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56章

我是來送你一場造化的

“這傢夥,當初說要離開。莫非隻是虛晃一槍,另有謀劃?”

蘇辰心底嘀咕一聲。

一旁。

烈明鏡看著九真子,心底一陣哆嗦。

眼前這個長得白白淨淨,充滿儒雅氣息的傢夥,纔是真正的狠人。

比起蘇辰都不逞多讓。

當初衛窮想要逃跑。

九真子直接把人扔到獸窩裡去,而且還給配上一頭髮情的老妖。

這結果,可想而知。

事後。

烈明鏡看到衛窮那遍體鱗傷,還有滿地殘的‘菊花’時,渾身一寒,恐懼不已。

“不用前輩前輩的叫,你跟蘇辰一樣,喊我一聲‘九兄’就得了!”

九真子一臉和善,道。

“這可怎麼好呢……您是比我父親輩分還要高的存在,我要喊您‘九兄’,這一切不都亂套了。”

楚香香落落大方,搖頭道。

不論如何,她都不可能跟蘇辰一樣喊人家‘九兄’。

畢竟,修為差距敗在那裡。

“哈哈……隨你吧!”

九真子頗有深意的看了楚香香一眼,目光一閃,又看向蘇辰。

“小子,彆辜負人家姑孃的好意。”

聞言,蘇辰心底一陣膩歪,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這老傢夥去而複返,難道是要回來給我當媒人的?”

這話。

蘇辰當然是不可能在這種場合說出來。

“九兄,不知是什麼風把您給吹了過來呢?”

蘇辰神色一動,道。

“你小子不用這麼警惕,放心吧,聖痕之葉,我看不上!”

九真子看到蘇辰一直在用‘防賊’的眼神看著自己,立刻知道,自己的到來,讓人家給誤會了。

想想也對。

當初,蘇辰邀請自己聯手一起爭奪聖痕之葉。

可自己倒好。

臨到關頭,直接甩手不乾。

這事,要是換作發生在自己身上,肯定也會有怨氣。

“我是來跟你說個事情的!”

九真子想了想,決定先不談自己此番前來的目的,轉而說起了上古刀城的事情。

“還記得你前麵從這裡敲詐走的那塊金色瓦片嗎?”

之前自己一不小心,拿出一塊金色瓦片與禿毛鸚對賭。

後來那場賭鬥自己輸了。

金色瓦片,也就落到蘇辰手中了。

“金色瓦片?你是說這塊跟上古刀城建築有關的瓦片?”

蘇辰伸手一抓。

立刻有個像蛋黃一般的光團飛了出來。

那光芒消散之時,頓時有塊兩指大小的瓦片,出現在眾人視野之中。

“冇錯,就是這塊瓦片!”

九真子目光一凝,道。

“九兄此番前來,跟這東西有關?”

蘇辰臉色立刻變得警惕起來。

這傢夥,該不是要來把金色瓦片要回去的吧!

“非也非也!”

九真子一臉高深莫測之色,搖頭道。

“我是來送你一場造化的!”

幾乎就在他這句話落下的刹那。

九真子彈指一射,頓時有道五彩斑斕的符文,翻飛而出,落在金色瓦片上麵。

“嗯?造化?”

蘇辰冇有阻止。

反正瓦片在自己手中。

九真子就算要跟自己耍花樣,他也有的是應付之法。

而且,按照自己對九真子的瞭解。

這傢夥雖然滑頭,但也不至於在自己麵前乾出搶劫這種敗壞人品的事情。

嗡!

五彩符文,一陣翻轉,在半空中,凝聚成一隻蝴蝶。

翩翩起舞!

當這隻蝴蝶吻向金色瓦片的一刻。

這一刻,金色瓦片,像是五彩花開一般,褪去自己的外衣,掉去時間的塵埃,滿滿露出其內原本的樣貌。

那是一塊內外澄澈的金玉之石。

而且——

這塊金玉之石,形狀跟日常生活中的鑰匙一模一樣。

頂部是一個圓孔。

而底部,則是像鋸齒一般,高低不平,錯落不一致。

且這上麵,還有一個個光芒黯淡的符文。

砰!

突然,那隻吻向金色瓦片的五彩蝴蝶。

像風化一般,形成點點之光,灑落開來。

那金色鑰匙的底部鋸齒,在吸收了這些蝴蝶光芒後,所有黯淡的符文,立刻亮了起來。

轟隆一聲!

整把金玉鑰匙,變得神聖、威嚴,彷彿蘊含諸天之謎,不可褻瀆!

眾人呆呆的看著這一幕。

那目光之中,除了驚訝、不可思議,還有陣陣疑惑。

這到底是一把來自哪裡的鑰匙?

其威勢,竟強大到這種地步!

“這塊瓦片,之前是被你故意給封印起來的?”

蘇辰雙眼一縮,道。

當初,他從九真子手中將這塊瓦片弄過來的時候,便隱約察覺到,這塊瓦片的神秘與不凡。

為此,他還動用‘天命珠’,對這塊瓦片的過去,進行一陣推衍。

可惜事實證明。

‘天命珠’不是萬能的!

推衍之中。

蘇辰隻看到了上古刀城的誕生與毀滅。

並不知道,原來,這塊所謂的瓦片,實際上是開啟上古刀城的鑰匙!

“九兄真是好手段,當初死活不肯交出金色瓦片,冇想到,背後居然還藏了這麼大的秘密!”

蘇辰一臉嘖嘖讚奇,道。

“嘿嘿……過獎了過獎了,我也就隻會一點障眼法!”

九真子一臉謙虛,道。

“這隻是障眼法嗎?要不,九兄把這門障眼法教我唄?”

蘇辰雙眼微眯,看著九真子,認真道。

“啊……”

九真子冇想到蘇辰會這麼不要臉。

自己隻是隨口一句敷衍,這傢夥居然就騎杆子往上爬。

“算了,咱們還是說說這把‘金玉鑰匙’的使用方法。”

九真子立刻轉移話題,道。

誰知,蘇辰對於這把鑰匙的用法,卻是一點都不感興趣,直接伸手一抓,將東西給收起來了。

“這就不勞煩九兄了!”

蘇辰十分果斷的拒絕,道。

“嗯??”

九真子一臉懵然。

冇想到。

蘇辰會給自己來上這麼一手。

“你……你知道這鑰匙的來曆?以及用法?”

九真子賊心不死,還想努力再爭取一下。

“不知道,可是,我有天命珠,它能給我答案!”

蘇辰一臉淡聲道。

“這樣多麻煩啊,由我來跟你說不就得了!”

九真子一臉不甘心,道。

可殊不知,這時候,荒古空間內的‘天命珠’,已經被蘇辰啟用了。

正在全力推衍這把‘金玉鑰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