在帝血玉佩上麵,留下自己的心神烙印,這是幾個意思?”

聽到這話。

老獅子一愣,目光疑惑的看向帝血玉佩。

嗡!

恰好,這時候帝血玉佩上麵,有一縷心神之光在閃爍。

“糟了,忘記還有這回事了!”

老獅子臉色變了變。

帝血玉佩上麵打上心神烙印,這是很早之前做的事情。

可是,剛纔在把這玉佩拿出來的時候,忘記抹掉自己的心神烙印了。

這下子讓人家給誤會了。

“小子,這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老獅子臉色一黑,解釋道。

“那是什麼樣?”

蘇辰一邊裝作十分生氣的樣子應付著老獅子。

另一邊。

他趕緊將自己這滴本命精血送回花王那裡。

荒古空間。

一片禁錮之地。

世界古樹拔地而起,直入雲霄。

古樹枝頭上,掛著一個個光團,還有兩道人影。

嗡!

蘇辰的分身,再次凝聚。

那掛在樹乾上的兩道人影,頓時打了個冷顫,差點從幾千丈高的樹枝頭掉下來。

“放心,這回不是來找你們的!”

蘇辰掃了這二人一眼,道。

“呼呼……”

血神子與肥西聽到這話,齊齊鬆了口氣。

“花王,趕緊出來!”

蘇辰聲音十分響亮,朝著世界古樹的頂端一聲吼。

“小子,喊我乾嘛?事情成了?”

嗖!

一道花光落下,化作一尊花花綠綠的傢夥。

“冇有,你趕緊看看,這滴精血已經要崩潰了,還有冇有補救的法子!”

蘇辰抬手一抓。

頓時有個金色光團飛了出來,落入花王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