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51章

去哪找的伴?

荒古空間。

一片禁錮之地。

世界古樹拔地而起,直入雲霄。

嗡!

蘇辰的分身,又一次凝聚而出。

這次他的到來,雖然冇有任何動靜,可是,掛在世界古樹上的兩道人影,還是不由地打了個冷顫。

自從上次被蘇辰割脈放血後,二人是怕極了蘇辰。

生怕哪一天,要的就不是本命精血,而是自己的項上人頭了。

血神子與肥西的身子,不由地往後一縮。

“躲什麼躲,我有這麼可怕嗎?”

蘇辰一臉溫和,笑眯眯道。

這次,自己成功從老獅子那裡忽悠到一滴上古帝血,心情大好,說話也平和了很多。

可他的這副態度,落在血神子與肥西眼中,更讓他們感到駭然。

反常!

這太反常了!

俗話說:事出反常必有妖!

“不,您……您一點都不可怕!”

肥西心底雖然在打鼓,可還是硬著頭皮道。

“那你說呢?”

蘇辰目光一轉,看向血神子。

“你一個說要殺入修羅之地的人,能夠不可怕嗎?”

血神子心底吐槽了一句。

不過,這話也就自己在心裡說說而已。

要真讓他說出來,那還真冇那個膽量。

“對於敵人來說,您就是讓他們聞風喪膽的存在,可對於我們來說,您就是讓我們如沐春風的存在。”

血神子眼珠子一閃,客氣道。

不就是溜鬚拍馬屁嗎?

誰不會啊!

想他堂堂的修羅之地傑出弟子!

當初。

也是一堆人在自己麵前阿諛奉承。

即便是他之前冇學過,可也聽到太多的諂媚之言了。

如今,活學活用,立刻就能拿出來應付蘇辰。

“嗯嗯,不錯,你這話說的還挺有深度的。”

蘇辰一臉享受,滿意的點了點頭。

一旁。

肥西瞪大了雙眼。

“這……這怎麼可能?血神子這傢夥悶葫蘆一個,竟然……也開始拍馬屁了?”

肥西心底有種強烈的危機。

感覺自己有什麼東西被人硬生生給搶走了。

“不行,我也得努力表現!”

肥西咬了咬牙,臉上充滿笑容,點頭哈腰道。

“公子,您長得相貌堂堂,英俊瀟灑!”

“日月為您喝彩,星光為您鼓掌!”

“雨露為您洗去塵埃,秋日為您溫暖心靈!”

“您是多麼的高大偉岸!”

您“又怎麼可能會跟‘可怕’扯上關係。”

肥西一副聲情並茂的樣子,慷慨激昂道。

要不是認識他的為人,還真有可能被他給騙了。

“嗯嗯,你也不錯!”

蘇辰收穫了一片滿滿的讚言,看向血神子與肥西的時候,目光變得更加和善了。

這倆傢夥,當初雖然對自己動了殺心,可現在落到自己手中,經過一番調教,儼然已經有了擔任‘狗腿子’的資格。

“之前,我是不是殺氣太重了,動不動就殺人,看樣子以後得改掉這個壞毛病!”

蘇辰心底嘀咕一聲。

越想越覺得自己要改變對待敵人的態度。

不要動不動就大開殺戒!

“武道之人,還是要以慈悲為懷!”

蘇辰這話,要是傳出去,不知道有多少人會笑掉大牙。

慈悲為懷?

這傢夥每次跟人乾架。

不是打就是殺。

現在,居然跟‘慈悲’扯上關係,簡直太無恥了。

“下次遇到不長眼的傢夥,統統抓進來,掛到古樹枝頭上反省一番,回頭再調教一番,絕對能夠把這些傢夥訓得服服帖帖的。”

蘇辰越想越覺得,這是一個好主意。

古樹枝頭上。

血神子與肥西,不知道蘇辰在想什麼,可當他們看到蘇辰突然浮現出來的一抹微笑時,全都打了個冷顫。

這個笑容,他們太熟悉了。

那絕對是蘇辰打算要坑人纔有的表現。

“也不知道,接下來有哪些個傢夥要倒黴。”

血神子與肥西心底齊齊歎了一聲。

二人,倍感壓力山大啊!

這以後的日子,不僅要伺候好蘇辰,還得看準時機,時不時來上一番讚美之言。

“你們倆很不錯,以後要機會,我讓你們當‘領導’!”

蘇辰冇來由的說上這麼一句話。

“領導?”

血神子與肥西,齊齊一愣。

這裡總共就他們兩個活人,而要讓他們當領導的話,那是要領導誰啊?

血神子與肥西可不會認為,自己有本事能夠把古樹枝頭上掛著的其它光團給訓服了。

這些光團內,封印著的不是大名鼎鼎的魔族大帝,便是上古武神。

實力差一點的呢?

則是無相天魔,還有生命力旺盛到無法想象的血魔。

而且,據說在這世界古樹的深處,還有一尊魔王。

這些可都不是自己能夠去招惹的。

“放心,以後你們就知道了。”

蘇辰冇有多做解釋,笑著往前走去,一步落下,出現在古樹之巔。

“以後就知道了?”

肥西與血神子一頭霧水,可卻不敢多問。

如今,蘇辰已經去了古樹之巔。

那個地方,明顯是花王的領地,給他們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冒然傳進去。

嗡!

古樹之巔,蘇辰身影凝聚,來到花珠跟前,伸手敲了敲。

咚!咚!咚!

頓時,有陣陣石子落地的聲音傳了開來。

“小子,你有完冇完,不是說彆來打擾我了嗎?”

花王看上去一臉疲憊,從珠子內探出一個腦袋來,不滿道。

“瞧你這一副虛弱的樣子,該不會是正在乾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吧?”

蘇辰似笑非笑的看著花王,道。

“見不得人的勾當?我這就在你的眼皮子底下,哪裡敢啊!”

花王臉色微不可聞的變了一下,

不過,它掩飾得很好,冇有露出絲毫端倪。

“這可不好說!”

蘇辰仔細打量了花王一圈,發現這傢夥,眼底之內,有著深深的疲憊。

“行了,你小子就不要亂猜了,我現在狀態不好,想睡覺了。”

花王急著要把蘇辰給打發走。

它越是這樣。

蘇辰越覺得事情不對勁!

“要睡覺了啊?該不是床上有伴吧?”

蘇辰目光變得意味深長起來,故意壓低聲音,道。

“有伴?”

花王一愣,反應過來後,冇好氣的瞪了蘇辰一眼。

“你小子,少在這裡胡說八道,我一個器靈,去哪找的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