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54章

這跟‘寫文章’一個道理

“以符文凝篇章,以篇章鑄法寶,以法寶驅絕學……”

蘇辰心底,隱隱把握到了什麼,心神一動。

九十九個符文,開始按照玉簡上麵的記載,進行一次全新的排序。

整個過程,冇有出現任何差錯。

最後,當這九十九個齒輪符文,徹底合一之時,金光一閃。

一件嶄新的鎧甲,凝聚而出。

“不對,這件鎧甲,比起我之前自己組合出來的東西,要更有靈氣!”

蘇辰臉色一凝,沉聲道。

之所以出現這樣的情況,也很好解釋。

其實,凝練‘守護之鎧’的過程,便是使用這九十九個符文古字,書寫文章的過程。

前麵。

蘇辰對於這九十九個符文古字,完全冇有自己的理解與領悟,所以即便是能夠最後寫成‘文章’。

那也是晦澀難懂,病句通篇。

這也就導致他造出來的東西,隻能是跟玩具一般。

普普通通。

冇有任何過人之處。

這跟寫文章是同一個道理。

天下文章,是個人,有兩隻手,一根筆,就能寫!

可想要下筆如有神,提筆揮山河磅礴。

那隻有頂尖的文人騷客能夠做到。

像那等層次譜寫出來的文章,自然具備種種神奇的東西。

多寶天符凝練的過程,與書寫文章是一樣的過程。

這次的‘守護鎧甲’,乃是用了老獅子的方法凝練出來的,自然具備了靈氣。

“看來,這九十九個符文古字,蘊含了大玄機、大造化、大奇蹟,日後有機會的話,一定要認真鑽研。”

蘇辰心底之內,生出一抹明悟之色。

同時,他凝練‘守護之鎧’的動作冇有停。

五指掐動,開始施展‘大守護術’。

“第三步,被稱作是:入法!”

蘇辰輕喃一聲。

一個個手訣,翻飛而動,飛出時,直接融入到‘守護之鎧’中去。

整個過程,大概持續了半炷香的時間。

‘大守護術’的凝聚出來的守護之界,徹底被跟前這件金色鎧甲所吸收。

蘇辰看到這一幕,冇有任何放鬆之色。

相反地,臉色變得更凝重。

“想要徹底凝聚出‘守護之鎧’,必須要打入九十九個守護結界,接下來,不能有絲毫差錯。”

蘇辰深吸口氣,心神一動,立刻把自己此前從刀春秋的檀木森林內,挖到的仙土,全都取了出來。

四塊半截的仙土,依次落下,按照東南西北的方位排好。

轟隆一聲!

一個簡易的聚靈陣,快速成型。

四塊仙土內純粹、乾淨、渾厚的仙靈之氣,立刻被源源不斷抽離出來,融入蘇辰的神魂之中。

“心界之塔,吸收!”

蘇辰低喝一聲。

心塔凝聚,轟轟轉動,立刻將這四麵八方的仙靈之氣,灌入其中。

這接下來的一幕。

簡直把花王給嚇了個半死。

砰!

隻見,九層心塔上麵,同時有一道蘇辰的分神凝聚而出。

並且——

這些分神都開始了同一個動作。

“大守護術!”

九道分神,齊齊一動,同時展開‘守護之界’。

“瘋子,一次性施展出九大‘守護之界’,也不怕被榨乾!”

花王眼皮一陣抖動,驚聲道。

大守護術的消耗,本就非常驚人。

如今蘇辰更是一口氣凝聚出九道分神,同時施展這門神通,簡直驚世駭俗。

轟隆隆聲傳出。

仙土聚靈陣內,立刻有十分之一的靈氣被抽乾。

九大分神的周身間,同時都有一個‘守護之界’,在這一刻,齊齊飛出,融入到‘守護之鎧’中去。

整個過程,如同行雲流水,冇有任何生疏之感。

“第三步‘注法’的時間,非常短暫,我的修為不夠,隻能采取這種走捷徑的方法。”

蘇辰臉上充滿凝重之色。

如果不是因為有嚴格的時間規定,他又怎麼會如此冒險。

甚至還不惜將仙土拿出來凝聚聚靈陣。

砰!砰!砰!

一連串的碰撞巨響,迴盪開來。

九大‘守護之界’,同時烙印在金色戰鎧上麵。

這完全就像是貼膜一般。

貼上一張又一張。

這世間,估計也就隻有像‘多寶天符’這等玄妙的符文,才能容納這般渾厚、強大的力量。

“再來!”

蘇辰臉色堅定,動作迅速,再次吸收海量的仙靈之氣,凝聚出九大‘守護之界’。

一次!兩次!三次!

五次!

八次!

……

這樣的一個過程,蘇辰整整重複了十一次。

到最後,九十九個守護結界,全都成功打入到金色戰鎧上麵。

仙光浮動,萬彩閃耀。

整個守護之鎧,如同聖器一般,蘊含大道法則,天地本源,天威浩蕩,蓋壓八方。

“成了!”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光芒,揮手間,戰鎧飛來,直接套在身上。

頓時,有一種無敵、神聖、偉大的氣息,擴散開來。

彷彿在這一刻。

他成了天地間獨一無二的戰神。

一切攻擊,一切傷害,打到自己身上,立刻就會被‘守護之鎧’吸收、煉化,變成自身的防禦之力。

“世界古樹,攻擊我!”

蘇辰念頭一動。

天地八方,無儘古樹枝條,蔓延而來,朝著自己展開全力以赴的捆綁。

可是,蘇辰就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

守護之鎧的光芒,擴散之時,直接形成一個結界,不費吹飛之力,便是將世界古樹的枝條,阻擋在外。

“小子,你這樣是試不出這件鎧甲威力的!”

花王實在是忍不住了,從自己老巢內跑了出來。

“咦……你不是休息去了嗎?”

蘇辰心神一動,直接散去所有的攻擊。

“哼,你在我的老巢外麵,折騰出這麼大的動靜,你叫我如何休息?”

花王怒氣沖沖的瞪了蘇辰一眼。

“得了吧,你這堂堂的‘巫神之冊’的器靈,想要隔絕外界的聲音,還會做不到啊?我看你明顯就是在偷窺我修煉!”

蘇辰冇有任何擾人休息的歉意,反而是一臉鄙視,道。

“對對對,你是這裡的主人,你說的都對,難怪那頭老獅子罵你無賴!”

花王被蘇辰的話嗆了個半死。

所以,懟起來也是冇有任何客氣。

“什麼?那頭老獅子罵我無賴?咦……這事我居然不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