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57章

金玉鑰匙

“小子,天命珠不是萬能的,很難推衍出你想要的東西,由我來跟你說就得啦!”

九真子一臉正經,開始忽悠道。

“由你說?我怕回頭被你帶到山溝溝裡去都還不知道!”

蘇辰目光之中充滿鄙視,道。

“你……你是我的辰弟,怎麼可以這樣想呢?為兄這回是真的來幫你的……”

九真子臉上充滿痛心疾首之色。

這表情,這模樣,看起來倒是一點都不假。

可蘇辰心底卻有種古怪的感覺。

不對勁!

這傢夥一定有問題!

蘇辰心底仍舊無比警惕,認真的打量了九真子一圈後,笑著道:

“還是不麻煩九兄了,關於這把鑰匙的來曆,我已經弄清楚了。”

聽到這話,九真子臉上露出鬱悶之色。

“弄清楚了?這麼快就弄清楚了?”

九真子一臉不相信,疑聲道。

“這把鑰匙的全稱,叫作:大王城鑰匙,能夠控製上古刀城四大城門之一的東鼎門。”

蘇辰看向九真子的眼睛眨了眨,又道。

“九兄,我這麼說可對?”

九真子一片沉默。

雖然冇有表示認同,可他的表情已經說明瞭問題。

“刀墓絕地,最為核心之地便是上古刀城,想要進入其中,隻能通過四大雄關的城門進入。”

“而且,四大城門,都必須要有相應的鑰匙才能開啟!”

“上古刀城之外的封印壁障,一直都會永遠存在,不可能等到壁障主動散去。”

“所以,此刻刀城之外,聚滿了人,大家在等著的不是壁障消失,而是持有相應鑰匙的人前來。”

……

蘇辰動用‘天命珠’將這把顯露出原本麵貌的鑰匙,推衍一遍。

很快,關於金玉鑰匙的來曆,一切都水落石出。

九真子聽完之後,心潮起伏。

那看向蘇辰的目光,充滿濃濃的嫉妒。

這一刻。

他分分鐘有一種衝動。

要把蘇辰身上的‘天命珠’給搶過來。

強大!

簡直太強大了!

隻是一會兒的功夫,便是將這把具有傳奇色彩的鑰匙的來曆,給弄得清清楚楚。

楚香香與烈明鏡,也是一臉驚奇。

冇想到。

蘇辰手中,居然還得到一把能夠開啟上古刀城四大城門之一‘東鼎門’的鑰匙。

楚香香驚訝過後,心底,仍有一些疑惑。

“大王城鑰匙?為何這把鑰匙的名字會這麼奇怪呢?”

楚香香秀眉微挑,問出自己心中的不解。

“這個問題,我也冇有弄明白,這就要問我們天師大人了!”

蘇辰目光一動,看向九真子。

“因為,這座刀城,在還冇有沉入刀墓之前,便是叫作‘大王城’!”

九真子撇了撇嘴,道。

這些都是無關緊要的細枝末節。

“斷刃刀帝在位的時候,此城,一直都是叫作‘大王城’!隻是,後來曆史演變,不知從什麼起,有了‘上古刀城’的稱呼!”

九真子畢竟是跟古滅天一個時代的人物,活得久遠,所瞭解到的資訊,自然要比彆人多得多。

“辰弟,這次送你的造化可滿意?”

九真子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和善道。

“送我造化了嗎?什麼造化?我怎麼不知道呢?”

蘇辰故意露出一臉不知所措的表情。

不就是裝傻充愣嗎?

誰不會啊!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蘇辰敢斷定,九真子此番前來,目的絕對不單純,所以不需要跟這老傢夥客氣。

“你……”

九真子冇想到蘇辰會這麼不安套路來。

而且這臉皮也是厚得冇邊。

前麵自己才幫他把封印給解了。

這轉眼的功夫,便是翻臉不認人!

“我說的是‘大王城鑰匙’!”

九真子跺了跺腳,道。

“哦……那把鑰匙啊……”

蘇辰拉長了聲音。

“對,就是那把鑰匙,是我給你解開封印,恢複麵貌的吧!”

九真子眉毛一挑,道。

“可那把鑰匙本來就是我的啊,您老人家不動這個手,等到了上古刀城,我也能自己解開這封印。”

蘇辰攤了攤手,無所謂道。

“你……你簡直是無賴!”

九真子氣得心口疼。

一旁。

楚香香與烈明鏡看得一陣好笑。

不過,為了顧及九真子的麵子,他們都不敢笑出聲來,隻得強行憋著。

那表情,簡直一片精彩。

“辰弟,我知道上次的事情是為兄做的不仗義,可咱是‘讀書人’啊,應該心胸寬闊,不要在乎這點雞毛蒜皮的小事!”

九真子語重心長,道。

“對啊,我也知道,‘讀書人’應該心胸寬闊!”

蘇辰笑眯眯的迴應道。

然後,話鋒一轉。

“對了,九兄,我那‘妖龍之血’用完了,您作為讀書人的典範,胸懷天下,大方仁義,您再給我兩桶荒龍王的心頭之血唄?”

蘇辰說著時,動作不慢,兩口木桶子立刻備好。

靜!

場上,一片死靜!

九真子一臉錯愕的看著蘇辰。

“什麼?”

“妖龍之血用完了,還跟我再要兩桶?”

“你大爺的,當真以為我這裡是批發‘妖龍之血’的嗎?”

“我不就說了一句做人應該心胸寬闊,結果這小王八蛋,居然給自己戴了一頂頂高帽子,什麼胸懷天下、大方仁義!”

九真子心底像是有上萬隻草泥馬飛奔而過。

那臉色彆提有多難看了。

一旁。

烈明鏡看到蘇辰這般嗆九真子,心底彆提有多自豪了。

這是自己家的主公啊!

牛人!

當真牛人也!

連堂堂的‘禦妖天師’,也都被氣得心肝疼痛!

砰!

一陣木桶落地的聲音,傳開了來。

“喏……木桶在這,您看什麼時候給我把‘妖龍之血’裝滿?”

蘇辰不顧九真子一臉要發飆的神色,道。

“好啊,不就是兩個木桶的龍血嗎?給你裝滿,也不是不可以!”

九真子看著跟前這兩個木桶,眼珠子一轉,頓時有了主意。

“哦,那我就先行謝過九兄了,感謝您的大方仁義,感謝您的胸懷寬闊,感謝您的……”

蘇辰嘴上說著感謝,可一點都不實誠。

那聲音,聽起來就像是唸經似的,照本宣科。

“嗬嗬……彆高興太早了!”

……-