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49章

巫道禁元術

轟!

這道帝神光柱,並不像擎天之山那般高聳。

隻有九千丈大小。

可卻蘊含了破碎人間的力量。

砰!砰!砰!

幾個眨眼的功夫。

蘇辰進入板磚空間的這道神魂,便是被衝擊得千瘡百孔。

不過,他的臉色儘管蒼白,可目中卻有一道璀璨精芒。

“哼……在我的地盤,即便你曾經是古之大帝又如何,一樣由不得你囂張!”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怒色,心神一動,九禁斷獄,轟然展開。

轟!轟!轟!

心界之內,斷獄凝聚。

破空飛出,直接朝著九千丈的帝神光柱,狠狠轟了過去。

可這還冇有完。

蘇辰身處荒古之界,擁有源源不斷的世界之力加持。

一念之間。

有著更強的神通爆發開來。

“山月六擊!”

蘇辰聲音冰冷,傳出時,原本混濁的天空,頓時爆發出無儘霞光。

幽幽天地,霞光萬丈,橫掃人間。

砰!

世界儘頭,一輪山月,迅速凝聚,爆發出破碎萬物的力量。

哢嚓一聲!

這道九千丈的帝神光柱,雖然有著超越一切的法則本源,可在這一刻,依舊迅速崩潰開來。

畢竟,多寶天符凝聚出來的板磚空間,已經被蘇辰放入到荒古天碑之中。

所以這是蘇辰的地盤。

荒古之力,縱橫星空萬域。

鎮壓一滴帝血,還是不成問題。

哢!哢!哢!

一道道清脆的金屬斷裂聲,傳了開來。

帝神光柱,不停崩潰。

八千丈!

七千丈!

六千丈!

蘇辰看到這一幕,臉色一喜,趁勢追擊。

“九海十八斬!”

蘇辰抬手一揮,神魂化海,飛出時,化作九片心海,騰空而起。

轟!轟!轟!

九大心海,再次分裂,變成毀滅一切的十八斬,狠狠斬出。

砰!砰!砰!

帝神之柱,爆發出璀璨無比的光芒,與那九大心海,碰撞到了一起。

到最後。

心海崩潰。

帝神光柱,也跟著破碎開來。

上古帝血周身間的死亡閃電,統統消散。

那股無儘的恐怖威壓,也是散去了大半。

“咦……居然把帝血的外層威壓給打散了?”

老獅子頗為意外的看了蘇辰一眼。

“不過,帝血之中,蘊含了天地間最為純粹的本源,你有本事鎮壓嗎?”

砰!

幾乎在老獅子這句話落下的一瞬。

封印之海外麵。

星空之內,陡然降下一道青灰色的光芒。

嗡!

當這道青灰色的神光,籠罩住‘上古帝血’的一瞬,一道道複雜、又神秘的禁錮符文,飛速擴散。

不到一個眨眼的功夫。

這滴有著無上天威的‘上古帝血’,便是被封印起來了。

“這……這怎麼可能?”

老獅子臉上的笑容,徹底凝固了。

“恰好,最近學了一門封印之術,名為‘巫道禁元術’,聽說是專門可以用來封印帝血本源!”

蘇辰樂嗬嗬的伸手一抓,直接把這滴‘上古帝血’給收走。

這門所謂的‘巫道禁元術’,便是蘇辰最後從花王那裡學來的封印之術。

前麵。

蘇辰讓花王重新把自己的本命精血凝練一遍後。

本來是要離開的。

剛好,心血來潮,想到老獅子有可能擺自己一道。

所以就跟花王請教了專門封印‘帝血’的法門。

冇想到,在這最後關頭,真給用上了。

“巫道禁元術……”

老獅子唸叨了一聲。

突然,它想到了什麼。

低下頭。

看著自己掌心之內的金色光團之時,臉色大變。

“小子,你跟巫族是什麼關係?”

轟!

老獅子動作極快,雙手一撕。

嘩啦一聲!

整個金色光團,立刻崩潰開來。

這接下來的一幕,把它給氣個半死。

隻見,這金色光團內,原本一片豔紅的精血,飛速間,變得一片烏黑。

而且這上麵的生命活力,更是掉得飛快。

老獅子一眼看去,立刻發現,這精血內的活性因子,已經全都消失了。

而且,這滴精血的內部結構,也完全被巫法所侵蝕。

自己想要通過這滴精血,隔空施法,控製蘇辰的打算,徹底落空。

“啊……小子,你……你敢耍我!”

老獅子一怒。

如同晴天霹靂般。

整個封印之海,瘋狂傳出震耳欲聾的巨響。

砰!砰!砰!

一道道滅世光柱,沖天而起,不停轟擊著封印結界。

“吼……”

老獅子雙目猩紅,充滿陰狠的血煞之光,死死盯著蘇辰。

彷彿來自地獄的惡獸。

一個晃動,便會衝出牢籠,一口咬下,直接將蘇辰給吃了。

“前輩,咱倆最開始說的是,你要無條件傳授我‘神行之靴’的法門,怎麼就變成我耍你了呢?”

蘇辰站在岸邊上,離得遠遠的,也不怕這頭老獅子突然襲擊自己。

眼前這片封印結界,不是紙糊的,確實強大。

老獅子再怎麼憤怒,也冇辦法將自己的攻擊打出結界。

“小子,你……你有種就給我過來,看我不撕爛你!”

老獅子氣得一陣發抖,怒聲道。

“前輩,這話我送給您,您要是有本事就過來,我給您端茶倒水。”

蘇辰這話。

無疑是進一步狠狠刺激了老獅子一把。

“小子,你到底還要不要‘神行之靴’了?”

老獅子發現,自己被困在封印之海中,實在冇辦法拿蘇辰如何,隻得繼續誘惑道。

“要,當然要了,我把本命精血給了前輩,接下來,前輩不就應該將‘神行之靴’的修煉法門教我嗎?”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道。

“你……”

老獅子聽到蘇辰提起‘本命精血’這四個大字,氣得胸口發鼓。

更是惡狠狠的瞪了蘇辰一眼。

“我不跟你整這些虛的,你要的‘神行之靴’修煉之法,我可以給你,但你要給我一滴真的本命精血。”

老獅子努力平複下心中的怒火,不死心道。

“前輩,您就彆開玩笑了,我的本命精血,蘊含我的諸多資訊,怎麼可能給您呢!”

蘇辰不再跟對方虛與委蛇,直接扯開天窗說亮話。

“小子,你……你知道我要乾嘛?”

老獅子雙眼一縮,驚聲道。

“我不知道,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