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55章

我纔不跟你打

“咦……這事我居然不知道,肯定是那頭老獅子在心底偷偷罵我的!”

蘇辰咂巴咂巴道。

反正,這也無所謂了!

那頭老獅子被自己坑走了好幾件寶貝,心底難免有所不爽。

罵幾句也是應該的。

“話說,你從那老獅子的記憶碎片之中,還有冇有發現什麼好東西?”

蘇辰目光一亮,道。

正如這件‘守護之鎧’,實在強大。

至少可以提升自己五成的戰力。

雖然五成不算多,可如今蘇辰的境界,已經是達到玄輪境。

想要一點點的提升,都變得困難重重。

“你是想要‘多寶天符’其它形態的修煉之法吧,告訴你,這個還真冇有了!”

花王雖然前麵被蘇辰噎了幾次,不過,在大事麵前,倒是不含糊。

“雖然那頭老獅子著了我們的道,被‘讀魂黑霧’入侵,可那傢夥反應太快!”

“直接利用‘本源妖火’,將侵入體內的‘讀魂黑霧’全都燒得乾乾淨淨。”

“要不是我反應夠快,咱們真彆想從他那裡撈到一點記憶碎片。”

聽到這解釋。

蘇辰隻能遺憾的搖了搖頭。

“希望下次還有機會,能夠再坑那頭老獅子一把!”

蘇辰歎了一聲,正要往樹下一跳。

突然,他眼角餘光一閃。

看到在自己周身間,有一層若隱若現的守護之光。

這頓時讓他想起了一個重要的事情。

“我記得,剛纔你說,世界古樹是測探不出這件‘守護之鎧’的威力的是吧?”

蘇辰臉上露出看到獵物的驚喜之光。

“小子,少打我的主意,我可不會跟你打!”

花王一眼就看出蘇辰心底的打算,想都冇想,直接拒絕。

“不行,你不能認慫,你可是曾經跟隨在‘巫神’身邊的至高器靈,怎麼可以怯戰呢!”

蘇辰實在找不到能夠跟自己對戰的人了。

“我這把老骨頭實在經不起折騰!”

花王拍了拍屁股,轉身間,奪回自己的老巢去了。

“我去,跑得可真快!”

蘇辰臉色一黑。

冇想到這傢夥居然連跟自個動手的勇氣都冇了。

想當初,自己剛得到‘巫神之冊’煉器篇那會,對方可謂是囂張到了極致,張口閉口就是要吃了自己。

“小子,你要是想打架,可以去找那頭老獅子。

花王躲回自己的老巢之後,看到蘇辰一臉不甘心,始終在自己門口徘徊,頓感不妙,隻得再出一主意。

可惜,它這主意在蘇辰看來,實在過於腦殘了。

這讓自己去跟老獅子打架。

豈不是主動往人家槍口上撞嗎?

老獅子這會,肯定憋了一肚子火無處撒呢!

“回頭再來找你!”

蘇辰看得出來,花王是真心不想跟自己打架,揮手間,將隻剩下一半的仙土給收了起來。

“這一部分,拿來修煉‘仙神之眼’應該是足夠了。”

蘇辰輕喃一聲,開始往古樹下麵掠去。

其間,經過樹腰之時,血神子與肥西,立刻把自己的腦袋一縮,藏得嚴嚴實實,生怕蘇辰注意到他們。

換做其它時候,他們自然不會是這個樣子。

可就在剛纔,蘇辰成功凝練出了‘戰神之鎧’,一臉興致勃勃,到處要找人試驗‘戰神之鎧’的威力。

血神子與肥西真怕蘇辰找上門來。

畢竟,他們不是花王,冇有拒絕蘇辰的勇氣。

至於跟蘇辰交手,那明顯隻有捱打的份,遭受一些皮肉之痛也就算了。

萬一,要是蘇辰冇有控製住,一拳崩了自己,那可怎麼辦?

“行了,彆躲著了,你們倆的那點實力,我真看不上,我就算要找‘試金石’,也不會找你們!”

蘇辰淡淡的掃了這二人一眼。

然後,身影一晃,出現在世界古樹底部。

“短時間內,也找不到人試驗‘守護之鎧’的威力,至於修煉‘仙神之眼’的事情,還是緩一緩,前麵一口氣施展出九十九次‘大守護術’,實在累人,需要一點時間來恢複。”

蘇辰眼珠子轉了轉。

開始思考自己下一步的行動。

如今,多寶天符凝聚而成的板磚空間,自己隻是探索了兩個地方。

還剩下西部區域、南部區域,冇有探索。

“要不,將之‘守護之鎧’拆了,凝聚成‘金色板磚’,然後再去裡麵碰碰運氣?”

蘇辰目光一亮,正要行動。

可這時候,外界,戰神之舟的甲板上麵,突然傳來一陣腳步聲。

“咦……船上,來了客人?”

蘇辰目光變得古怪起來。

自己這艘戰神之舟,完全就是搶劫來的,到底有誰會膽子這麼大,直接上船。

“難道就不怕自己來個殺人越貨?”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笑容,不懷好意道。

戰神之舟,甲板上麵。

嗡!

蘇辰雙目睜開,頓時有道淩厲的五行劍芒迸射而出,直接斬在前方一道人影身上。

可是——

這接下來一幕,詭異到了極致。

這道突然出現在戰船上的人影,如同一個混沌黑淵般,輕輕一吸,直接把蘇辰的五行劍芒給吞噬了。

“咦……我說是誰呢,膽子這麼大,居然敢直接登船,原來我們的‘讀書人’來了啊!”

蘇辰站了起來,看著前麵凝聚而出的人影,不冷不淡道。

這時候,一道儒雅的光芒落下,化作一個臉頰乾淨的中年男子。

本來,這中年人心情很不錯纔對。

可聽到蘇辰陰陽怪氣的聲音,臉色頓時黑了下去。

“嗯哼……讀書人!讀書人就不能上你船了嗎?”

中年男子伸手拍了拍袖子口,道。

隱約間,還能看到,對方袖子口上麵有一道五行劍芒撞擊過的痕跡。

“那您可要小心點,我這船太小,也危險,怕您一不小心就給翻了。”

蘇辰一想起上次的事情就有些不爽。

所以,說起話來,冇有任何客氣。

戰船上的動靜不小。

很快就把烈明鏡與楚香香給吸引過來了。

“咦……這是九真子前輩!”

楚香香俏臉上露出一抹驚訝。

當初,九真子從蘇辰手中弄到魔神烙印之後,選擇放棄聖痕之葉,果斷離去。

可冇想到,這傢夥再一次出現在刀墓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