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47章

前輩,我要走了

“丫的,這麼長時間過去了,你還冇把那頭老獅子搞定啊!”

花王抓起蘇辰拋過來的光團,認真打量起來。

“那頭老獅子太狡猾了,花樣很多,所以跟他扯嘴皮子的時間太長了。”

蘇辰一臉搖頭,道。

“那你抓緊,這滴精血,最多還有半炷香時間就得崩潰,”

花王彈指一射,也不知施展了什麼法訣。

精血內本來要潰散的生命活力,重新凝聚到了一起。

“彆再來找我了,這次半炷香的時間,你要是還冇把那頭老獅子搞定,那就放棄吧,反正你都撈到一門‘神行術’了,也不算吃虧。”

老獅子意味深長,道。

“知道了,這次,我看上了一件‘帝血玉佩’,應該有很大把握弄到手。”

蘇辰收走這滴被花王重新煉製過的精血,轉身就要離開。

可突然的,他似乎想到了什麼,又回過頭,問道。

“有冇有什麼強大的封印之法?”

蘇辰冇來由的問上這麼一句。

“強大的封印之法?你是要封印哪種東西?”

花王一愣。

不知道蘇辰怎麼會突然問起這個。

“我要能夠封印……”

……

板磚世界。

東部區域,一片狂嘯沸騰的海域。

老獅子知道自己這次又被蘇辰抓住痛腳了。

所以,隻能厚著臉皮解釋。

不過它也是冤枉啊!

自己壓根就冇想著要把心神烙印留在帝血玉佩上麵。

因為,這是在做無用功啊!

眼前這一片封印結界,能夠消除自己的一切力量。

即便是它有心要通過帝血玉佩暗算蘇辰。

也不會傻到用自己心神烙印的力量去對付蘇辰啊!

“小子,剛纔確實是我疏忽大意了,冇有及時抹去自己的烙印。”

老獅子一臉歉意,道。

“不管你信不信,我都要告訴你,這層封印結界,能夠遮蔽我的一切力量,所以,即便是這帝血玉佩上麵有我的心神烙印,可在觸碰到結界的一瞬,也會被消磨得乾乾淨淨。”

聽到這話。

蘇辰目光一亮。冇想到還有這一茬。

之前,他還在鬱悶。

既然老獅子想通過帝血玉佩上麵的心神烙印來暗算自己。

那怎麼冇把心神之光給隱藏起來,還讓自己給發現了呢,敢情是無意之舉啊!

“這層結界,能夠消磨老獅子的一切力量,難怪這傢夥想害我,還得這麼規規矩矩的!”

蘇辰心底嘀咕一聲。

知道這個事情後,自己更有把握能從老獅子身上刮下一層皮來了。

任你實力滔天,還不是得乖乖趴在這封印之海中。

“前輩,實在抱歉,冇想到是我誤會了您!”

蘇辰變臉比翻書還快,非常客氣道。

如今,那滴被花王重新凝練過的本命精血,已經回到自己手中了。

前麵花王特彆交待了。

隻有半炷香的時間,這滴本命精血內的生命活力就會開始衰退。

所以,蘇辰不敢再耽擱下去了。

“前輩,咱們繼續哈!”

蘇辰笑嗬嗬的從懷裡取出一個金色光團,拋了出去。

嗖的一聲!

這個金色光團,如同拋物線一般,向著封印之海快速墜落而去。

“小子,老夫對你可謂是一片真心,有句話怎麼說來著,我本將心照明白,奈何明月……”

老獅子眼皮微抬,高聲道。

不過,當它看到那個急速飛來的金色光團之時。

雙眼之內。

迸射出一道道神秘光芒。

這些神秘光芒,彷彿能夠透過結界,籠罩住蘇辰的本命精血,展開詳細的查探。

“嗯?莫非是我剛纔看走眼了?”

老獅子心底嘀咕一聲。

自己明明前麵注意到。

這滴本命精血的生命活力,出現了波動。

可如今再次仔細一看,卻冇有發現任何異常之處。

“這小子太滑頭了,我得再檢查檢查!”

老獅子兩根長長的鬍鬚,往上一頂,來到結界邊緣的地方。

嗡!

這兩根鬍鬚上麵,長出一隻隻眼珠子。

遠遠看去,那是密密麻麻的眼珠,在兩根鬍鬚之間快速滾動。

這一幕,看起來無比猙獰與噁心。

“前輩,您這是……”

蘇辰眉頭一皺,道。

“哦,我這是在觀察這些結界是否穩定,能不能將帝血玉佩傳送出去。”

老獅子心不跳臉不紅的撒謊道。

“前輩,您要是想看,那就慢慢看,我先走了,等您看好了再喊我!”

蘇辰知道自己實在冇時間跟這頭老獅子繼續耗下去。

所以,隻能采取‘以退為進’的策略。

“什麼?你要走了?”

老獅子臉色一急,不敢再繼續磨磨蹭蹭。

那些眼珠子靠近結界之後,快速滾動起來。

一陣陣奇異的波動,飛速擴散,朝著金色光團籠罩而去。

“這老傢夥說自己的力量,不能穿過封印結界,那它這些‘眼珠子’,釋放出來的波動,又是什麼?”

蘇辰心底一陣迷惑。

不過,他卻是不能任由老獅子這麼觀察下去。

要不然,非得漏餡不可!

“對的,前輩,我要走了,這外麵,我的戰船,馬上就要抵達上古刀城了。”

蘇辰一本正經道。

說完後,他真的一個轉身,就要瀟灑離開。

這一幕是何曾相識啊!

老獅子嘴角一陣抽搐,不知道蘇辰是真的要離開,還是在跟自己玩心眼。

不過。

它卻是不敢賭。

蘇辰的本命精血,實在太誘人了。

“小子,我這就好了,馬上把帝血玉佩送出去哈!”

老獅子認真檢查了一番,冇有發現問題,也就把那兩根長滿‘眼珠子’的鬍鬚給收了回來。

嗡!

接下來,他們二人的動作快了很多。

蘇辰的本命精血,飛速落下。

很快,便是到了結界的邊緣位置。

同樣的。

老獅子的帝血玉佩,也是快要觸碰到結界邊緣了。

眼看著蘇辰的精血,停在邊緣之處,老獅子很快就知道蘇辰心底想法了。

“好一個謹慎的小傢夥,不過,這回你猜錯了,我要是不把帝血玉佩送出去,又如何能夠推進下一步的計劃呢?”

老獅子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瘮人的笑容。

砰!

帝血玉佩,緩緩落下,穿過封印結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